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小说 > 历史小说 > 唐末大军阀 > 053章 但以后的路,可另做打算
    霍存闻言怪眼一瞪,不住凝视向葛从周:“葛兄,往日多由你来拿主意,咱们老哥几个也常听你的,可你今日却为何只顾灭自己的威风?”

    虽听霍存语气略有不善,而张归霸兄弟三个又把目光落在了自己身上,葛从周微微一笑,也不以为意:“按几位兄弟想来,就算我军能打破宛丘,此间虽是要隘之地,可却又能死守住多久?是否又值得长久踞守?更何况以眼下形势看来,陈州宛丘到底能否攻破,还是两说。”

    张归霸先是一步体会到葛从周话中含义,他面色微变,立刻追问道:“从周兄弟是说陈州对于我军而言,便能取之,却也是得不偿失的?”

    葛从周缓缓点头:“本来游军之形,乍动乍静,避实击虚,视赢挠盛...当初唐廷昏聩,非但寇盗蜂起,各处百姓亦是风从响应我军。而陛下善用流动奔袭的战法,转战天下,就算曾一时险急,可率军出没无常、声东击西,往往也能养回元气,常杀得官军顾此失彼、疲于奔命,而方今我军被迫退出长安,诸路藩镇虽一时偃旗息鼓,可如今也尽是在寻觅适合的出兵时机,势必要把我军一鼓荡平。眼下恐怕天下人都在密切关注着陈州战事,我军锐气盛衰,也教各路藩镇尽看在眼里,如此执迷于陈州一隅,也殊为不智。”

    越说着,葛从周脸上忧虑之色也愈发明显:“如今这般战事,断不可只谋一城一隅...陈州赵犨,的确绝非易与之辈,早将城郭打造得固若金汤。眼下来看就算我等戮力同心,除非对方一时疏忽大意,否则百日之内绝难有机会打破城郭。更何况正因为陈州位处兵家要扼,更是四战之地。纵然能够攻取,也实难长久据守下去。既如此强行攻打,不正是得不偿失?

    想必陛下已不甘心转徙它处养回元气,据陈、蔡之地,意图尽早复夺回长安...可是诸如王重荣、周岌、王敬武之流奉表称臣,当年唐廷藩镇节度降从陛下者虽十之有三,如今降而复叛,也都断了再归附投从的可能。就算各路唐廷藩镇仍是各怀心思、尔虞我诈,如今很难再首鼠两端,也必然会合兵一处死战到底。而长安地界四面多有天然地形屏障,极是易守难攻,还多出河东李克用那路强敌...再要杀回关中,已是难上加难。”

    “从周兄弟所言,的确鞭辟入里。只可惜...只可惜陛下之所以赌誓必要打破陈州...更是要为孟左仆射报雠雪恨,剐杀赵犨与善使唐刀的那汉子,并屠城洗荡、以儆效尤,仍要震慑天下...实则如此也确实太过意气用事了。”

    张归霸之弟张归弁忽然适时的出言叹道,实则打惯了大规模游击战的黄巢,为什么会执着于非要打下陈州宛丘的另一个理由,他们几人心照不宣,然而大概也能料想出几分:

    毕竟如今已建立大齐政权,建元金统、登基称帝的黄巢,也已是六旬以上的年纪了......

    兴兵响应王仙芝造反之时,黄巢便已年过五旬。葛从周、张归霸等人自然也知道眼下自己尚效忠追随的陛下当年粗通笔墨、少有诗才,然而屡试不第,皆是名落孙山,当年遂在断绝念想,在离开长安之时曾经忿然做《不第后赋菊》有言:

    待到秋来九月八,我花开后百花杀。冲天香阵透长安,满城尽带黄金甲。

    之后黄巢专做贩私盐勾当,就是要与地方官府抗争作对,期间这又经历了二三十年光景...直到他撺掇亲族子侄聚众数千人响应王仙芝之际心里的怨毒忿懑因积压时日太久所爆发出来的力量,也是可想而知的。

    然而当初的天补平均大将军王仙芝背离了誓死追随他造反的老兄弟,黄巢接过了反唐大旗,多少年历经无数险恶绝境,却仍能带领兄弟们卷土重来,杀得众多唐廷公卿将帅胆寒降服,甚至夺下大唐国都,兑现了当初做下那篇名诗中发下的誓言!

    所以对于葛从周、张归霸、霍存等人而言,当年的黄巢却是极具人格魅力,在那个时候,也有足够的理由去笃定相信他能推翻唐廷,而另立社稷。

    可黄巢到底已经是老了......

    当初的黄巢起兵于山东,转战中原、杀入江西、攻打荆南,兵锋席卷浙西,会师王仙芝余部于皖地,挺进岭南、震撼江浙,进而攻占洛阳,夺下大唐国都长安!期间多少次黄巢能够重振军心,带领军心萎靡动荡的弟兄卷土复返!

    然而那十年上下的时期,黄巢尚还能耗得起。可是张归霸、葛从周等人也早能觉察到,黄巢自从夺下长安称帝之后,坐上龙廷大刀阔斧的改制施政,却终不免被诸路藩镇联军赶出长安之后,黄巢也变得愈发急躁暴戾,作战路数已有别于他以往转战千里时长途奔袭流窜,而采用决计不会在一处城郭耽搁许久时日的作战方式。

    当初统领着大规模流寇的反军首领,如今也早已天子自居,在这节骨眼上仍要立宫室百司摆起皇帝的架子。似乎黄巢意识到要在有生之年覆亡唐廷政权建立起一个统一的帝国,可自己再也耗不起许久时日...所以就算占据陈、蔡等州府做为可北进汴洛、南下荆楚的要隘地域,黄巢则是希望把这里当做反攻长安的桥头堡,而不想再磨耗几年光景去从长计议。

    众人沉吟一阵过后,张归霸忽的开口,打破了沉默:“不管如何,倒也正如霍存兄弟所说,该打的仗也仍是要打。我等既是齐国军将,就算并不认可陛下如今方略,但也唯有奉命唯谨、竭力厮杀,就算那宛丘城郭出奇难打,务必力图将它给啃下来。除了武勇甚是了得而自报名头做王彦章那汉,也是时候会一会陛下言明要去寻的那使唐刀的汉子了......”

    几人闻言缓缓点头,葛从周则长叹一声,也不再言语。

    然而经过他一番剖析,大帐内张归霸、张归厚、张归弁、霍存四人都意识到了就算强攻宛丘得手,方今战略时局对己方来说依然十分不乐观。也渐渐意识到黄巢倘若一直执迷在此地纠缠下去,事态恐怕也会变得越来越严峻......

    可是一个刚受提拔职责在身的军将,与麾下区区几名军校的主张见解,如今性情愈发暴戾的黄巢可又能听得进去?不计代价的前去进谏,十有七八也只会是死路一条!

    未来又会如何,眼下看来仍十分不明朗...葛从周、张归霸等人也明白自己的前程如今仍是与黄巢紧紧的捆绑在一起,无论是陈州赵犨,还是那个使唐刀的汉子...那城郭再是难以攻克,也仍要费尽心思将它打下来,歼灭其中教黄巢恨得咬牙切齿的人物。

    但是以后的路,终究不能越走越窄。本来认可的雄主黄巢,要再造山河社稷的希望看来也已是愈发渺茫...张归霸、葛从周等五人都是一般心思,有些话虽然尚还没有说透,可他们心中也不住暗付道:

    在这般世道,仍力图要凭战功争个出身,看来终有一日,我等也须另做打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