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隶唐 > 第二十七章:密谋
    “太子!”郭利仕向李玙遥身壹佰,“老奴有一句话,不知当讲不当讲?”

    “郭爷爷但说无妨!”

    “奴才请问太子,现在这个情况,是林九郎重要,还是龙椅上那位重要?”

    “这话还用说?”李玙甩一下衣袖,“龙椅上那位,可是杀害孤父皇的罪魁祸首!”

    郭利仕就等着这句话,“老奴恳求太子与林九郎讲和!”

    “你说什么?”

    不止太子难以置信,就连李必和李静忠等人也是惊讶的合不拢嘴巴。

    “非常之时,当行非常之事!”林九郎不见丝毫惊慌,不急不忙的说道,“林九郎虽然是一个前所未有德邦大奸臣,可如果太子能征得林九郎的帮助,就等同于有右骁卫站在太子身边。

    到时候,太子身边就有五支军队支持,接近长安防卫军队的半数……”

    浸入朝堂多年,郭利仕早已经把如今的局势看得清清楚楚,更明白,长安十六卫当中,真正为圣人效力的,只怕十步存一。

    所以郭利仕才会有这个建议。

    先甭论究竟有多少军队究竟效忠圣人,如今加上郭利仕和陈元礼的支持,太子手中掌握这四支军队的支持。

    如果再争取林九郎的支持,即便龙椅上那位最近又收买了人心,可长安十六卫当中,他也不可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将所有人的人心都收服。

    所以郭利仕才做出了这个打算。

    “孤倒是想和林九郎和解!”沉吟片刻,李玙说道,“孤现在担心的是,林九郎不愿意和孤和解!”

    “太子只需做出保证即刻,到时候自由老奴出面!”郭利仕心中已有盘算,根本不顾李玙话里的意思。

    “既然这样,那就麻烦郭爷爷了!”

    “这是老奴应该做的!”

    辞别李玙,郭利仕匆匆赶到右相府中。

    “右相可知,尔已大难临头?”

    刚一见面,郭利仕便厉声喝道。

    “郭将军这话是什么意思?”也不知道究竟是否明白,反正现在林九郎现在装作一副糊涂的样子。

    沉吟片刻,郭利仕问道:“右相可愿投靠太子?”

    “太子乃是国之储君,老夫自然不会违背太子之意。”

    这话显得有些言不由衷。

    看了林九郎一眼,郭利仕说道:“实不相瞒,这次前来,我有要事和右相商讨。”

    “何事?”

    将屋子里的众人挥退,林九郎问道。

    “刚刚得到的确切情报,如今龙椅上坐着的那位,根本就不是真正的圣人!”

    “你说什么?”

    闻言,林九郎也是一愣,有些难以置信的看向郭利仕。

    “我曾派人多次试探……”将秦业的真实身份和自己今天前往温泉宫的经历叙说一遍,郭利仕道,“难道右相不觉得此时可疑?”

    “你说什么?”闻言,林九郎惊讶的合不拢嘴巴。

    “我也想此事只是谣言,可经过多番试探,眼下龙椅上那位,确实不是圣人!”

    愣了片刻,大概缓了缓神,林九郎眯着眼睛问道:“老夫怎么相信,那人就是假的呢?”

    “这还不简单?”郭利仕‘叹息’一声道,“右相仔细想想,上元之夜前夕,圣人待你是何态度?

    上元之夜后,圣人待你又是什么态度?”

    “可这也不完全证明……”

    “不能证明太子所言到底是不是真的?”郭利仕轻笑一声,“太子承诺,一旦事成,定保你全家物虞!”

    郭利仕这话很明显,太子李玙可以确保林九郎一家的生命财产安全,但右相这个位置,以后甭想再坐了。

    撇了林九郎一眼,郭利仕又道:“右相可是想着永王能帮助你?”

    不顾林九郎点头,郭利仕直接轻嗤一声,“先甭论永王最后能不能登上皇位,右相觉得,永王一旦上位,他会放过右相吗?”

    此时答案已经很明显了。

    即便以后永王继位,他也不会饶恕了林九郎。

    永王究竟是何心思,林九郎可是再清楚不过!

    “太子的诚意我已经带到,究竟是何选择,还请右相速做决定!”

    撂下一句话,郭利仕匆匆离开右相府。

    刚才郭利仕那话,林九郎听得是清清楚楚,投靠永王根本没有丝毫前途。

    可此刻投靠太子的话?

    天下谁人不知,右相林九郎和太子李玙之间矛盾重重,根本无法化解。

    可如果投靠秦业的话,也不见得是件好事。

    要知道,秦业自从上位以后,第一个打压的不是旁人,正是他这个右相。

    从这一点上来看圣人和上元之夜前相比,确实很反常。

    可再说起太子监国之事,林九郎更加觉得此事蹊跷。

    如果龙椅上那位是位伪帝的话,他又怎么会乖乖的将权柄交还给太子?

    这根本就说不清楚。

    可郭利仕的话已经十分清楚了。

    郭利仕原本是偏向太子一方,可自始至终,郭利仕效命的那位,始终是李隆基。

    如果没有确凿的证据,郭利仕根本不会全心全意的为太子效命。

    越想,林九郎越发觉得头痛不已。

    “究竟投靠谁好呢?”

    左思右想之下,林九郎左右徘徊。

    直到两个多时辰过去,林九郎才下定决心,喊来管家吩咐道:“您亲自赶往太子府,就说老夫已经决定。

    另外,再修书一封给甘守诚,就说让他返回右骁卫,到时候老夫有大用。”

    “可是九郎……”

    管家想说什么,不想被林九郎打断,“你不用担心,甘守诚重新充任右骁卫将军一事,太子肯定会批准的。”

    是的!

    李玙也没有过多的选择,想要让林九郎配合,恢复甘守诚右骁卫将军一事,李玙非批准不可。

    监国太子嘛!

    除非是什么军国大事,一般的事情,李玙这位监国太子还是能做主的。

    要不然凭什么担得起‘监国’两字?

    得到林九郎确切答复的时候,已经是傍晚时分。

    收到这个消息,郭利仕兴奋不已,急忙向李玙劝谏道:“启禀太子,老奴觉得现在的当务之急,必须要和林九郎达成一致,才能进行下一步行动。

    所以现在,您要先见上林九郎一面!

    ”

    “可是……”

    “没有可是!”郭利仕一口打断,“没有林九郎协助,您根本成不了事儿,所以今晚您必须要见上林九郎一面,好消除以前的误会!”

    “孤知道了!”李玙沉默了半天,这才点了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