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白云殿内长生人 > 第二百一十八章 食鱼
    景山剑宗内的人,大多都是专注于修炼,心中有一股正气。

    张宁在剑宗接触到的人,赤月剑主,妙剑真人,李鱼光,李执事等人,都是正经的剑宗弟子。

    而眼前这位,应该是属于离经叛道的一类了。

    至于对方的辈分,至少与赤月剑主相当,更有可能是上一辈的人。

    若是寻常的剑宗弟子,这便是机缘了。平平无奇的弟子,忽然遇到了一位活泼好动的宗门前辈,这前辈还如此贪吃。

    投其所好,必能学得神功。

    这不是机缘又是什么?

    但可惜张宁非是剑宗弟子,也没甚兴趣。烤鱼而已,被吃了就被吃了,测试资质就算了。

    所以张宁拒绝道:“我有点介意。”

    景山剑宗的人正而不诡,这柳乾坤一看便知道是宗门内的大前辈,但巴巴拿出八卦盘,要测试张宁的资质,却被拒绝。

    一般人怕是要勃然大怒,但是柳乾坤竟然不怒,他挠挠头有些尴尬。

    张宁看对了,柳乾坤这个人绝非是正经人。他眼珠子一转,然后说道:“既然如此,那我就以一双剑眼,来观看你的虚实。虽然不如八卦盘准确,但大体应该没错的。怎么样,你不会连看都不让我看吧?”

    说到这里,柳乾坤有些得意。然后他鼓荡起体内真元,一双眼睛散发出了些许剑气,然后以双眸观看张宁。

    张宁稍稍蹙眉,但也未加阻止。就像是柳乾坤说的一样,不至于不让别人用眼睛看看吧?

    “咦。天众奇才啊。但是,怎么会这样。我竟然看不透你的丹田?丹田内仿佛是笼罩一股迷雾,看不透看不透,古怪古怪。以你胎动境界的修为,绝难做到这样的防御。你体内一定有宝贝。”

    柳乾坤惊声连连,到最后一脸的古怪。

    却是一双剑眼确实厉害,看出了张宁天众奇才,但却也看不透张宁丹田。却也不怀疑是功法的缘故,只怀疑张宁体内有什么宝贝遮掩了玄机。

    但是知道张宁天众奇才之后,柳乾坤便也是兴奋了。忙问道:“你师从什么人?我虽然看不透你的丹田,但知道你真元路数平平无奇,怕是某个小派出身。不如改换门庭,投入我剑宗门下如何????我收你为徒。须知道我柳乾坤还是赤月剑主的师叔,你若是做了我徒弟,辈分便可以在剑宗内横着走了。”

    张宁摇了摇头,心想,这人不仅不正经,而且有点疯疯癫癫。改换门庭,这么容易?

    景山剑宗是虚天界第一剑宗,会收取一个随意可以改换门庭的人做弟子?

    也不怕出个叛徒?

    “多谢前辈好意,我师门虽然小,也很平凡,但我绝不会背叛师门。”张宁还是搪塞,敷衍道。

    柳乾坤却是肃然起敬,说道:“说的好,一日为师终身为父。既然磕头拜师了,就不能背叛师门。”

    “不过我柳乾坤想收的徒弟,却是跑也跑不掉,推也推不掉。我去问问赤月剑主你到底是什么来路。然后想办法把你收做徒弟。”

    说罢了,柳乾坤人便升空而起,继而化作狂风消失了。

    张宁摇摇头,说话颠三倒四,人也不正经,景山剑宗竟然有这样的人。

    “这个人好像有点不正常。”连柳秀秀也看出来了,她伸出手指了指自己的脑袋,吐了吐舌头。

    张宁朝着柳秀秀点点头,绝对不正常。

    不久后,那柳乾坤又回来,一道狂风呼呼吹来,然后落在了地上。柳乾坤一脸古怪的看着张宁,说道:“我问了赤月那小子,他让我不要打扰你。你这小子是什么身份?莫非是赤月的私生子?不对啊,若是私生子,应该会进入剑宗啊。你天资这般出众,正所谓肥水不流外人田。不可能让你加入别的宗门。你到底是什么人?”

    张宁对着柳乾坤摇了摇头,然后带着柳秀秀一起去山溪处抓鱼去了。许久没有吃烤鱼了,倒也有些谗了,刚才没有吃满足。

    “无视我!!!”柳乾坤一时间愣住,多少年了,他在景山剑宗,竟然还有这种待遇?

