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小说 > 言情小说 > 盛世八零之全能娇妻 > 066 改姓(3更)


    这是什么话?

    什么叫不喜欢这个家里头有人和她名字一样的字儿?

    柳三婶心里头冷笑了两声,不过却聪明的没有第一时间开口。

    倒是柳奶奶,有些不快的开了口,“这金儿的名字叫了那么些年,怎么能说改就改?而且,你那不是都叫莲莲嘛,他又是个小孩子家家的,不碍事儿的。”一边说一边暗中对着大儿子柳强使眼色,那意思是,管好你女人!

    柳强心里头苦笑,

    他还真的管不住!

    “娘,这事儿以后再说。”

    当务之急是给老三家孩子改名字的事吗?!

    是解决镇子上的那母子几个好吧?

    他满眼浓情的看向王金莲,“莲莲,这事儿呢有点误会,我呢,之前是觉得没面子,丢脸呐,和你是真的开不了这个口,没想到就这么的碰上了……”眼看着王金莲坐在那里四平八稳的看着自己,仿佛在说你编,你接着编。

    我就看你能说出朵什么花来!

    那架式……

    柳强心里头是一沉再沉。

    可面上却还是摆出副深情款款的份儿,“莲莲,你生气也是应该的,这事儿不管理由是什么,总是我瞒着你,是,你今天看到的那个女人是我前妻,只是她……”柳强摆出副难堪,一言难尽以及提起那个女人无尽耻辱的表情叹了口气,很是为难而缓缓的吐出下半句,“她,她偷了别的男人,还还生了个哑子……”

    “啥,你说她偷了别的男人,还生了别的男人的孩子?”

    王金莲是一点儿都没想到这话是假的。

    哪有人往自己头上戴绿帽子的?

    就是有,这自己的孩子说成杂种?

    不可能啊。

    她抬手拍了下桌子,“那个女人怎么那么可恶?守着这么好的你竟然还敢和别的男人鬼混,简直太可恶了!”

    真是不要脸!

    “不过那下午那个女孩子怎么那样说,她也不是你的孩子?”

    “不是,她,她是我女儿,大女儿……”

    柳强不敢说一个都不认。

    这王金莲可不是傻子,万一她回过神来问,你知道头一个孩子不是你的,咋还跟她生第二个?

    为了保险起见,他点头认下柳双双,

    “只是在第二个孩子出生没多久我就发现了那个女人不守规矩,连,连孩子都不是我的……”

    “我怕说出去村子里头的人笑话我……我,我也没办法,只能远远的离开这里……”

    “你别说了,强哥我理解你心里头的痛苦。”

    王金莲本来是坐在椅子上的。

    这会儿不知不觉就起身站了起来,看着柳强一脸的温柔,

    “以后有我呢,还有咱们的宝宝,咱们一家三口好好的过日子,我我才不做对不起你的事呢。”

    “那个女人真不要脸。”

    眼看着一场风波就这样悄无声息的消逝。

    柳家余下的人都各自散去。

    三房住的厢房内。

    柳三婶冷笑着看向坐在炕沿上的柳三叔,

    “什么玩意儿,竟然还想让我儿子改名字,她算老几啊,我儿子的名字也是她能说道的?”

    柳三叔语气也有些不快,不过……

    他叹了口气,声音闷闷的,

    “这不是没改嘛,而且,有娘呢,娘不会同意的。”

    都叫了这么多年的名字了。

    哪里能因为一个女人说改就改了?

    不可能的事儿。

    “我告诉你,要是她明个儿还改再说这事儿,我非大嘴巴子抽她!”

    真以为自己是天王老子啊。

    柳三婶翻了个白眼,又想起了什么般吃的一声笑,

    “你这个大哥啊我可是透了,真真不是个玩意儿。”

    “什么东西嘛,别人不知道他自己还不知道吗,他当初为什么走的他都忘了吧,这会儿把所有的错都推出去,还说什么人家偷人,他可真是有这个脸!”虽然柳三婶看不惯柳妈妈,也恨不得她们大房几个别在自己面前出现,但她也是女人,这会儿就是有种感同身受的心软吧。

    “你说说,他怎么就舔着那个脸说的出来?”

    “还说人家不要脸,依我看,全村最不要脸的就是你们家,是你这个大哥和你那个娘!”

