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作精小地主的致富路 > 第四百章 刨坑
    老百姓的日子一般就是刚刚够吃饱,胖了是福气,一般没点家底子的人家养不出胖人。

    女孩子家胖了叫珠圆玉润,好生养。

    这个回答无疑是气人的,那姑娘的脸都给气红了。

    “你得意什么呢?等以后到了王府还不就是一个贱妾!任人拿捏的东西!”

    “是的哦!”宁弯弯笑眯眯的:“人家都说宁做寒门妻不做高门妾,要不咱一拍两散,我回去继续做我的乡下土丫头?”

    “你……”那姑娘脸被气的更红了,像是被掐住了喉咙一样,话也说不出来了。

    还是宁淳风笑眯眯的按下了她指着宁弯弯的手。

    “忘了介绍了,这是我三妹妹淳飏(yang),她性子直爽,姑奶奶还请不要介意。”

    说完又指着另一个女孩子道:“这是我四妹妹淳飔(si)。”

    她们这一辈的女孩子从淳从风。

    宁子嫣上前福了福算是见过了。

    宁淳飏撅着嘴看都不愿意看她,一副十分不服气的样子。

    倒是宁淳飔客客气气的回了一礼。

    却被宁淳飏拽了一下,瞪了一眼。

    宁淳飔打扮的比较清淡简单,瞧着地位不是太高,像是庶出。

    好像也挺怕宁淳飏的,低着头往后退了一步,话都不敢说。

    宁淳风,宁子嫣,还有吴氏,和清平县府里的林氏那都像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

    区别就是前两者还是姑娘,笑虽然都是一个批次量产的,但多了些女孩子的美好,是一种对未来的向往。

    再加上府里那位老太太,就是这个时代标准的大家闺秀到当家祖母,最后退居二线的完整进化史。

    宁淳风笑着重复了之前的问题。

    “姑奶奶说说世子都有些什么喜好?”

    她说着进了屋,还坐了下来。

    屋子里头的丫鬟婆子就都退了出去。

    宁淳飏也哼了一声坐到了她旁边。

    宁淳飔却只敢站在一边。

    宁弯弯咳嗽了一声,背着手开始给他们上课。

    “世子这个人行为乖张跟一般人不大一样,你要是按着对其他公子哥的态度去对他那绝对是只会讨他厌恶!”

    “那要怎么办?”宁子嫣不由的问出了声。

    问完又觉得自己太着急了,神色不由就有些尴尬。

    尤其是宁淳飏瞪了她一眼后,就更是为自己贸然的出头后悔。

    宁弯弯才不管她那些,继续刨坑。

    “那当然也有法子,你们知道我第一回见世子都做了些什么让他这么些年都对我念念不忘的吗?”

    “什么?”这一回是宁淳飏没有忍住好奇。

    宁弯弯开始讲故事:“我第一回见着世子的时候我才五六岁,我记得那一年也是个大雪天,那一天是上元节,我跟爹娘上街看灯,一不小心就跟我爹娘走散了,我那时候小啊,不见了爹娘我就哭啊,哭的嗷嗷的,没成想没把我爹娘哭来,倒是让人贩子给注意到了,人贩子就哄我,说跟他们走带我去找我爹娘去,我那时候小啊,也不懂事,人家说啥我就信!这个时候世子爷就骑着白马出现了,那简直就是从天而降的盖世英雄,他纵马而来,一剑就劈掉了那个人贩子的半个肩膀!”

    宁弯弯讲的那叫一个绘声绘色,说到这里还拿手做了个下劈的动作,下的宁淳飔啊了一声。

    然后又觉得怪没面子的,神色也有些尴尬。

    宁弯弯喝了口茶,继续讲:“第二剑就斩下了人贩子的脑袋!上元节的时候街上人老多了,那些看灯的人都给吓的四散而逃,一瞬间这街上就剩下我一个了,我也不哭了,还乐的直拍手叫好,世子一瞧我这样,就来了兴趣,就带着我找到了我爹娘!我爹娘那也不知道他是世子啊,为了表达感谢就邀请他在我家住了些时日,这些日子我们两个自然是朝夕相处啊,后来我就发现了世子的一个特点,就是不管他做什么你都拍手叫好,他就很得意,很高兴!男人嘛,没有不喜欢恭维的,尤其是小世子这样做事跟常人不一样的,其实你别看他表面上装的好似别人怎么说他都无所谓,其实他心里还是在意的。”

    鱼舍是个很聪明的人,他从不拉帮结派,不和京城里的任何官员走的太近。

    也不让儿子结交这些人家中的晚辈。

    鱼非平时要么是在王府,要么溜到不知道哪里玩去了,再要么就是在宫里。

    京城里直传言这位小王爷性子乖张,行事张狂,具体是个什么样的人倒是少有人了解太多。

    这一听宁淳风就沉思起来,说的好像还挺在理的。

    “还有呢?”宁淳飏听的还挺认真的,见宁弯弯又停了下来还开始催促了。

    “咳咳……”宁弯弯捏捏嗓子,眼往茶杯上瞟。

    宁淳飏就瞪一边站着的宁淳飔:“你是猪呀,看不懂眼色呀?快给姑奶奶倒水呀!”

    “啊?”宁淳飔还有点神游天外,一下子没反应过来:“哦,哦!”

    等她反应过来忙给宁弯弯斟了一杯茶水。

    宁弯弯喝了才继续道:“还有就是世子啊爱英雄救美,他不就是在我差点被人贩子拐走的时候出现的,世子可是有一颗英雄心呢,娇滴滴的小姑娘落了难哪里有不出手帮忙的,不过就是世子这英雄救美跟别人不大一样,你落个水呀,扭个脚呀,我拿我性别担保他看都不会看你一眼!”

    “那怎么办?”这一次发问的是宁淳风。

    宁弯弯得意的道:“世子出手啥时候小打小闹过,这些事情根本就提不起他的兴趣,要来你就得来大的,要死就死的可惨那种,像分个尸呀,凌个迟呀那种!”

    “你别胡扯了!”宁淳飏一副被耍了的样子。

    “那要是失手了不死的透透的了!在说了,你那时候不是就是遇上个拐子世子不就救你了吗?怎么到我们这里就得分尸凌迟呀!”

    “哪能比吗?那时候世子多大,这会他多大?人年岁长了见识长了胃口自然也就更高级了!你小时候喜欢的东西现在还喜欢吗?”宁弯弯反驳。

    反驳完又继续道:“我也知道这些危险性比较大,但是也不是没有办法弥补,死的不够惨可以死的奇啊,发动你们的大脑想一想,什么危险最离奇,世子一定也有兴趣英雄救美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