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白云殿内长生人 > 第二百二十章 需得请教前辈
    赤月剑主,妙剑真人,以及景山剑宗的当代,上一代的高手们各自看了看,然后看向赤月剑主。

    “师兄,如今该如何是好?”妙剑真人问道。

    别看景山剑宗分作上一代,这一代,但是年岁辈分长,却不代表修为更高,景山剑宗以柳乾坤为第一,赤月剑主便是第二了。

    赤月剑主不仅修为高,而且涉猎极广,能炼器,给柳秀秀的七星剑阵,便是他自己炼的。

    赤月剑主想了一想,说道:“能控制人心者,无外乎邪法。将师叔送往纯阳崖,以纯阳之气镇压。再请佛门大宝,万宝菩提镇压师叔。希望能够破去邪法。师妹,你带着师叔去吧。”

    “是。”妙剑真人应了一声,然后便操纵锁链,带着柳乾坤往纯阳崖而去,而后不少高手跟随前往。

    赤月剑主则是回转向主峰而去。

    “呵呵。我岂能不知你们纯阳崖,万宝菩提?既然发动了此术,便不惧你们。柳乾坤我杀定了,道祖也救不了他,我说的。呵呵呵呵呵呵。”

    “柳乾坤”发出了一阵渗人的笑声,狂言狂语。

    柳乾坤一事,仿佛已经过去。正所谓风平浪静,海阔天空。但是剑宗内的气氛,却是凝重了许多。

    柳乾坤毕竟是景山剑宗的第一高手,剑侠一脉。他被人搞成疯子,已经是极损宗门士气。

    更别说现在被人控制住了。

    再则,那背后之人,还会不会有后手?

    难道他只是想杀了柳乾坤吗?

    景山剑宗内的气氛十分凝重,往来的弟子,高手们也是来去匆匆。但是这对张宁的影响不大。

    因为极少有剑宗的人来来客峰。所以,张宁与柳秀秀的日子还是一如既往,清闲,平稳。

    就是少了一个经常会来吵闹的家伙。

    张宁其实也有一些犹豫,要不要去看看情况,毕竟他学会了天神下凡,也算是承情的。

    便是能在景山剑宗内落脚,也是托福。

    但想了想,张宁却还是放下此事了。因为景山剑宗毕竟是大宗门,或许有什么手段可以解救,再则若是他这个外人先提出来,可能会有损景山剑宗的颜面。

    先看看情况吧。

    于是张宁每日对刀吐佛元不停,使得佛刀更加金光耀眼。每日里也是修炼护法经,魔功,以及天神下凡。

    不管是刀,还是真元,还是肉体,都有长足的进步。

    张宁以前只是呆在小世界内,所以没办法修炼真元而已,而以他的天资,哪怕是佛道魔三家同修,照样是进展神速。

    三月后。

    这一日,艳阳高照。

    话说每天都是艳阳高照。

    来客峰,竹林间。竹影层层叠叠,地上泥土芬芳,铺满了一层厚厚的枯叶。张宁立在竹林之中,踩着枯叶,右手握着佛刀。

    白衣,佛刀,竹林。

    张宁运转佛元,注入佛刀之中,闭上了双眸,轻轻放开了佛刀。佛刀如化作一道金光直接向前,然后在空中盘旋不休。

    “咔嚓,咔嚓,咔嚓。”无数柱子被砍落下来,惊的飞鸟煽动翅膀,振翅高飞。

    不久后,张宁的四周便空出了一大片地方。阳光落下,落在了张宁的身上。那佛刀化作的金光,又握在了张宁的手中。

    张宁睁开了眼睛,将佛刀举起放在自己的眼前,露出了满意的笑容。

    这是御剑之术。

    用刀的,用枪的都可以用。

    挺有趣的。

    “张哥哥,你砍这么多柱子做什么?”柳秀秀本在照顾庄稼,闻得动静便进入竹林,见到这一大片空地,不由惊讶道。

    “做家具吧。给我做一张躺椅,躺着舒服。”张宁笑着说道。

    “一张躺椅,也用不了这么多竹子呀。”柳秀秀摇摇头,然后回去了,不久后又回来了,带着两根粗绳,一把柴刀,将竹子的枝杈砍掉,收拢了许多竹子系上,然后背着竹子去做家具了。

    张宁看着秀秀能干的模样,心想。“若我是普通人,好吃懒做,秀秀也能养活我。”

    .........

