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小说 > 都市小说 > 广漂的那五年 > 第97章 韩庆宵的叮嘱
韩庆宵一说完,我满脸不可置信的表情看着他,这,这真的太令人震惊了!在外人看来,韩、王两家交好多年,没想到那都是表面的!
“这件事情在我这么多年来,一直是一个心病!我不知道当年那件事情是否和他有直接的关系,但或多或少是有关联的,再加上这么多年来他一直都是这样的作风,我早就看不惯了!只是在等一个机会。”
“可,韩叔叔您和王家这么多年来的感情,那也是表面的吗?”说话间,我给他倒了一杯水递过去。
韩庆宵把水杯拿在手里,眯缝着双眼沉默了好一阵子,“有真有假吧......这些年来,王茂坤对咱们家也没少帮助,不过涉及到那些商业上的,我们倒没有多少联系。”他说话的声音都变得沧桑起来,喝了口水之后,他把杯子放在旁边的柜子上。
“那您这么做,韩月如果知道了岂不是会恨你一辈子?要知道,这么多年来,韩家和王家几乎是世交的关系,韩月和王浩又是青梅竹马,这......”犹豫之中,我还是说出了自己的疑惑。
“哼,世交?很多关系都是利益挂钩的,你看到的,也许只是别人想让你看到的罢了。”韩庆宵忽然话音一转,尖锐的眼神看着我,“程庭,要不是因为有这么一段陈年往事,你觉得我会让月儿跟你回家过春节吗?”
“韩叔叔,您,您知道?”我惊讶的眼神看着他。
“小子,不要以为我不知道,其实我都在一清二楚。我不希望月儿跟着一个家里有这样父亲的人在一起,我可以把王浩当成是自己半个儿子的身份去对待,但让王浩娶月儿,把自己的下半辈子都交付给他,我不能同意,也不放心......这一年半虽然还没到,不过也快了,在我这一关的考验你已经成功的通过了,至于在韩月她妈妈那边......靠你自己了。”韩庆宵语重心长地和我说完后,释然一笑,看起来整个人都轻松多了。
思索了一会,我试探性的问道:“听说韩月的母亲常年在国外,她,还会回来吗?”
“这个问题我也一直在想,太过遥远了......”韩庆宵摆了摆手,示意不愿再多说下去,“我累了,该休息了,你要记住我和你说的这些话不要和其他任何人说,王浩生性冲动,现在更是有些偏激了,我听说他和天盛集团的人走得很近,那个集团很神秘,不会有那么简单的,我怕他们会把歪主意放在月儿身上,你可要看紧点了。”他把枕头放了下来,平躺在床上。
“我明白,韩叔叔您放心,月儿,是我的逆鳞,我会保护好自己的女人的。”
韩庆宵轻微的点点头,满脸倦意,“好了,你先出去吧。”
离开了病房后,我看了看时间,原来韩庆宵和我的谈话竟然有差不多一个小时那么长,想起我和韩月本来是要约饭的,这会都八点了。
医院这边有梁叔在看,而且现在韩庆宵也在休息着了,所以我和韩月一起出去医院附近找了家饭店吃饭。走去饭店的路上,虽然路程很久,我们很快就到了饭店,但这一路上我都有点走神,我知道韩月她肯定会问我刚才他父亲和我说了些什么,无奈的是,方才在病房里我和韩庆宵聊的所有内容都是要对韩月保密的,一时之间我感觉有点“心虚”。王茂坤这一判基本上下半辈子都得待在牢里面了,如果有一天韩月知道那是自己的父亲把他给送进去的,那,会是什么样的情形,简直无法想像......
吃饭时,韩月果然问我话了,“进去那么久,我爸都和你聊什么了?”她一双大大的眼睛看着我,像是一个好奇宝宝。
我莞尔一笑,一边给她夹了根菜心放进碗里,一边说:“韩叔叔说,要让我把你给娶了,你给不给?”
