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小说 > 言情小说 > 小包子助攻之谋心计 > 第二百四十八章:给小弟弟买玩具


    在南江的日子简直过得飞一般地快。

    每天早上送了小包子去幼儿园,回来就跟刘思老师聊工作室和直播的事情,或者讨教筝艺。

    中午去接小包子回来吃饭,午睡后小包子就跟他师父学画。然后秋望月就和夏凉月、于是、明月去做美容或者逛街、或者陪长辈们聊天儿。

    这样一眨眼间就到周六。

    早餐后,秋望月接到夏先生的电话,说他今天下午回南江。

    “好。那我们等你吃晚饭。”挂了电话,就跟大家说了夏先生下午回来。

    小包子也很高兴,他好久都没见到爸爸了。见着的时候好像没有什么特别的感觉,没见到的时候又特别地想念。

    今天周末,小包子不用去幼儿园,他的师父一家三口又回家收拾、整理些东西,下周末要带过来的。

    所以早餐后,秋望月就和夏凉月、于是一起带着两个包子出去逛街了。

    中午也没有回来吃饭,下午四点时才回到庄园。

    六点,夏先生到家。

    小包子欢呼一声扑上去。

    时隔已久,夏先生终于又等到了儿子的投怀送抱。一大一小亲亲热热地上演了一场父子间久别重逢的戏码。

    夏先生的目光穿过众人,搜寻那道让他心心念念的倩影。不过最简单的白衣黑裤也让她穿出独特的品味。

    眼里骤起波澜,心思不再平静。

    秋望月见他在众目睽睽之下也毫不掩饰的眼神,嫩白的脸上顿时爬上了一抹红晕,不着痕迹地移开了视线。

    众人心照不宣地努力忍住笑意。

    夏奶奶知道她脸皮薄,轻咳一声:“先吃饭吧。

    饭后,大家都陪长辈们聊到差不多要休息了才散去。

    于是跟着夏凉月回了她的小楼。东方钰不在,就她和小笙笙,于是过去陪她们一起住。

    夏先生带着自己的老婆孩子回到了兰亭苑。

    帮小包子洗白白后,秋望月让夏先生带他玩会儿,她去洗头、洗澡。

    一个小时后从洗手间出来,坐到梳妆台前护肤。

    因为小包子已经睡着了,所以秋望月拿着吹风机和护发精油到楼下去吹头发。

    夏先生跟在她后面下楼,帮她吹头发。

    打理好头发,两人一齐上楼,夏先生回了自己的房间洗漱,秋望月就直接上床搂着香喷喷软绵绵的小包子睡觉了。

    夏先生心急火燎地收拾好自己后,走出来打开旁边的房门,看到他的小未婚妻搂着儿子睡得香香甜甜的,顿时被泼了冰水般拨凉拨凉的。

    无奈地低头亲亲这对母子,给他们关灯、关门。

    早晨,秋望月和小包子洗漱好开门出来,旁边的房间已经大开着房门了。

    “爸爸已经起来了。”

    “嗯。爸爸可能在楼下。我们下去看看。”

    一大一小牵着手下楼,果然看到某爸在沙发上端坐着。

    “爸爸。”

    “嗯。过来坐下,喝水。”一人递了一杯温水。

    母子同步,咕噜咕噜。

    “小然,你长大了,以后要自己睡觉了。”

    秋望月:“……”这男人,该不会是想……

    小包子有点懵,伸出自己那双小短手翻来覆去地看:“爸爸,小然还抱不起妈妈,还没有长大。”

    夏先生坚持自己的观点:“你已经是大孩子了。”

    小包子瘪着小嘴儿:“……可,小然还是想跟妈妈睡。”

    “我也想。”

    秋望月:“……”果然如此!

    小包子自然欢迎:“那我们一起睡。”

    夏先生:“……”

    秋望月面红耳赤,站起来拉小包子:“我们出去锻炼了。”

    小包子欢呼一声,滑下沙发。

    一家三口出门。

    因为刚喝了水,所以先慢慢走。十几分钟,走到主屋后面,夏先生就把小包子送到主屋让他陪四位老人家打太极。

    再回头追上秋望月,一起跑步。

    快跑半小时,再慢慢走回主屋。

    刚休息了半小时,夏凉月就抱着小笙笙,与于是一起过来了。

    夏奶奶宣布吃早餐。一行人移步往餐厅去。

    餐后聊了半小时,就全家一起去了会宾楼影音室,看了一场两个半小时的电影。

    看时间已经十一半了,就直接去了餐厅,喝了一盏茶,接着吃午饭。

    午餐后,夏凉月和于是带着两包子回她的小楼去睡午觉。下午就让他跟白外婆学钢琴。

    大家都有意无意地让那小别的未婚夫妻单独相处。

    夏先生牵着小未婚妻回到兰亭院,迫不及待地亲亲抱抱举高高。

    秋望月觉得痒痒的,边笑边躲。

    “月牙儿,我想你想到要发疯!”

    秋望月温婉柔美的脸上尽是羞涩。

    “月牙儿,你想不想我?想不想我?”

    秋望月双手圈上他的脖子,凑上去亲亲他的唇:“我也想你。”

    夏先生眸色一深,咬住就不放。

    两人皆已然情动。

    夏先生低笑一声,抱起她就往楼上卧室走去。

    然后……然后画面就打了马赛克了。

    待云收雨歇时,已然夕阳西下。

    刚开荤,接着又两地分居素了好几日,夏先生凶狠得简直想把秋望月一寸一寸拆吃入腹。

    秋望月趴在男人身上两眼迷茫地想:以前他不是这样的啊!刚认识的时候他多高冷!现在动不动就这样!这到底是怎么了?

    “月牙儿,你在想什么?”

    温热的气息洒在敏感的耳边,让秋望月打了个哆嗦。

    “我在想,你以前……不是这样子的。”

    夏先生哑然失笑,捧着她比之前更娇艳的脸,亲亲她睫毛湿润的桃花眼,说道:“以前不认识你,所以我从未有过冲动。”

    即使有了肌肤之亲,秋望月还是不好意思跟他谈论这些:“快起来,一会要吃晚饭了。”

    夏先生起身,抱着她往浴室走去。

    穿戴整齐后,牵着手直接去了餐厅。

    秋望月装作若无其事,还有意拉开两人之间的距离。

    在座的除了于是和两个小包子,都是过来人,看到秋望月那张异常娇艳的脸蛋,哪还有什么不明白的。

    秋望月就是再强装淡定,也在长辈们意味深长的笑脸下,连两边的耳垂都鲜红欲滴了。

    夏凉月突然开口问坐在白外婆和夏奶奶中间的小侄子:“小然,你想要小弟弟还是小妹妹?”

    小包子双眼绿幽幽地闪亮:“小弟弟。”

    秋望月恨不得钻进地缝里去。偷偷掐了一下夏凉月。

    夏凉月握住她的手,还在对小包子说:“那你从现在开始,可以向天上的神仙许愿了。”

    “好。小然天天许愿。神仙会不会很快就听到了?”

    “是的。一年后小弟弟就下来陪你了。”

    秋望月的脸已经红得似要滴出血来。

    小包子很兴奋:“姑姑,小然存了好多钱,可以给小弟弟买玩具。”

    夏凉月笑容灿烂:“小然真乖!”

    夏先生看到身旁的女孩就要坐不住了,开口:“先吃饭吧。”

    夏奶奶乐得眯起了老眼:“吃饭、吃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