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游戏王者 > 第一百五十八章 这里的幽州静悄悄
    幽州的梁思丞和扎卡二人此时还不知道发生在广成关的事情,自然也难以预料到在林疋的精心算计之下,那个一直盘踞在荆州不可一世的蔡瑁,此时已经成了炮下亡魂,而他麾下的全部战力,此时已经分崩离析。

    十五万人,在广成关几乎全灭了三十万荆州军,这个消息想来很快便会不胫而走,很长一段时间内都会成为这个天下一直讨论的话题。

    从刚开始王建国率兵长驱直入占领小沛收复徐州,到林疋倾注全部力量的广成关大捷,再到梁思丞和扎卡二人在幽州大范围释放瘟疫。

    三人或主动或被动的各自都做了自己应有的应对手段。

    当然,齐贞是埋伏在益州境内的后手,林疋并没有给他过多自己发挥的空间。

    梁思丞和扎卡二人还在幽州使绝户计的时候,处于徐州的王建国便已经收到了来自洛阳的密令。

    说是密令不太准确,因为这封信并没有命令他的意思,只是简简单单的告诉了他之前发生在广成关的事情,至于接下来如何行止,由他自己决定。

    密信自然是出自于林疋之手。

    林疋回到了洛阳城的第一件事,便是把荆州大定的消息告诉了王建国。

    其实林疋想说的事情很简单,总结起来就一句话。

    南方已定,你不要有后顾之忧。

    收到这封信的当天,王建国便找来秦风、赵昱、糜芳、臧霸等徐州的一干文武官员,商讨进军之策。

    要知道徐州自从稳定下来开始,无论是内政还是军务,都在几位官员的努力之下搞得井井有条,现在的徐州一片海晏升平。

    单从兵力来看,徐州现如今的兵马最为充沛,这个天下只怕也只有合军之后的幽州军可以与之向比。

    无论从哪个方面来看,王建国都没有理由对这个情势置之不理。

    攻下小沛占领徐州之后,他迫在眉睫的任务便是进一步压缩幽州的防线,利用手中大量的兵士以及徐州的地利,想办法为洛阳的林疋分担压力。

    而现在的情况,正是他能想象到的最好的情况。

    小沛的沦陷几乎没有对徐州原有的一切造成任何影响,那此时不动,更待何时?

    目前还未听说冀州那边有什么消息,那自己这里就必须要抓紧时间了。

    大军在数日之内集结完毕,依照王建国的命令,剑指青州!

    青州曾经是袁绍的大本营,在被刘备攻占之后,作为渤海太守的袁绍仓惶南下,寻求徐州庇护,据先期的探查来看,实际上刘备在青州留存的兵马并不算充裕,大部分人马还是被他领着去打幽州了。

    所以徐州此时以狮子搏兔的态势攻打青州,应该也不是一件困难的事情。

    事实并没有出乎王建国的预料。

    大概在一旬的时间内,整个青州便在雄赳赳气昂昂的徐州军面前,毫无防备之力的被攻占下来。

    所谓秋风扫落叶,不过如是。

    秦风的亲军们从徐州内补充的战马起了决定性作用。

    所谓一招鲜吃遍天,这种围点打援动态围城导致敌人兵粮寸断的打法起了极好的效果。

    除了数个郡城和青州州府两个地方遭受到了强烈的抵抗,几乎没有花费什么力气,整个青州就如风卷残云一般,彻底成了王建国的囊中之物。

    当然这并不代表这场战役打的轻松,实际上徐州军中大部分兵士都从未这样战斗过,体力损耗极大。

    青州城的攻城战更是足足打了三日才利用敌人好不容易露出的破绽站上了城墙。

    此役打的极为艰苦,王建国和秦风心里更是暗暗咬牙,早知道就应该从洛阳拉出几门炮出来,哪至于变成如今的样子?

    但总之,这场仗还是有惊无险的打赢了。

    只不过此战过后,秦风和徐州的一干文武倒是没说什么,王建国却开始暗自有些警惕。

    攻占青州,实在是太过于顺利了。

    或许在其他人看来,付出了如此的代价攻下了青州,无论是天时地利人和,都在这个时刻站在了他们这边,没有道理打不赢。

    但毕竟是不同于这个世界的人,对于王建国来说,毗邻幽州的青州按道理说不应该如此“轻松”的被攻占,就像梁思丞在幽州城中思考的那样,太简单了,则必定有问题。

    现在小队当中的几人,除了扎卡这个不太愿意动脑子或者说脑子没那么好使的人之外,其他所有的人心中都十分清楚,一旦游戏的任务推进的太过于简单,那么接下来等待他们的,一定是不那么简单的后续。