韩月本来挺正经的表情,被我这么一说直接给逗笑了,“你别闹,正经点呀!”可那笑意中分明又有几分期许和喜悦。
“我没闹,是真的啊,哎呀,韩叔叔其实早就知道你跟我一起回家过年的事情了,但他并没有阻拦我们,距离那一年半之约啊,我已经提前通过考验了,所以说,我说的都是实话,不信,你待会回去可以去问问咱爸。”说到后面我有些得意起来,过了会才平静的表情看着韩月,此时特别想知道她会怎么回答我的话。
韩月思索了一阵子,她抿了下嘴唇,小声地说:“那......你会和我求婚吗?”她缓缓地抬起双眼注视着我,满眼笑意让我如同沐浴春风。
我心里默念了“求婚”两字,一种异样的感觉就油然而生了——从前感觉那么遥不可及,如今却近在咫尺了,脑海里甚至浮想联翩起来,未来我们举办婚礼的那天会是怎样的——是的,我该考虑一下找个合适的时间向韩月求婚了。
“会,也快了。”这是一句简单的话,却也是一句承诺。
晚上吃完了饭,韩月说还想着再回医院陪一下她父亲,我本来也是想着和她一起过去,但她拒绝了,因为也不是什么严重的情况,她只是想安静地陪她父亲坐一会。
在我和韩月分别后,夜里的晚风让我不那么舍得下车了,于是把车窗开到最大,音量也调高了些,点击播放了一首最近很火热的歌曲《山海》。
“我看着天真的我自己”
“出现在没有我的故事里”
“等待着我的回应”
“一个为何至此的原因”
“他明白他明白我给不起”
“于是转身向山里走去”
“他明白他明白我给不起”
“于是转身向大海走去......”
听一首歌,最怕的就是把歌词给听懂了——如果换做是在从前我听到这首歌的话,那我肯定会把自己彻底的代入进去,那种感觉想想都觉得刺痛......如今我也不再是那个什么都给不起的男孩了,虽谈不上大富大贵,但努力下去的话,相信未来可期是一定的!
等到我处理完了现在手头上的这些麻烦事,公司暂时稳定下来了,到那个时候,我也该向韩月求婚了。
回去之后,我洗了个澡本来就打算睡觉的了,可在床上辗转反侧始终是无法入睡,脑海里始终在想着最近这段时间发生的事情,但联想最多的还是今天晚上韩庆宵在病房里和我说的那一番话,隐隐约约之间,我总觉得韩庆宵和我说的这个故事似乎在哪听过类似的,但又想不起来到底是在听说的。其次就是顾恒回来了,这一回来就和王浩走到了一块去,似乎有点说不过去,此外,在发布会现场的那天,我感觉王浩好像都是“装”出来的,在那种大型签约合作的现场,不应该发自内心地感到喜悦和激动吗?可他并没有。
这些谜团迟早有一天要解开,想着想着,这一夜我就失眠了,不知过去了多久才睡着。
......
一周后。
人间四月芳菲尽,春意盎然,天气开始逐渐变暖了。今天早上我只穿了件白色衬衣搭配一条西裤就出门了,外套可以不用再穿了。今天对齐民一家人来说,可是个大喜的日子,他要给自己的双胞胎宝贝举办满月的酒宴了,下午四点齐民就先回去了,我到六点下了班就去接韩月一起过去。
举办酒宴的地方自然还是在他们的蓝轩四季,原本就是五星级的酒店,在今天这样的好日子,有了齐氏集团的背景撑腰,自然少不了各路商界大咖前来贺喜。我们大学同宿舍的那一伙人也全都从各地回来广州齐聚了,李森、姜卫国、赵一航等人陆续到场,好哥们许久不见,看来今晚是少不了多喝几杯的了。
齐民在酒店门口招呼着众人,徐梦珺刚好也从里面走了出来,笑着对我们说道:“今天辛苦大家了,千里迢迢赶回来,大家快里边请吧!”
众人又是一阵寒暄,齐民看着徐梦珺问道:“你怎么出来了,这里有我就好啦。”
“没关系,刚喂了奶,这样的日子我也是要出来招呼一下大家的,孩子有咱妈照顾着呢!”徐梦珺刚说完话,接着有一个穿着裙子的小女孩走到了她旁边,手里还拿着个信封要递给她。
“姐姐,这是另外一个姐姐叫我给你的,我可以要一袋喜糖吗?”小女孩稚嫩的脸蛋带着期许的目光看着徐梦珺。
“当然可以。”徐梦珺笑了笑,先是从口袋里拿出一袋喜糖递给了小女孩,这才接过她手里的信封,“小妹妹,让你把信封给我的人是谁呀?怎么就让自己过来了呢?”
“谢谢姐姐!”小女孩拿着喜糖思索了会,“不知道,我不认识的,不过是一个很漂亮的大姐姐,她和我说,只要我把信封给你了,就可以拿到喜糖了,我最喜欢里面的橄榄啦~”说完,她拿着喜糖就满心欢喜地走了,留下一个天真烂漫的背影给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