    柳乾坤楞了片刻,便要锲而不舍,一定要抓住张宁做他的徒弟。

    一口一个一日为师终身为父,却又要张宁改换门庭,颠三倒四。

    片刻后,一道剑光落下。一位冷若冰霜的女子从空中落下,这女子容貌绝艳,却满是霜雪,生人勿进的模样。

    “师妹。”柳乾坤见到这女子,却如老鼠见到了猫,连忙上来赔笑道。

    “宗主让我告诉你,不要打扰这位先生。”女子说了一声,看了张宁一眼,便又化作一道剑光,往远处而去。

    “师妹等等我,我们好久没见面了。师妹,师妹。”柳乾坤连忙张口大呼,化作狂风追了上去。

    不久后,赤月剑主也来了,他见到张宁后,道歉道:“我家师叔早年修炼走火入魔,魂魄受损,所以颠三倒四。还请前辈海量。”

    “无妨。”张宁笑着说道。

    随即,张宁请了赤月剑主入内坐了坐,让秀秀泡茶给赤月剑主喝,一杯茶饮完,赤月剑主便也告辞离开了。

    其实多年来,赤月剑主,妙剑真人这些人都一直在闭关修炼,以期更进一步。也就张宁忽然来访景山剑宗,才让他们沾了红尘事。

    柳乾坤一事,赤月剑主处理的非常妥当。那被柳乾坤唤做是师妹的女子,显然是伏虎的人。

    而赤月剑主又对张宁道歉过了。

    但此事,最后却是不了了之了。因为柳乾坤故态复萌,时不时的来找张宁玩耍,吃烤鱼。

    扬言要将张宁的身份调查清楚,并收张宁做弟子。

    张宁既然知道这人不正常,自然也不动怒,赤月剑主则是没办法管束柳乾坤,只能任由柳乾坤胡作非为了。

    而张宁这个寿元长久的人,倒也真的在景山剑宗安心住下。眨眼间便有半年,每日修炼真元,佛元,魔元,然后祭炼佛刀。

    闲暇时候,与柳秀秀一起捕鱼吃,也不仅是捕鱼,还有捉一些山鸡野物吃吃。

    这景山剑宗上的走兽飞鸟可是倒了八辈子大霉了,被张宁与柳秀秀大肆吃了许多。

    这日中午,张宁在祭炼佛刀。

    一口一道佛元,将佛刀淬炼的金光闪闪。正所谓持之以恒,必然水滴石穿。随着大半年的祭炼,这口血色的刀,渐渐转向金色。

    张宁握之,愈发有感觉了,仿佛是血脉相连一般。

    剑修之道,乃是性命双修。

    剑便是人,人便是剑。

    刀也是同样的道理。

    “你这个人真奇怪,竟然能够同时使用真元,佛元。难怪你的真元路数如此稀松平常,唯一特殊的就是包容,中正平和。以真元包容佛元,难道你想佛魔道三修?若这样就太瞎了你这么高的天资了,爆体而亡,爆体而亡啊。”

    一声喧嚣响起,继而柳乾坤从外走了进来。张宁无奈的放下了佛刀,看着这个不速之客。

    柳乾坤看着张宁,看看张宁手中的佛刀,啧啧称奇。然后对刀很鄙夷,说道:“所谓剑修,刀修都是同样的道理。但是用刀,哪有用剑飘逸?正所谓剑仙一剑千里。用刀虽然有同样的功效,但肯定不如剑潇洒飘逸。又比如御剑飞行与御刀飞行,想想人踩着刀在天上飞,我就汗毛倒竖。”

    随即,柳乾坤又一脸殷勤道:“怎么样,跟我学剑吧。我一定倾囊相授,不会跟别的师父一样,特意留一手。须知道我柳乾坤在虚天界号称乾坤剑,一人一剑天下无敌。”

    张宁摇摇头,还是说道:“承情,心领。”

    柳乾坤挠了挠头,嘀咕一句。“真是油盐不进啊。”随即,柳乾坤从乾坤袋内取出了一条大鱼,这鱼有一丈长,三尺宽。通体绿色,泛着光泽。

    柳乾坤一脸得意道:“这是成精的鱼妖,我今天特意出门打杀的。还取了许多灵药。成天吃你的烤鱼怪不好意思的,今天我请你吃烤鱼。”

    说罢了,不等张宁回绝。柳乾坤便拉着张宁的手,匆匆的出来屋舍,来到了山溪边上。

    柳秀秀正在山溪边上,编制斗笠玩。见到这么一大条,又这么古怪的鱼,顿时吓了一跳。

    柳乾坤却很是兴奋,手指连动,剑气纵横,便将这大鱼去鳞破肚,然后盘坐下来,吐出剑火,以真元衍生剑火,只为了烤鱼!!!!