    只不过王建国心里不清楚,这个意外到底会发生在幽州,还是在冀州。

    但和梁思丞的想法一样,王建国同样认为到了这个时候,决计不能再耽搁下去,至少,不能给对方任何喘息或者准备的时间和机会。

    于是在青州还立足未稳的时刻,他就力排众议,坚持兵分两路,其中一路直逼青州北线,也就是幽州的边境。

    另外一路大军则直直向西挺进,扑向冀州。

    无论是糜芳还是赵昱,哪怕是臧霸这个武夫,都不理解为何王建国如此急功近利。

    只有一个人毫无条件的选择了支持他的做法。

    这个人便是秦风。

    在既往的无数次战役中,王建国和他之间积累了相当程度的信任,可以这么说,如果不是有王建国的存在,那么他麾下兵士的伤亡,至少还得翻上一倍!

    既然王建国如此认为,自然有他自己的考量,而他要做的事情,就是毫不犹豫的给与他最大的支持。

    有王建国和秦风两个人的坚持,其他人自然也不好再发表什么不同意见,毕竟双方无论是身份地位还是在天子面前的话语权,都难以相提并论。

    更重要的原因则是赵昱到现在还对徐州的事情耿耿于怀,说白了就是亏着心呢。

    事急从权,青州已经归降的文武官员负责配合赵昱和糜芳二人开始稳固青州局势,臧霸则负责率领一只大军北上,西进冀州的任务,则落到了秦风和王建国二人的头上。

    想想之前二人在冀州一路烧杀抢夺,到后来听说刘备被公孙瓒拥护登基,仅剩六万大军的二人惶惶如丧家之犬,一路不惜命的剑指徐州来了一手釜底抽薪,仿佛就在昨天。

    此次反攻冀州,必定将是血淋淋回马枪!

    就在大军即将启程的前一日晚上,王建国又收到一封密信。

    依然来自于洛阳。

    这封信即便是以八百里加急的速度传过来,也得需要几日的功夫,加上大军彻底攻占青州的消息传回去,至少也需要半个月的功夫。

    从信中林疋的口吻来看,似乎他在知道王建国组织大军夺取青州的时候便已经预料到了这个结果。

    心中的内容比上次的还要简单,主旨就一句,会有人从西面进攻冀州。

    上一次是告诉他荆州已无需担心,这一次是告诉他冀州会有友军支援,也就是说,无论是他决定向北直接进攻幽州,还是向西进攻冀州,冀州都不会给他造成任何干扰。

    只怕林疋也想不到王建国居然会有这种魄力,居然选择两路出兵!

    王建国略一思忖,仍然没有改变自己的既定策略。

    既然有友军和自己一起两面夹攻冀州,那至少自己这一路是不必担心了。

    就是不知道带兵的是哪位将军,自己认识不?

    次日天明,大军西进。

    进攻青州的徐州大军总计三十万,几乎掏空了臧霸麾下的全部战力,这一次北上没有了荆州的后顾之忧,整个徐州倾巢出动,下了血本。

    青州的攻占说起来轻松也不轻松,到了最后,臧霸带领十万兵马向北,秦风和王建国也同样带领十万兵士向西。

    十万人,说多不多,说少不少,要是按照普通城池的日常守军数量,十万人有把握占下这天下间的任意一座郡城。

    除了冀州州府之外,或许没有任何人可以阻挡大军前进的步伐。

    然而王建国心里清楚,除了这些之外,系统所可能设计出的盘外招才是他真正需要警惕的。

    之前王建国和秦风手下有六万骑军,这六万人只是在城池与城池的中间地带劫掠,利用自己的速度优势搞搞袭扰,别说实打实的攻城掠地,就连敌人的大股部队都没有遇见过一次。

    这次不一样。

    是像青州一样“简单”的占领,还是像豫州一样的元气大伤,王建国心里没有一点准备。

    可他无比希望可以困难一些。

    事与愿违。

    手握十万大军的王建国和秦风二人西进的步伐简直可以用势如破竹来形容。

    几乎没有城池可以在十万大军的进攻下坚持一日的时间。

    这或许和青州的情况一样,大部分兵士都被刘备带去了幽州和公孙瓒作战了。

    但每过一天,王建国的心中便越发不安稳。

    从自己占据青州开始已经过了几天,或者说,从自己率领大军攻入青州已经过了一个多月的功夫,怎么幽州会一点动静都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