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道家祖师 > 第1160章0忍之危
    妖域,冰宫之上,一个脸色苍白,眼睛半清半灰的女孩在鹅毛大雪中望着远处。

    女孩的脚下,温暖的房间之中,活路燃烧,劈啪作响,寝放地面上,一株小树浮空,小树青翠,焕发活力,强大的混沌之力充斥房间,神州漂浮妖族古老的兽纹阵法,先天极致,掩藏天机。

    妖母口中诵念着古老的咒语,催动混沌小树成长,只见枝叶摇摆见混沌小树的个头又长了几分,混沌之力如同雨后春笋般觉醒,长出一朵朵嫩芽,破碎禁锢。

    而房顶的女孩此时似乎感应到了什么,她搓动食指上的戒指,穿过大雪,出现在冰花雪树的边缘。

    一个身穿银袍的男子站在悬崖边上,面无表情,女孩看见男子,跑上前去,抱住男子的腿,小声喊道:“哥哥。”

    “玉儿,你在这里还好吗?”张百忍抚摸着玉儿的头说道。

    “嗯。”玉儿点头,说道:“哥哥,你怎么会来这里?”

    张百忍欲言又止地说道:“我想你了,自然是来看你。”

    “你不怪娘亲吗?”玉儿问道。

    “主母都是为了救你,我们是一家人,我怎么会怪她呢。”张百忍俯下身轻声说道。“你们在这里,妖母有欺负你们吗?”

    “没有,妖母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对我和娘这么好,他每日都在催动混沌树为我延长寿元。”玉儿说道。

    “那就好。”张百忍捏着玉儿的脸说道。“等你好一些,哥哥就带你回天庭。”

    “嗯。”

    玉儿刚一点头,身后传来小白的呼唤,玉儿回头望向飞雪中飞来的小白,再回头时,张百忍已经消失不见。

    “玉儿,你在这里做什么,如今你是凡人之体,万一着凉会生病的。”

    小白说着抱起玉儿走向冰宫,玉儿依然望着张百忍之前所在的地方,轻轻摆了摆手。

    寝宫之内,混沌之力磅礴无量,玉儿端坐在中心位置,从混沌树上散发出的混沌之力源源不断地灌入玉儿体内,玉儿脸色红润,身上的死亡之气也尽数驱离。

    妖母披头散发,似乎有些疲倦,她走出寝宫,小白也跟着走出。

    “玉儿现在的状况,似乎已经趋于稳定,诅咒之力解除了吗?”小白问道。

    妖母摇头,说道:“我早就说过,玉儿不是身中诅咒,而是跟琉璃盏中的那缕气有关联,只要卜祖想,她随时能够让玉儿痛不欲生,所以还是得想办法找到琉璃盏。”

    “可是卜祖行踪难定,我该如何寻找?”

    妖母叹息,轻声说道:“难道非要等到那时候吗?”

    飞雪飘零,寒风卷起她鬓角的白发,屋内暖如三春。

    此时在神农巨城城后,欺天秘境已经打开,一座巨大的根系蠕动,神农白发苍苍,身体在一堆血肉间蠕动。

    “老祖,眼下的情况就是这样。”姜凌虚说道。

    “也就是说,两天之后,那三个自称是生命王庭的炽天使会再次出现,毁灭天庭?”神农说道。

    “不错,炽天使中为首之人是一个叫西羿的人,她是无上帝座下的远古神,羿族自古膜拜的图腾神明,只要她出手,那天庭必将会被毁灭。”姜凌虚说道。

    神农说道:“自古三千州大陆,大帝都是最强无敌手,那张百忍在张阳的帮助下渡过万灭雷劫,其实力在我之上,但是连他都对付不了一个炽天使,这是件很可怕的事情,炽天使能杀张百忍,自然也能杀我们。”

    “那老祖是如何打算的?”姜凌虚问道。

    “我目前并无打算,我的身外化身似乎已经找到了六目,这炽天使出现的太过突兀,此时无上帝降临天界,搅起腥风血雨,天界又将大乱,炽天使能够胜张百忍,也许只是一时,万古以来,从没有大帝被如此轻易斩杀,大帝为天道之下最强,我倒是想看看两天之后,那炽天使是如何斩杀当世大帝的。”

    “那时候我们在发动战争,一举歼灭太阴余孽。”姜凌虚说道。

    神农摇头,说道:“凌虚,你太心急了。”

    “老祖,天下势力割据,我们若是不站出来,到时候难以服众。”姜凌虚说道。

    “大帝之位不是那么好当的,尤其是这一世,我所在的年代,虽然高手倍出,但是那个时代的高手却无法与现在的人物所比肩,七大不朽者全部出世,旧帝陨落,新帝将死,我们就算能做到大帝的位置,也不过是昙花一现,谁也不能保证,那炽天使杀了张百忍之后,不会杀我们。”

    “那我们,归顺无上帝,成为他们的人。”一旁的姜阳说道。

    神农摇头,说道:“我成帝五万年,不愿屈居人下,让我归顺无上帝,绝无可能,静观其变吧。”

    神农说完,身下触手蠕动,将他的身体吞没,返回山洞中。

    姜凌虚欲言又止,愤懑离去。

    两天之后的拂晓,凌霄宝殿前的台阶上,张百忍穿着贴身的衣袍坐在台阶上,披头散发,呆呆地望向东方。

    这一刻的张百忍,孤独又难过。

    “爹,我到现在终于知道,当年你总是站在最高的位置眺望远方,如今站在你所在的位置,我方才知道你的想法,爹,我已经身为大帝,却依旧不能保护好太阴一脉的人,如果您还活着,您会怎么做?”

    张百忍说着,起身走向天庭宝库,他推开宝库大门,里面依旧是张阳残破的身躯,端坐在一片花叶残骸中。

    张百忍跪在张阳的残躯前,忍不住下巴翕动,说道:“爹,那炽天使真的好强,对付一个还行,她们若是都来,我打不过,我该怎么办呢?”

    夜色枯寂,天光将明,张阳的残躯没有任何回应,张百忍望着缓缓铺进宝库内的阳光,缓缓站起身,他攥了攥拳头,走出天庭宝库。

    宝库大门闭合,守在宝库大门前的北方圣王抱拳作揖,恭送张百忍离去。

    阳光透过宝库大门,射向宝库之内的花叶残骸上,也同样照射在张阳枯败如树根的手指上。

    手指颤动,树皮脱落,一截如同柳枝般的绿芽生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