    柳三叔的性子有些闷。

    虽然不是那种一棍子打不出个屁一针扎不出个响声来。

    但也向来是不怎么爱说话的。

    一开始只是听着,眼看着自家媳妇越说越离谱。

    连他娘都开始骂。

    不禁瞪了自家媳妇一眼,“乱说什么呢,不是累了吗,还不睡?”

    “睡睡睡,就知道睡。”

    柳三婶瞪了他一眼,伸手拍他一巴掌,

    “除了吃就是睡,你还有没有点别的?”

    “你别胡搅蛮缠啊,你不睡我睡了。”

    柳三婶低声骂了一顿,骂累了自去睡下不提。

    镇上。

    柳妈妈当天晚上回家就病了。

    一病不起。

    安老爷子还以为她是累的,便叮嘱柳双双,

    “这才开年人不多,就先歇几天,缓缓再开工不急的,好好劝劝你妈,别让她绷的太紧了。”

    一个女人带着两孩子不容易。

    再把自己绷的太紧,自然更加容易出事。

    “我知道的,谢谢安爷爷。”

    柳双双道了谢,去外头拿了些药回来亲自照顾着柳妈妈。

    一天三顿卡着点的盯着她吃药。

    柳妈妈是给吃什么就吃什么,不问也不推。

    但这病就是吧,一拖六七天一直没好转!

    安老爷子一开始没在意。

    可到了后来,他不禁觉得有些诧异,

    “双丫头,你妈这病是不是去县城医院看看?”

    他生怕柳双双没钱,“钱我这里有一些,就当是你借的,回头还给爷爷就好。”

    “咱有病就治,有些病可拖不得……”

    “安爷爷,我妈她不是病。”

    不是病?

    安老爷子有些诧异,不过他是人老成精,看了眼柳双双,瞬间便反应了过来,

    这是,有事啊。

    他想了想,“要是有什么困难就和爷爷说,别为难自己。”

    老爷子还是那个想法,瞧着这母子几个挺可怜的,而且孩子和大人都还不错,能帮的就帮一把。

    至于柳双双她们明显是遇到了什么坎。

    但孩子不想说,他肯定不能问。

    生怕柳双双为难,说完这句话就走的安老爷子就想回屋。

    柳双双却是苦笑了下慢慢开口道,“我那个抛弃我们好几年的爸回来了,却是抱着个孩子带着个女人,说不认识我和妈,我妈这不是气嘛,又觉得咽不下这口气……我就是想劝都劝不住……”

    安老爷子张了张嘴,一时间倒是有些不知道说什么好。

    想骂那个男人几句?

    没这个必要。

    到最后,他索性一脸认真的道,“有什么为难的事儿只管和爷爷说,爷爷能帮的一准帮。”

    两个孩子也是可怜。

    “谢谢您。”

    柳双双并不觉得能让安老爷子帮到什么。

    她妈那根本就是心病。

    除非她自己想通。

    坐在炕边上,她劝着柳妈妈,“妈,你看你这都躺好几天了,也该起来去外头走走了吧?今个儿是大太阳,外头空气可好了,而且,咱们不是说好了只靠自己嘛,妈你就当还和之前一样,咱们和那个男人没关系不就行了吗?妈,你这样生气,把自己的身体都气坏了,我和东子会害怕担心的。”

    “妈,妈知道。”

    “是妈不好……”

    柳妈妈沙哑的声音慢慢在房间里头响起来。

    好半响,她才扭头,一脸凄楚的看着柳双双叹了口气,

    “这事儿有点太突然,妈知道这样不好,你让妈再缓缓,妈会很快就想通的……”

    “真的。”

    柳双双弯腰,把脸贴在柳妈妈的半边脸上,“妈,你还有我,有东子,我们两个会好好陪着您,好好对您的,等我们长大了,我和弟弟一块孝顺您,咱们再也不要那个男人,以后我和东子改姓,我们改成徐,跟着妈妈你姓……妈你别难过了,好不好?”

    柳妈妈的眼珠慢慢转了下。

    好半响,几颗眼泪就那么嘀嘀嗒嗒的顺着脸颊落下来。

    良久,良久。

    她哑着声儿轻轻开了口,“好,以后咱们娘三都姓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