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隶唐 > 第二十五章:郭利仕回京
    “老奴拜见太子殿下!”

    李玙左等右等,终于在三天之后,见到了风尘仆仆的郭利仕。

    李玙想要扭转局势,搬倒秦业的统治,郭利仕是最至关重要的一环。

    原因很简单,如今负责圣人和皇宫安全的,是郭利仕统领的右监卫,以及陈元礼统领的龙武大将军陈元礼和刚刚上位的金吾卫大将军张小敬。

    不仅如此,龙武大将军陈元礼和郭利仕的关系非比寻常,而陈元礼和太子的关系又有些生疏。

    郭利仕偏向太子不假,可陈元礼却一直提防着太子,也提防着其他皇子。

    所以想要拉拢陈元礼并让其归心,非得郭利仕出面不可。

    至于何执正那边,只要李玙掌握了确凿的证据,说服他并不困难。

    虽说何执正可能会因此怀疑太子,可如果李必同时出面作证的话,何执正必定会毫不犹豫的支持自己。

    对于自己老师的人品和秉性,李玙是再了解不过。

    “李必所言可都是真的?”顾不得多余的礼节,郭利仕二话不说,先拿起桌子上的茶盏牛饮一杯,这才喘息着询问。

    “千真万确!”李玙点头道,“之前孤试探过那人,那人竟然连俶儿的诞辰都不记得了,郭爷爷您说这还不值得怀疑吗?”

    郭利仕虽然只是个太监,可无论哪个皇子见面,都要喊一声‘爷爷’,即便李玙这位太子也不例外。

    “太子这么一说,老奴也觉得奇怪!”沉吟片刻,郭利仕方开口道,“原本下诏让安禄山入京,根本不用派老奴出京的。

    可这次圣人偏偏让老奴亲自过去范阳,想必其心里早有图谋。”

    “那郭爷爷您看……”

    李玙欲说什么,却被郭利仕摆手打断,“太子且安心等待些许时日,待老奴去会一会陈元礼,到时候自然会给太子答复。”

    虽然已经确信了李玙不会蒙骗自己,不过郭利仕依旧想做个最终的判断。

    出太子府,顾不得回自家府邸梳洗,郭利仕又一路风尘仆仆的赶往骊山脚下的温泉宫那边。

    “我说郭老头,你怎么突然回来了?”

    听到手下回说有人拜见,陈元礼一开始不以为意,直到看到求见之人,正是自己的老铁郭利仕,这才神色大变。

    从长安到范阳,一来一回,即便是八百里加急,也得旬日功夫,可郭利仕才出京几天?

    由不得陈元礼不怀疑。

    “我是有重要的事情要和你商议!”挥退下人,郭利仕这才轻声解释起来。

    “你说什么?”一听郭利仕的话,陈元礼瞪大了眼睛。

    转而眉头又是一皱,陈元礼问道:“是不是太子已经等不及了,这才捏造了这件事情?”

    “我倒是也希望如此,可仔细一想又觉得不大对劲!”郭利仕回道,“如今太子已经监国,你说太子还有必要冒这么大的风险,行此危急之事吗?”

    陈元礼一想也是,太子确实没有冒这么大的风险的必要。

    “老陈,这段时日你可察觉圣人有哪里不大对劲?”

    “你这么一说,那位倒确实值得怀疑!”脑海里回想了一下这段时日圣人的所作所为,陈元礼说道,“就在三天前,圣人将身边一应宫人换了个遍。

    如今除了严太真意外,圣人基本上谁都不见!”

    “这就难怪了!”郭利仕刚一点头,随即又皱起了眉头,“可为何圣人偏偏只召严太真?

    难不成那位不知道,严太真是圣人最宠爱的那位?”

    “这我这个大老粗哪儿知道?”

    “你帮我一个忙!”想了想,郭利仕说道,“今天晚上圣人沐浴的时候,你派心腹悄悄潜入,看圣人后背上有没有刀疤。”

    李隆基的后背上有一道明显的疤痕,还是当年李隆基年轻那会儿发动宫廷政变的时候落下的。

    这道疤痕,郭利仕这位李隆基的心腹太监自然知道。

    陈元礼也知道。

    如今只要证实上面那位后背上并没有类似的疤痕,结果自然不言而喻:根本不用郭利仕劝说,只怕陈元礼会第一个跳出来造上面那位的反。

    这正是郭利仕想要看到的。

    仔细盯着郭利仕的眼睛认真看了一会儿,陈元礼这才回话,“你且给老夫两个时辰,两个时辰后,老夫肯定给你一个确切的答复!”

    说完,陈元礼喊来一名心腹,在其耳边低声细语几句,陪着郭利仕坐了下来。

    虽然陈元礼已经做出了安排,可一般而言,护卫并没有那么容易能靠近圣人身侧,所以再三思量之后,借助陈元礼的人马,郭利仕见到了自己的干儿子冯神威,让冯神威替自己打探这件事情。

    当然,为了彻底赢得陈元礼的信任,说这些话的时候,郭利仕并没有避开陈元礼的意思。

    长安城看似风平浪静,其实背地里暗流涌动。

    正在太子一系人马暗中活动之时,右相林九郎第一时间便得知了郭利仕回京的消息。

    虽然失势似乎已经成为定局,那些墙头草早就投奔太子去了,可谁还没有几个心腹之辈?

    特别是那些把太子得罪的死死的大臣,他们别无选择,只能乖乖的跟随林九郎一条路走到黑。

    也是因此,虽然明面上看,林九郎这些时日招遭受到的打击不小。可实际上呢?林九郎的真实实力并不见得被削弱了多少。

    因为那些叛变的墙头草们本身也没帮过林九郎多少忙。

    听到郭利仕回京的消息,林九郎震惊不已。

    圣人的意思是派郭利仕前往范阳那边,一来一回至少也得一个月的时间。

    可如今时间才过去多久?

    十天的功夫还不到,可郭利仕竟然回来了。

    “难不成,郭利仕是得了什么秘旨,这才匆匆赶了回来?”林九郎心里忍不住去想。

    “右相,可否让下官询问几句?”就在这个时候,林九郎的铁杆狗腿子,原长安县丞,现在的庶民吉温站了出来。

    “你问吧!”林九郎只是看了一眼。

    “喏!”回了一个礼,吉温看向报信之人,“我且问你,郭利仕是什么时候赶回来的?

    第一时间又是去了哪里?这些你可都知道?”

    “小人自然知道!”那人回道,“郭利仕是午时入的城门,第一时间便去了太子府那边……对了,小人还亲眼看到,郭利仕一声风尘仆仆,想来是有什么要紧的事情要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