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小说 > 言情小说 > 冠盖锦华 > 第二十四章 竹马绕青梅
    “小姐……”

    谢锦在绛珠的轻呼声中醒来,才惊觉自己陷入回忆,竟然在软塌上睡着了。

    好在这几个丫头是守规矩的,绛珠虽然活泼,却也只是在门口轻呼。

    “进来吧。”

    四个丫头听到谢锦的声音后,便规矩的捧着洗漱的用具进来伺候了。

    洗漱完毕后的谢锦喝着碧桐精心准备的参茶,看着挑选首饰格外用心的绛珠。

    “这个……还是这个呢?”

    绛珠看着妆台上的首饰,一个一个的比划着。

    谢锦看着嘟囔着嘴的小绛珠,昨日的梦魇带来的疲倦也散去了许多,宠溺的开口:

    “今日只是去给母亲请个安,随便挽个发髻就好了。”

    “不行,不能随便!”

    看着小绛珠摇得像拨浪鼓一样的脑袋,几个丫头都笑了起来,相视之间满是暧昧的笑意。

    “小姐,翊王殿下一早便来了。和太君夫人请过安之后,便在大堂里等着了。”

    青黛出声,解了谢锦的疑惑。

    秦翊来了!

    想到那个如玉的身影,谢锦立刻变得雀跃起来,又突然有些担心。

    “翊哥哥来了多久了,怎么不早点来唤我。晨起微凉,碧桐,你快去热些参茶送去。”

    几个丫头看着谢锦着急的模样,相视一笑,安慰着有些手足无措的谢锦。

    “翊王殿下来了快半个时辰了,殿下听闻小姐还在歇息便不让打扰。”

    “参茶夫人早已备好了,也送了书卷点心,让翊王殿下解乏。”

    “只是绛珠这个丫头沉不住性子,唤了小姐,还望小姐莫怪……”

    听完几人一言一语的解答了自己心中的疑惑,谢锦放下心来。

    心系秦翊的她,又怎么会怪罪绛珠呢?

    “那就好,绛珠快给我梳妆,别让翊哥哥等久了……”

    “是!”

    正在纠结的绛珠看着妆匣里缠丝点翠孔雀衔珠钗立刻有了主意。

    青丝半挽,缠丝束发,雕工精美的孔雀在发间开屏,口衔一颗明珠落在谢锦的额间,美的不可芳物。

    而这一切都比不上谢锦眼中含情的模样。

    如春水般的双眸中,满是将要见到心上人的欢喜和害羞,在配上谢锦微红的双颊,绛珠觉得自己连胭脂都不用上了。

    …………

    谢府大堂

    秦翊手持书卷,一袭白衣,正在安静的等待着谢锦的到来。

    他向来手不释卷,但是这一次,心思却并不在书中。

    这不是他第一次来到谢府,但却是他最早来的一次。

    不知为何,昨日分别之后,他的心中便满是谢锦的身影,不同以往,那种对未来妻子的照顾,是一种别样的思念,只觉得自己心中痒痒的,甜甜的。

    从他懂事之日起,便知道自己有一个指腹为婚的妻子。

    他翻阅书籍,他遍览诗篇知道了青梅竹马,两小无猜。

    他还记得第一次见到谢锦的场景,是在母后殿中的花园。

    那本是一个临窗吟诵的早晨,却在清风微扬里,遇见了那个姑娘。

    那时他正在院中读书,突然感觉到自己的衣袖被牵扯,抬头一看,是个粉哒哒的糯米团子般可爱的小姑娘。

    “小哥哥,你在干什么啊。”奶声奶气的,可爱极了。

    “我在看书呢。”秦翊答道。

    “看书……好多字啊……母亲也在教锦儿识字,不过锦儿不爱学,方方正正的,一点都不好玩。”糯米团子说着,皱起了眉头,似乎想起学字的烦恼。

    秦翊正想出口安慰,却见那糯米团子又说:“不过锦儿喜欢听故事,喜欢缠着大哥给锦儿讲很多很多的故事。”

    “母亲说锦儿学了字之后,不用缠着大哥也能知道好多好多的故事。但锦儿还是不喜欢识字……”

    “小哥哥,你认识这么多字,你来给锦儿讲故事好不好……”

    糯米团子说完,拉起了他的衣袖。

    “好……”

    秦翊也不知自己怎么了,便如此鬼使神差的答应了。

    他虽性子和顺,但是因身子虚弱,多年病榻,又身在皇家,其实内心不太喜别人靠自己太近。

    等傅氏找到第一次入宫不知走去何处的谢锦时。

    便看见娇小的她靠在秦翊的身边睡着了,嘴角还亮晶晶的,睡的可真是香甜啊。

    秦翊嘘声,止住了想要上前伺候的宫婢,小声对着面前的傅氏点头行礼:“谢夫人,请恕秦翊不能起身相迎。”

    “翊王殿下客气了,锦儿……”傅氏小声的问道。

    “锦妹妹听了会故事睡着了,夫人若是不赶时间,便在陪母后喝茶聊天,待锦妹妹睡醒后,本王自会带她回去。”

    以秦翊的聪慧,看到傅氏和她对谢锦的称呼,便已猜到了这个糯米团子的身份。

    原来是你!

    半个时辰后,睡醒的谢锦扑进了傅氏的怀中说道:“母亲,我认识了一个长的比大哥还好看,比大哥还会将故事的小哥哥。”

    傅氏听见谢锦的童言无忌无奈的对着先皇后和秦翊说道:“小女失言,还望太后娘娘和翊王殿下不要见怪。”

    曾经的皇后,如今的太后娘娘笑着说道:“不妨事,一看锦儿便是个纯善的好孩子。”

    “时辰也不早了,臣妇告退,”

    “小哥哥,你以后常给锦儿讲故事好不好。”

    “好。”秦翊宠溺的说到。

    谢锦一行离去后,太后娘娘看着秦翊微湿的肩膀:“翊儿,你衣裳怎么湿了,快去换了吧,你平日里最爱干净了。”

    秦翊看着自己的肩旁,想起方才睡的极香的糯米团子,温柔一笑:“不妨事的,母后。”

    谢锦便是那一刻走进他的世界。

    二人渐渐长大,只是幼时的秦翊,并不知情为何物,觉得谢锦是犹如澄阳一般的存在,对她如妹妹般无微不至的照顾宠溺。

    只是,那日他看见谢锦跌落沈怀越的怀抱,一种难以言说的情绪涌上他的胸膛,犹如最珍贵的宝物被人觊觎。

    这是他第一次涌起这种感觉,陌生且失控,让他好几日都不敢来到谢府。

    而昨日诗会相见,当与谢锦见面,当他看见谢锦眼中对自己的依赖和牵挂,他便忍不住心中的异样。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