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小说 > 玄幻小说 > 霍格沃茨新教授 > 第一百三十六章:邓布利多的行动
    对于夏然的提问,哈利不知该如何回答,发自内心地说,他明白自己确实还不够实力参加这一场战争,三年级的小巫师,能懂得多少魔法?又会几个攻击、防御、治疗等方方面面的魔法咒语?

    可哈利又不想被弗雷蒙教授拒绝,因为他渴望参加这一场战争,同伏地魔及其党羽进行斗争。

    “这一场战争不会只持续很短的时间,按照上一次战争的情况来说。”夏然还有一句话没说出来,原时空中第二次巫师战争,仅仅持续了三年的时间——从哈利四年级时的火焰杯事件结束为起点,到七年级期末的大决战,恰好三年——便以伏地魔的灭亡而告终,这一次不知会持续多少时间?

    “总之一句话来说,就是战争不可能短时间内结束,哈利,你们——包括珀西、罗恩、赫敏他们——都是魔法界的新生力量,现在还不是你们顶上前的时候,等你们毕业了,才算是有能力真正应对那些穷凶极恶的食死徒,还有不知多少的黑暗生物,巨人、吸血鬼这种。”夏然说道。

    哈利默默地点点头,他下定决心一定要好好学习了……嗯,最起码在魔咒课、战斗课、黑魔法防御术课上要好好学习了。

    他觉得自己还是做不到如同赫敏的那样全科精通学霸。

    谈话间,两人已来到了校医院,此刻病房灯光明亮,却正在熄灭,一张床上躺了麦格教授,似已睡着了。

    “我喂了米勒娃一点安神的东西,她已经睡着了,你们小点声。”庞弗雷夫人小声说道,“什么问题?哦,是了,这个昏迷的小精灵。”

    夏然按照庞弗雷夫人的指示,先将闪闪放在了一张床上,这是给人类用的,小精灵躺上去就像一个三五岁的小孩子一样。

    “庞弗雷夫人,这个小精灵叫闪闪,被伏地魔还是谁施加了夺魂咒,现在又昏迷了过去,你有办法吗?”夏然轻声说道。

    庞弗雷夫人微微一颤,似因听到了“伏地魔”这三个字的缘故,她仔细检查了一遍小精灵身体状况,吁出一口气道:“还好,没有大碍,只不过夺魂咒的后遗症一般来说都会持续一段时间,但这个也要看情况。小精灵的魔力抗性比我们巫师要好些,可给她施咒的又是魔力非常强大的巫师,恐怕要躺上个三两天才会清醒了。”

    “可怜的小精灵。”

    最后庞弗雷夫人怜悯地摇了摇头。

    “那就好。”夏然放下心道,“对了,哈利,你过来,顺便给庞弗雷夫人看看情况如何,他被食死徒抽了血……”

    “教授,我没事,真的,我都好了,你们看!”哈利连忙说道,并举起手来,示意他们自己的伤势已经好了,用不着检查住院。

    “好了,孩子,到这边来躺下,你身体好没好我检查一遍就知道了。”庞弗雷夫人说道,哈利没办法,只好过去躺在病床上。

    “教授,我明天还有考试……”哈利忍不住开口道。

    庞弗雷夫人不置可否道:“一场考试罢了,还是身体更重要,再说了,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情,明天还会不会继续考试都是一个问题。”

    哈利没话说了,只能认命一般的让庞弗雷夫人检查。

    咯吱~

    这时候校医院的大门开了,卢平和海格先后走了进来。

    “他没事吧,庞弗雷夫人?”海格用他一贯响亮的声音问道。

    庞弗雷夫人不满地瞪了一眼海格,说道:“小点声,病人都已经睡了。”

    海格做了个抱歉的手势。

    “他没事,但还是在医院住一晚上比较好。”庞弗雷夫人检查完了说道,见哈利张嘴有心反驳,又道,“反正在哪里睡觉都一样,而且今天晚上发生了这样大的事情,恐怕你在这里还睡得清静一些。”

    哈利一想也是,他如果返回了格兰芬多的休息室,绝对会有不知多少同学缠着问他发生了什么事情,他可能一整个晚上都别想睡觉了。

    这样一想,他就心安理得的躺在病床上了,睡意转瞬间就涌了上来,本来时间就已很晚,何况他还经历了那么多事情,又被抽了一瓶血用作伏地魔复活材料,即便后来恢复了活力,但睡意还是如潮水般涌来。

    不过这时几位教授之间的谈话他很想听一听,便强忍住睡意了。

    “邓布利多有没有什么安排,卢平教授?”庞弗雷夫人小声问道。

    卢平回答道:“他说要尽快赶往魔法部,与福吉当面聊一聊这件事——福吉没在魔法部也要找上他家去——福吉不能再当鸵鸟了,他认为神秘人不曾回归,难道神秘人就不会归来吗?”

    “很显然,按照现在的结果来看,神秘人已彻底复活归来,我们的魔法部必须通告整个魔法界,以提醒所有巫师提高警觉性,很可能十多年前二十年前的人人危在旦夕的局面,将要重演了!”

    卢平叹息。

    他就是从那个年代过来的,当时他就为凤凰社成员,同食死徒作抗争,他知道那种滋味,朝不保夕,可能第二天便会被食死徒找上门来,自己被杀掉,又或者亲朋好友的死讯传来,那是一种折磨般的日子。

    夏然就是在霍格沃茨上学的时候,接到了自己父母死在食死徒手里的讯息。

    在场之人,除了哈利以外,其他人都经历过第一次巫师战争时期,是故他们闻言神色无不凝重忧虑。

    毕竟谁也不愿意自己一觉醒来,就收到消息说亲朋好友死了,或者回家的时候,看见了一个黑魔标记悬浮在庄园上空——那往往意味着食死徒袭击了此处,死伤定是有着——那种感觉足以令人崩溃掉!

    “上一次神秘人倒台了,由我们获得胜利,这一次同样如此,我们肯定会获得战争的胜利!”海格重重握紧拳头,信心坚定地说道,“邓布利多还在,他可是神秘人唯一害怕的巫师,唯一可与神秘人正面对决的巫师!”

    “是啊,邓布利多……”

    几人略略放松了些。

    他们后面又聊了些什么,哈利已听不清楚了,他神思恍惚,精神发散,空空荡荡,陷入了较深层次地睡眠当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