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小说 > 历史小说 > 福运小娇娘 > 第347章 燕家来人了
楚盈盈还是去见了司夫人。
不过在去见司夫人之前,她先去看了那个店老板,走之前偷偷地塞在茶壶下几张银票。
当老板娘发现的时候,拿出来一看,“一万两银子?”
“这……”店老板也实在是没想到。
他帮福运姑娘,其实也是有私心的。
想着自己帮她一把,说不定能沾沾好运,就算不能,也算是结个善缘。
没有想到,福运娇娘出手居然这么阔绰,一出手就是一万两银子。
“算了,咱们收下吧。对于福运娇娘来说,这一万两也不算什么,对于咱们就很多了。”老板娘看的很清楚,“人家不看重钱,但是看重人情。这一万两咱们收下,以后就不要再提这份人情了吧。”
这样,两家都好。
“你说的对,那就收下吧。”店老板呲牙,有些小兴奋,“这顿打挨得值啊,儿子眼看着就要娶媳妇了,有了这笔钱,咱们就不用发愁了。”
这些年的钱,也没少挣,可是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先是他爹娘轮番生病,病殃殃的五六年,药钱花了个够,人还没留住!
后来又是他丈人丈母娘两个,得了病,大小舅子一顿就是没人管!他虽然生气不甘心,但也不能眼睁睁的看着两口子就这么死了啊!
这一花,就又是三四年!又是人没留住!
家里的钱,不仅都花了,还欠了不少钱。
这两年才陆陆续续的还上一些,也因此耽误了儿子的亲事。
“是啊,终于不用发愁了。”
门外偷听的少年,双手紧紧地握着药碗,眼底是一片坚决!
-
楚盈盈到了司府的时候,正巧司夫人要打发人出去找她。
楚盈盈便知道怕又有事情发生了。
到了屋子之后,楚盈盈先道歉。
“真是对不起了夫人,今日……你这纯属是无妄之灾!”
她将手里拿着的礼物放下,脸上是一片真诚。
司夫人挥了挥手:“这怎么能怪你呢?我是无妄之灾,难道你就不是了?”
楚盈盈顺着话头说道:“这也是我奇怪的地方,我从来就不认识这个沈明洛,怎么至于的上来就要杀了我?”
关于这个问题,司夫人已经从楚依依的口中知道了真相。
她问道:“听说你在锦阳城府的时候见过茗昙县主了?”
“是。”
“可觉得你们两个长得有想象之处?”
楚盈盈眨眨眼:“夫人的意思是……”
她可是听韩戈说起过这个茗昙县主的,难道这个沈明洛也是?
“沈明洛是茗昙县主的妹妹,比起茗昙县主来,更得广平王妃的喜欢。就是因为沈明洛的一双眼睛,长得像极了她夭折的女儿。而茗昙虽然长得也像,可那双眼睛却不一样,而且神韵并无一丝相似之处。”
“而你……”
司夫人仔细的看着楚盈盈,脑海中闪过了什么念头,但并没有抓住。
她端详了片刻之后,说:“据楚依依说,你长得像极了茗昙县主和沈明洛的结合。也就是说……你比她们姐妹更像广平王妃那夭折的女儿。”
“本来沈明洛是听楚依依你是那个什么书的作者,才来找你的。结果一看到你的脸,她害怕你的出现会夺走广平王妃的宠爱,便要毁了你这张脸,甚至是杀了你。”
听完,楚盈盈久久无语。
她心中也闪过了很多念头。
按照这样的剧情发展,难道她就是广平王妃那夭折的女儿?
可一般不都是失踪啊,之类的吗?来个夭折是怎么回事?
“你……也算是无妄之灾了。”司夫人无奈极了。
有广平王府这座大山在,没有人愿意得罪沈明洛。
今日之所以司大人会把沈明洛抓起来,那是因为沈明洛打伤百姓,犯了众怒!
若是司大人不这么做,那民愤便难以平息!他这个父母官,也就做到头了!
可若只是为了楚盈盈的话,怕是不能够护着她了。
这其中的利害关系,楚盈盈是懂得。
但她一时之间也想不到什么好办法。
“夫人觉得我应该怎么做?躲出去吗?”
她还真的想过这一点。
不是说遇事就知道躲,是绝对的悬殊面前,她再多的倔强,只能换来血泪罢了。
可一旦躲出去了,谁知道那个疯女人还不会找和楚盈盈相关的人发火呢?
司夫人也十分头疼:“……我也是没了法子,只能盼着,有个能在身份上压制她的人出现了。”
就沈明洛这样的人,除非在身份上压制她,要不然她是不会听的。
而且……
“沈明洛已经被放出来了。”
“这么快?”
楚盈盈十分震惊。
她以为,怎么都得关个一天,以儆效尤呢。
谁知道这才两个时辰吧?就放了人了?
司夫人也很无奈:“听说是燕家来人了,沈明洛是广平王妃宠爱的姑娘,如果在大牢里待一天,那对于广平王妃的名声都会造成恶劣的影响的。”
“所以这件事就只能这么算了?”
说实话,楚盈盈对燕家人的观感还是很好的。
一直以来,无论是燕隽一还是燕恪一,都是很好相处,从来不拿身份压人的。
怎么那个广平王妃就宠出这么个东西来呢?
可见,那个广平王妃也不是什么好人。
司夫人拉过楚盈盈的手,安抚她:“傻姑娘,你要记住,这个天下,是没有绝对的公平的。只有你变得越强,公平的天平才会向你倾斜!”
“不过你也放心一些,燕家来人承诺了,会看好沈明洛,绝对不会再让她随意伤人了。”
燕家丢不起这样的人。
虽然就只是一个犹如养女的人,也一样的。
“呵,他们说不让她随意伤人了,咱们就应该感激涕零了吗?”
楚盈盈第一次感觉到了,何为强权!
“这话和我说说也就算了,出去可不要再说了。”
又说了几句,司夫人有些疲惫,楚盈盈便告辞了。
刚刚出了司府大门,还没走几步,就看到了一身青蓝披风,如墨竹挺翠的燕恪一站在那里。
眉眼弯弯,温煦而笑。
“阿盈,好久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