    这鱼妖等级不是很高,而柳乾坤的修为很高。眨眼间,柳乾坤便将鱼给烤熟了。然后,撒上灵药调料。很大方的切下了一半给张宁。

    “吃吧。”柳乾坤将切下的一半鱼交给了张宁之后,便开始大快朵颐,一边吃,一边大呼好吃,好吃。

    吃的满嘴流油。

    张宁歪着头看了看手里头比他人还高的大鱼,又看了看秀秀。“要吃吗?不过秀秀你吃不了太多。”

    “不要吃。”柳秀秀看着这条大鱼,将头摇的拨浪鼓似的,然后一溜烟跑了,太吓人了。

    张宁看了看着大鱼,只能开吃了。从鱼头开始吃,一口一大块肉,还别说,滋味不错。

    鱼妖啊。

    张宁这辈子也是头一次吃上鱼妖。

    柳乾坤将鱼妖吃完,便拍拍屁股飞走了。

    张宁看起来很闲,但每天修炼真元,佛元,魔元,外加淬炼佛刀,其实挺忙的。

    这柳乾坤却是真的清闲,过不得几日便要来寻张宁玩耍。

    张宁看了看柳乾坤飞走的方向,摇了摇头。

    然后张宁便去山溪中抓鱼,秀秀见鱼妖可怕,便跑了。但是他不能吃独食,须得捉鱼烧烤好了,也让秀秀吃吃烤鱼。

    张宁烤好了一条大鱼,放上了调料,盐巴,然后在竹林处寻到了柳秀秀,柳秀秀坐在竹林内,编制斗笠。

    斗笠很快编完了,她将斗笠戴在头上,又套在脖子上挂在背后,很是开心。

    “秀秀,烤鱼。”张宁笑了笑,将烤好的鱼递给了柳秀秀。柳秀秀伸手接过烤鱼,小口小口吃了起来。

    张宁过的日子,便是这般轻松自在。昔日在没有成名之前,张宁在齐都,便是这般过来的。

    在张山村内,张宁与李家小妹,秀秀,张紫衫,牛二过了好些年。每日里,抬眼看到的便是青天,青山。

    平日里碰到的就是质朴山民。

    青山绿水,鸟语花香而已。

    而张宁呆在这景山剑宗,却也是一样的。平日里看到的是青山绿水,遇到的不是柳乾坤,便是剑宗弟子。

    一个个都是背剑而行,刚猛凌厉。

    说实在的,都过了半年了。张宁倒是有些想念李家小妹,牛二,张紫衫了。想了想,张宁分出一点魂魄,进入阴司,然后前往大齐世界,对打李家小妹报个平安。

    却说张宁自从来到来客峰居住之后,因为这地方特殊,张宁平日里见到的剑宗弟子,着实不多。

    这一日,却来了一位意外之客。

    阳光灿烂,四季如春。

    这景山剑宗内的一切,都是假的。

    阳光也是假的,但光亮是真的。

    张宁坐在屋顶,举着佛刀看看,金光闪闪,颇为满意。金光好啊,他比较讨厌血光。

    未来左手佛刀,右手魔刀。

    感觉不赖。

    柳秀秀正在砍伐竹子,她打算做一些家具。这时候,李鱼光来了。这爽气的背剑少女,看着很是憔悴。

    李鱼光来到了房屋前,抬头看向张宁,问道:“你到底是什么身份?”

    “我是神教中人。”张宁歪了歪头,说道。

    李鱼光没好气的看了一眼张宁,她是一个直爽的女子,有什么疑问,实在是憋不住。

    自从那一天紫霄神剑开路,紫霄钟九响之后,便是对张宁的身份很好奇了。这一好奇,便是好奇心害死猫。

    这段日子,李鱼光却是经常走神,修炼也修炼不好,练剑也练不好。

    蹉跎了大半年,于是忍不住跑来找张宁,没想到却是得到了这样一个答案。

    谁不知道你是神教中人?

    不是神教中人,怎么会拿的出神道金册?

    “我受不了了。你今天非跟我说清楚不可,你到底是什么身份?”李鱼光崩溃了,跃到了屋顶上,然后盘腿坐在张宁身边,手放在脚尖上,狠狠的看着张宁,一脸你不说,我就跟着你的样子。

    于是张宁有些头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