天籁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隶唐 > 第二十章:秦业的想法
    捏到一半,严羽幻突然愣住。

    “继续!”

    正舒服着,见严羽幻突然停了下来,秦业有些诧异的回头看了严羽幻一眼。

    “你不是圣人!”

    严羽幻瞪大眼睛,怔怔的看着秦业,心里五味杂陈。

    “你是怎么瞧出来的?”

    秦业没有吃惊。

    如果连严羽幻这个李隆基的枕边人都不能辨出自己的真实身份,有人信才怪呢!

    “圣人的头发全都白了,但你脑后却有几缕黑发!”

    “所以呢?”秦业询问。

    “所以圣人究竟在哪儿?”

    “已经死了!”

    “死了?”

    “你不信?”

    “我信!”

    严羽幻又不是傻子,既然眼前这位假圣人出现在了皇宫,真的圣人自然早已经死在了宫外。

    “你究竟是谁?”严羽幻询问道。

    “朕是大唐的圣人!”秦业笑道,脸上略带得色。

    愣了一下,严羽幻又问:“你就不怕被人发现?”

    “有你为朕掩饰,又有谁能看出朕不是真的圣人?”

    “你就这么笃定,我会为你掩饰身份?”

    “那你倒是出去说啊!”秦业轻笑一声,站起身来,直直的看着严羽幻,“朕也不怕告诉你,如今咱们是一条绳上的蚂蚱。

    朕的身份如果泄露出去,你也不会有什么好果子吃。”

    “为何?”严羽幻不信。

    “想想你现在的身份吧!”瞪了严羽幻一眼,秦业幽幽道,“朕乏了,你退下吧!”

    “妾身告退!”咬了咬牙,严羽幻起身行了一个礼就要退下。

    秦业嘴角露出一丝笑容,看着严羽幻的背影说道:“记住,此事朕不想让第二个人知道。

    还有,明天朕会下诏,敕封你为贵妃。”

    “多谢圣人!”

    待严羽幻身影消失不见,秦业心里洋洋得意起来。

    有了严羽幻帮忙掩护,自己不用再时时刻刻都提心吊胆了。

    接下来,秦业要做的,就是熟悉宫里的一切,并且逐步‘改变’自己的容貌。

    脸上扑一层妆,还真是难受。

    且不说严羽幻回到自己寝宫细想之后做何反应。

    宫外,太子的车架上,坐在李玙一旁的李必始终眉头紧锁。

    “李必,你这是怎么了?可是还在想那人的身份?”

    “不是!”李必摇了摇头,“李必只是在想,圣人今天的行为,着实有些反常。”

    “也许是累了吧!”李玙不以为意道。

    按礼,右相和太子接驾,无论如何圣人也得召见一人。

    只是再仔细想想,圣人登基这么多年,又守过哪个规矩?

    要不然严羽幻也入不了宫了!

    “李必还是觉得不大对劲!”不同于李玙,李必始终觉得事有反常,可又说不清楚。

    “别想那么多了,你还是赶紧去寻那个老乞丐的要紧!”

    “李必晓得!”点了下头,李必起身道:“李必这就返回靖安司,询查那人的下落!”

    说完,李必直接下了马车……

    宫里,眼看已经下午时分,郭利仕匆匆赶回大殿。

    “可是已经有了结果?”见郭利仕回来,睡了一上午,总算有了几分精神的秦业问道。

    “启禀圣人,已经有了结果!”郭利仕上前,“昨晚打探圣人消息之人,是范阳节度使安禄山的留后院。”

    “安禄山?”秦业嘴角泛起一丝不被人察觉的笑容,“立刻拟诏,传安禄山入京。

    你亲自去范阳一趟,务必将安禄山带回长安!”

    “喏!”

    郭利仕退下,秦业心里又放下一块大石。

    整个大唐,对李隆基最了解的,不是太子,也不是枕边人严羽幻,而是郭利仕这个老太监。

    诏安禄山入京,同时打发郭利仕出京,是秦业早就盘算好的策略。

    秦业打算在郭利仕出京的这段时间,好好熟悉皇宫里的一切。

    这其中,自然包括平日里李隆基的言行举止。

    不过这要麻烦严羽幻了。

    毕竟李隆基平日里究竟是个什么人,秦业并不了解。

    想到这儿,秦业朝殿外喊道:“来人,传严太真过来!”

    “喏!”

    不到半刻钟的功夫,严羽幻出现在秦业面前。

    “圣人有何事宣妾?”

    严羽幻的脸色不大好看。

    挥手让殿内一应太监、宫女退下,秦业这才开口道:“有些事要劳烦你一下,朕想知道,平日里李隆基的言行举止,包括都有哪些喜好,和大臣以及番邦使臣都是怎么说话,这些你可知晓?”

    “自然知晓,可一两天你也学不来呀!这期间,万一……”

    “放心,朕已经打发郭利仕出宫办事去了,没有一个月的功夫,他回不来的!

    再说,这一个月里,朕也不想召见大臣!”

    “那朝政呢?难不成圣人真打算将朝政系数托付给林九郎?”

    “自然不会!”秦业摇头,“朕打算将国事托付给太子!”

    “啊?”闻言,严羽幻有些惊讶。

    “上午朕给你说的话,难不成你忘了不成?”瞥了严羽幻一眼,“还是说,你不想让严钊代替林九郎?”

    “大兄的本事如何,妾知晓,做不了宰相的!”严羽幻回道。

    “这个你不用担心,有太子在呢!”

    秦业想着,接下来的这段时间,让太子监国,自己则带着严羽幻去骊山脚下的温泉宫,也就是华清池那边。

    这样一来既可以避开众人,又可以跟着严羽幻好好研究李隆基的言行举止。

    简直是两全齐美的事情!

    至于太子会不会在这期间打压异己?

    反正自己一个快六十岁的糟老头子,也没有多少年头好活了,太子想打压异己就让他去打压得了。

    反正天下迟早还是他们老李家的。

    既然秦业抱着的是这种想法?

    那为何昨天还要冒险杀了李隆基?

    这不废话,谁不想过锦衣玉食,说话一言九鼎的日子?

    不过这并不是严羽幻想要的日子。

    她想要的,除了享受不尽的荣华富贵之外,还有其他的东西。

    不过这些东西,都要靠眼前这人给与,所以严羽幻即便心里有所不满,也不得不忍下来。

    甚至还要讨好他。

    要不然,就只能去城外做一辈子的道姑了!

    想到这里,严羽幻脸上露出久违的笑容:“圣人放心,这段时间,妾一定尽全力帮助圣人的!”

    见此,秦业满意的点了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