    纯阳崖。

    纯阳崖上确实有一处山崖,不过之所以叫做纯阳。乃是山中有一池,名叫纯阳池。

    纯阳池中,阳气充沛。

    乃是修炼纯阳真元的好地方。而景山剑宗的法门,大半都是修炼的纯阳真元,因而这一处地方乃是宗门宝地。

    日常本有许多弟子,在纯阳池内修炼。而此刻纯阳池内,只有柳乾坤一个人浮在池中。

    纯阳池广有十丈,纯阳之气仿佛是蒸汽一般,不断升腾,但却又维持在这范围之内,十分玄妙。

    柳乾坤仍被剑锁困住,悬浮在纯阳池的池面上,四周的纯阳之气,从各个方向,进入柳乾坤的体内。

    柳乾坤的头顶,悬浮着一个宝珠。这宝珠有拳头一般大小,泛着金光,正是佛门大宝,万宝菩提。

    纯阳之气,本就是邪魔克星。

    佛法更是如此。如今纯阳池内,万宝菩提之下,柳乾坤仍然是姿态诡异,笑声不断。

    而且精气神日渐衰弱,乃至于头发都开始变白了。

    “我在吸食柳乾坤的真元,时间越久,我便越强。直到柳乾坤变成了一具尸体,你们的时间已经不多了。还不快去想办法。”

    “柳乾坤”发出怪笑声,不断挑衅道。

    纯阳池外,站着许多人,包括赤月剑主,妙剑真人,柳乾坤的那位冷落冰霜的师妹。

    闻言都是愤怒,却也无可奈何。

    “师兄。事到如今,不如请佛门高僧前来。”妙剑真人蹙眉说道。

    “佛门对付邪魔,确实有奇效。但我们有万宝菩提,却对他没有效果。显然他用的手段,未必是邪魔一脉。不如请道家奇门高手前来看看。”冷若冰霜的剑修说道。

    “呵呵呵呵。不愧是冰云真人,见多识广。但是道家奇门高手也没有用,因为我用的手段,并非是此界手段。还是那句话,柳乾坤死定了,我说的。”“柳乾坤”发出渗人的笑声,说道。

    却原来柳乾坤的这位师妹,乃是冰云真人。

    “柳乾坤”如此镇定,让在场的景山剑宗高手们都是蹙眉不已,看来对方对自己的手段很自信。

    赤月剑主低头沉默了一下,然后张口笑道:“险些忘记,我们宗中还有一位前辈。师妹,你去请那位前辈过来看一看。”

    却不是真忘了,而赤月剑主本以为纯阳池,以及万宝菩提会有用,现如今,景山剑宗已经穷途末路,没有什么手段了。

    而对方对道家奇门高手,似乎也不怕。

    那便只能去请那位前辈来看看了,对方可是神教中人,手持有神道金册。

    或许那位前辈有什么办法。

    妙剑真人显然也早就想过这个问题了,闻言从容道:“是,师兄。”说罢了,妙剑这人便化作一道剑光,往来客峰而去。

    “柳乾坤”闻得此言,冷笑一声,说道:“什么前辈,别唬我了。这一界的手段,绝难破解我的法术。”

    冰云真人抬头问赤月剑主道:“宗主,什么宗中前辈?”

    在场的其余剑宗高手,都是心中一动,想起了那一天的紫霞神剑开路,紫霄钟九响一事。

    当时许多人都询问过赤月剑主,但都没有得到答案,此事不了了之。但显然,紫霄神剑不可能无缘无故的开路,定是有人来了景山剑宗。

    此人是谁?

    “那位前辈便住在来客峰中,在场的师弟,师叔师伯应该有不少人见过。至于那位前辈愿不愿意来帮忙,我却是有些担心。”赤月剑主摇头说道。

    “是那一男一女?那男子不是胎动境修为吗?女子或者说是小姑娘,不过是普通人。”

    赤月剑主的一位师叔惊愕道,显然不少人已经见过那张宁,柳秀秀了,并曾经对张宁,柳秀秀怀疑过。

    “正是。这位前辈是我用紫霄神剑开路,请来宗门内做客的。”事到如今,也无需隐瞒了,赤月剑主点头承认。

    而四周的宗门高手们都是面面相视,却是万万也料不到,那胎动境的小子,竟然是前辈!!!!!

    “难道真的是前辈?以某种法门遮蔽了自身的真元?我一双剑眼,竟然看不透!”

