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开局提现两百亿 > 第一百六十七章 沈掘好人哪!
        柳臻等人,则已经呆若木鸡了!

    这是何等的强者!

    这是多么可怕的力量!

    他们并不知道这是沈掘提现到盖聂的百步飞剑,眼睛看到的,就是他随便扔一根筷子,都能击穿钢铁、能没入岩石里面!

    那就需要莫大的功力才能做到。

    本来对于今天竹山论剑,大家是没有什么可期待的,五个执勤官,两个前辈高人,还有悬念吗?

    都觉得这就是走一个过场,就是镇压敲打沈掘的!

    选择在竹山这里,也就是要让他没有跳高楼之类手段,要凭真功夫,还是要被镇压。

    结果……张达原输了,也不算多意外,毕竟更强的封卿书也输了。

    可是现在居然连刘之问都输了!

    最不能接受这个结果的,毫无疑问是杜天德。

    刘师叔亲自出手,居然是这么一个效果?

    这简直是颠覆了他的想象,让他想要戳一下自己的眼睛,看看是不是出现了幻觉。

    但看周围大家鸦雀无声的反应,很明显都被震住了。

    “我输了!”

    不用等柳臻开口,张达原都能大方承认,刘之问也是马上开口认输了。

    他闪避的时候,手里还拿着拿把破菜刀,现在举起在手里面扬了扬。

    “后生可畏啊!你真的是让老刘我大开眼界,让我佩服不已!”

    沈掘也从那边走了回来。

    “是我抢先出手了,老刘前辈如果先出手,可能就没我什么事了。”沈掘笑着谦虚了一下,顺便捧了一下对方。

    如果只是神武门,可以不用在乎他,但既然刘之问也是特神局的顾问,从某种性质来说,可以算是职场同事,还是要给点面子的。

    刘之问苦笑:“如果我先出手,依然还是你赢的,无非就是我能多拖一会儿。”

    然后他又惋叹了一声。

    “你是一个好人。”

    “啊?”沈掘有点怀疑,突然发好人卡,让他感觉是不是有什么阴谋啊。

    “刚刚对小张的出手,你应该只是用了一点功力,对我出手,也没有用全力,但你考虑到我的实力更强,也不敢再用一点功力。”

    “但你怕控制不住速度,也怕我老胳膊老腿不够灵活,或者倚老卖老逞强硬碰,到时候就伤了我。”

    “所以你不仅仅选择了木头的筷子,还用盘子先挡了一下,给我一个预防效果,还主动走远一点。”

    刘之问的分析,让大家都连连点头。

    尤其是亲自经历过的张达原,现在连刘之问都输了,他真的没有负担了,觉得虽败犹荣,不是他无能,实在是对手太强大啊!

    沈掘被夸得有点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原来真是说好人啊。

    他确实是有这个心思,因为他也不知道威力程度。

    百步飞剑,顾名思义,是在百步之外都能飞剑杀敌!

    古代的步,和现在我们说的步,是有点不一样的。迈一脚为跬,算半步,迈两脚才算完整的一步。

    步幅方面,不会是按慢悠悠散步的距离,是大步走的距离。大约步幅就会是0.75米,两步就是1.5米。

    所以神箭手的“百步穿杨”,不是几十米外,而是一百多米外。

    再则,“百”在这里也是简称泛指,不会刚刚算好一百步,一百多、甚至几百步,都可以用“百步”来形容。

    所以“百步穿杨”,就是形容很远距离都能射得很准的神箭手。而百步飞剑,也就是很远都能飞剑杀敌的大招!

    十几米、几十米、百米之外……沈掘都没有测试过它们的差别是多少,退远一点当然是出于安全的考虑,要是把测评他的顾问干掉了,那真的是无法在局里待下去了,五十亿也要吐出,还要担责……

    刘之问看了一下杜天德,叹道:“天德,你还不明白吗?”

    “师叔,您是说……”杜天德有点没有反应过来。

    “以沈掘的实力,要杀刘登奎,是不是轻而易举?还需要用枪吗?”刘之问反问他。

    杜天德一震,大家也是觉得很有道理。

    以沈掘刚刚展现出来的实力,真的是随便就能灭了刘登奎啊!

    “以沈掘善良的心,也不会无缘无故去杀谁。当日在竹山,根据你们的调查,也是一个杀手组织约战他。”

    “还有莫丁他们,如果沈掘要杀,他们还能有命吗?”

    刘之问叹道:“这肯定是我们的人,恃强凌弱的心态,对于别人的步步退让,当成是可以欺负的对象,让人家忍无可忍。即便如此,沈掘也不想跟神武门交恶,才会是用枪支武器。”

    大家听着,怎么感觉有点怪?

    做为受害者一方的神武门的前辈高人,最早被击杀的刘登奎的伯父,刘之问居然为沈掘解释了一大堆?

    这简直是对沈掘的美化了!

    可结合刚刚沈掘的实力,又让他们觉得有道理。要不然解释不通啊!

    沈掘都被他搞得又不好意思起来。

    “老刘前辈谬赞了!我实在当不起善良好人,我是一个俗人,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仅此而已。”

    张达原这会儿是暗暗庆幸,他还好没有说太多难听的话,没有得罪沈掘太狠,要不然刚刚就可能顺便把他给杀了!

    “我代表神武门,作出决定,神武门和沈掘的恩怨,神武门这边,是完全抹去。沈掘兄弟,你不用受我的影响,如果他们得罪你态度,你还有不爽,你可以动手……”

    沈掘笑道:“没事,我和杜天德他们,上次已经说好一笔勾销了。”

    杜天德忙说:“对、对,一笔勾销了。”

    他现在也怕了……还好那天晚上没有坚持到底,前几天他还为封卿书不忿,现在看来封卿书输得不冤啊。

    刘之问的态度这么友好,让柳臻暗暗的松了一口气,他的话,才能算是让神武门真正的放下这恩怨。

    连刘之问这个顾问都搞定了,三盘也两胜了,是可以不用后面一场了。

    “这一场还是沈掘赢了,那……跟诸葛前辈的第三场,还需要继续吗?”

    柳臻小心的问了一句,她也不敢代诸葛残阳作决定啊。

    “不用再比了”这话,现场只有刘之问有资格劝诸葛残阳。

    不过从理智角度来说,诸葛残阳见识了沈掘的实力,应该不会再想要冒险吧?犯不着赌上自己的声望,只要没比,也就没有输啊。

    “你好。能否随我单独换一个地方?”诸葛残阳缓缓的开口,对沈掘说出了他的提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