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隶唐 > 第三十四章:士族
    想改造朝廷直属的长安十六卫,其实困难重重。

    别的不说,单单这俸禄就不好解决。

    藩镇兵员的俸禄是十六卫的五倍之多。

    差距这么大,人家谁愿意过来?

    不过呆在十六卫也不是没有好处,那就是基本上没有什么生命危险。

    在藩镇当兵,每天脑袋都提在裤腰带上。

    可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

    不当兵,他们也没别的出路。

    失去土地的百姓那么多,除了当兵之外,他们也找不到什么更好的出路。

    所以在秦业下诏长安十六卫补换兵员的时候,除了那些攒够了钱的人,还真没有几个藩镇的兵愿意去长安。

    长安城的物价本来就高,俸禄又低,他们可是有一家老小要养活,愿意去才怪呢!

    也因此,反反复复之后,十六卫只有其中的三个卫的兵员得到了补充、调换。

    “无论是哪个时代,关键还是得钱到位啊!”知道这件事情之后,秦业心中不无感慨。

    可现在大唐的国库里并没有多少钱。

    而刚刚担任右相的严钊和之前的林九郎相比,在弄钱这件事情上,明显相形见绌,所以国库的钱愈发紧张。

    严钊也很愿望,圣人您说,本来因为连年对外作战的原因,国库就很紧张,现在您又下诏降低百姓一年的税赋,这我哪儿弄得来钱?

    秦业心里暗暗思索,终于找到了一个解决大唐财政紧张的办法。

    这招还是跟汉灵帝学的:卖官鬻爵!

    当然,秦业的主要针对对象,并不是那些士族大家,而是针对商人。

    其实从秦朝以来,商人的社会地位就很低。

    可耐不住他们有钱呀!

    只要钱到位,封个虚爵,给个闲职,这完全不是问题。

    并且还能为那些士族大家培养一些敌人。

    秦业又何乐而不为?

    都说士族衰亡,起于科举制度。

    对这个观点,秦业不敢苟同。

    因为仔细算下来,自唐朝立国自李隆基去世这段时间,宰相之位一大半以上都是由以五姓七家为代表的士族担任。

    特别是这几个大士族,终唐一朝,哪一家没出过几个宰相?

    少的也有十来个。

    就好比博陵崔氏,终唐一朝出了十五位宰相。

    这些门阀世家,垄断的不仅仅是知识,还有田产和人口。

    这很好解释,一旦出现了什么天灾人祸,百姓首先能想到的,就是卖田卖宅,如果还是活不下去,那就只能卖儿卖女卖自己。

    久而久之,这些士族占据了大量的土地田产,以及家丁、仆人!

    这是一件很可怕的事情。

    你说这些士族从小就开始进行精英教育,难道他们想不到,如果任由这样的事情继续发酵下去,会导致天下大乱吗?

    他们其实看得很清楚,甚至看得比天子都要清楚很多。

    可他们却舍不得自己的既得利益。

    在他们看来,大不了就是改朝换代,他们这些士族的利益只要得到保障不就完了!

    从东汉灭亡到隋朝建立,经历了数百年的乱世,他们这些士族的利益不是依旧得到了充分的保障?

    可他们不知道的是,时代已经发生了巨大的变化。

    因为科举制这一伟大制度的出现,寒门子弟有了一定的出头机会。

    再加上到了唐朝中后期,又一个奇葩制度:藩镇的诞生,他们的利益能得到保障才是怪事。

    能担任藩镇节度使的都是些什么人呢?

    一个个都是丘八出身,没读过几本书。

    他们懂得多少礼仪道德?

    直接跟你对着干就算完事。

    要不然怎么会有‘秀才遇到兵,有理说不清’这句话呢。

    再者说,他们口中的礼仪、道德,只是保障他们既得利益的一件工具而已。

    他们本人都没有真正的放在心上,又如何让别人放在心里?

    也许千年前,春秋时期的曹刿早就看清楚了,才会有“肉食者鄙”的感慨。

    用藩镇对付士族,确实是一个行之有效的办法,而且还很迅速。

    可同时也会对天下百姓造成更大的伤害。

    所以秦业才没有采取这种办法。

    秦业采取的是温水煮青蛙的办法。

    你们这些士族不是瞧不起寒门,瞧不起商人吗?

    那好,我就用寒门和商人对付你们。

    寒门也就算了,他们的进阶空间就这么大一点儿。

    只要不发生剧烈的变革,寒门是不可能上位的。

    可商人不同。

    商人手上有钱。

    都说有钱能使鬼推磨。

    只要让商人看到一丝一毫的希望,他们会想尽一切办法来提高自己的社会地位。

    而且还不被那些士族发现。

    因为士族根本就不重视他们这些商人。

    现在世家大族一致的敌人,是那些寒门士子。

    既然你们这些士族公认的敌人是寒门士子,那好,我就放一个大招。

    于是在秦业的刻意督促下,活字印刷术这一伟大的发明,提前上百年出现在世人面前。

    这样一来,士族和寒门之间的斗争只会愈发激烈。

    而与此同时,商人这一阶层也会逐步做大。

    三方制衡,互相之间又有合作又有争斗,这正是秦业所想看到的。

    并且国库还会因此获取大量的钱财,秦业又何乐而不为呢?

    三月中旬,秦业见到废太子李玙,问道:“这些天朕下发的几道诏书,你都看到了?”

    “看到了!”

    “有何感想?”

    “看不明白!”

    “不明白也是正常!”秦业道,“如果你能看得明白,当初也不会选择跳出来逼宫了!”

    “这话怎么说?”

    “很简单!”秦业呵呵一笑,“你连最简单的隐忍都做不到,又如何看得明白这么深奥的道理?”

    “这两者之间有什么必要的联系吗?”

    “当然有!”秦业道,“我问你,现在朝堂上是士族占据的人数多,还是寒门占据的人数多?”

    “自然是士族!”

    “那不就得了!”秦业双手一摊,“士族在大唐根深蒂固,长安城里更是布满了他们的眼线,你以为他们就没怀疑过朕的身份?”

    “不会的!他们如何得知?”

    “他们自然有他们自己的消息渠道,要不然这数百年来,士族也不会越做越大,以至于现在尾大不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