    赤月剑主又一位师叔,摇头说道。

    来客峰上。

    张宁将佛刀插入腰带,然后大摇大摆的跟着柳秀秀一起出了竹林,柳秀秀回到屋舍之后,便拿起柴刀,工具,打算制作躺椅。但柴刀实在是钝,张宁便将佛刀给了柳秀秀,让柳秀秀手持这佛刀,制作躺椅。

    但柳秀秀用了一下却很嫌弃,因为佛刀太过于锋利,稍有不慎,就得弄坏竹子。

    张宁无奈的摇了摇头,只得将被柳秀秀嫌弃的佛刀插回腰间,然后前往山溪处,去找鱼吃。

    但这段时间张宁吃了许多鱼,山溪中早就没有大鱼了,小虾米又看不上眼。张宁只得前往别的山峰,去捕捉了五只山鸡,用真元困住,带回来来客峰,打算开膛破肚,然后让秀秀烧了吃。

    张宁蹲在山溪边上,刚将山鸡给处理妥当,白嫩嫩的鸡肉,看着十分香甜可口。

    便见到一道剑光落下,妙剑真人站在了张宁的身边。

    “前辈,有一事相求。”妙剑真人手执晚辈之礼,甚为恭敬。张宁岂能不知道前因后果?

    便叹道:“我能在贵宗肆意,实在是承情了。此事,我自然不会推脱。还请稍等,我去告诉秀秀一声。”

    “多谢前辈。”妙剑真人喜色道。

    现在景山剑宗已经没有一点办法了,而且疑似整个虚天界怕都是没有办法,所有的希望,都集中在了这位神道前辈的身上了。

    若是张宁不答应,也无可奈何啊。

    为之奈何?

    现在张宁却答应了,妙剑真人自然是喜色。随即,张宁将五只处理好的山鸡交给了柳秀秀。

    柳秀秀拿起山鸡,问道:“晚上回来吃饭吗?”

    “去去便回来了。躺椅先别做了,先将山鸡烧好。”张宁笑着对柳秀秀说道。

    而后张宁找到了妙剑真人,说道:“请真人带我过去。”妙剑真人却是莫名其妙的看着张宁。

    你不是前辈?!!!!

    “此乃是我阳间身,修为确实是低劣。”张宁解释道。妙剑真人这才释然,带上张宁化作剑光,片刻后来到了纯阳崖,纯阳池的边上。

    “前辈。”赤月剑主见师妹请来了张宁,也是松了一口气,上前见礼。而见自家宗主都如此,在场的景山剑宗高手们,也纷纷见礼,口称前辈。

    在虚天界能被一帮景山剑宗的高手们如此对待的,张宁不说独一无二,也绝对是凤毛麟角了。

    “诸位真人客气。”张宁却也很客气的拱手说道。随即,张宁也不二话,来到了纯阳池的边上,观看池中的柳乾坤。

    “柳乾坤”也看到了张宁,不由冷笑道:“哪里来的毛头小子,修为不过胎动,竟然被叫前辈。你们景山剑宗的剑眼呢?一个个都是瞎子,贻笑大方,贻笑大方。哈哈哈哈。”

    “柳乾坤”张口大笑,然后更是对张宁说道:“小子。我可怜你修为这般低,不如我收你做徒弟怎么样????哈哈哈哈。”

    张宁眉头一挑,这柳乾坤与“柳乾坤”倒是一个脾气,竟然都想要收我做徒弟,莫非这就是孽缘?

    “解开他身上的锁链,去掉他头上的这件佛门宝贝。”张宁抬起头来,对赤月剑主说道。

    “莫非你真想拜我为师?所以来救我?”“柳乾坤”惊讶道。

    赤月剑主眉头稍稍蹙起,说道:“前辈,这锁链乃是困住他的。若是他挣脱出来,必然需要耗费一番手脚。”

    妙剑真人也说道:“前辈。师兄说的是。若是让这人挣脱,还需要用武力强压,费些真元倒也不算什么。就是这纯阳崖怕是要被打的面目全非了。”

    张宁则是笑着说道:“无妨,解下便是了。”

    赤月剑主闻言心中倒是抵定了,上前手掐诀,运转真元,道了一声“收”。那锁链便被赤月剑主收起,至于那佛门大宝,万宝菩提,却是简单。赤月剑主伸手一招,这万宝菩提便落入了赤月剑主手中。

    “柳乾坤”骤然脱困,大喜过望。大叫道:“看我自爆。”

    赤月剑主,妙剑真人,冰云真人,以及在场的剑宗高手,尽皆变色。张宁则笑着说道:“你可知神教的勾魂锁链,勾魂夺魄,却是想自爆也难。”

    “正是阎君让你三更死,你便也死了。若是阎君保你不死,你便也难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