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小说 > 玄幻小说 > 我真不是万道宗师 > 第一百一十六章 英雄!
    天外不知何时爆发金光,恐怖的气息如同汪洋一般翻涌,让人窒息。

    然而在场的所有学生以及在外厮杀的天南强者此时此刻却是露出了狂喜!

    一道剑光破空而来,庞大如山岳,浩瀚似怒洋,通天彻地,剑光之中似乎有世界沦陷,天地崩塌。

    那异族瞳孔猛的收缩了起来。

    轰隆!

    分明是剑光,可碰撞到之后,却是瞬间如同山岳相撞一般。

    势大力沉!

    那异族被剑光压的横飞出去,都是金身巨擘,可却有着无比巨大的差距!

    轰隆轰隆!

    天空中剑光不断炸响,爆发出恐怖的声响,浩瀚的力量自其中迸发,让那异族吐血连连。

    天边,一道道伟岸的身影缭绕着恐怖的光芒,屹立天穹。

    终于回来了。

    两位校长松了口气,此刻将压着的那口鲜血吐了出来,气息放心的萎靡了下去,他们早就已经要不行了,只不过一直压着伤势,强行催发实力而已。

    总督季霖,督领王业剑,此时此刻神念扫过,感受到了那车站附近的惨状,一个个怒火滔天。

    他们感知到了巨大的灵气源,恐生巨变,所以召集了一些强者,共同去探索,结果没想到……

    竟然发生了这样的事情。

    天南内部,被袭击了?

    他们又惊又怒,怒不可遏。

    车站内。

    所有异族面色大变,瞬间呆滞在原地,就如同被一股浩瀚的力量瞬间定在了原地。

    一道身影面带怒火,看着一群异族眼眸中闪烁着凶光。

    他身材高大,气息浑厚。

    赫然是天南第一战争学院的院长!

    金光涌动!

    那些异族强者在他的手底下宛若无力的孩童。

    一位位异族轰然倒地。

    而方弈,叹了口气。

    又望着天空之上的场景。

    一切。

    终于结束了啊。

    方弈一直强打着精神,现在终于可以放松了,天南的金身强者都赶回来了,一时之间,困倦如同潮水一般涌来。

    天空中。

    总督和督领降临,力压两位异族。

    “噗!”

    总督一剑破开一位异族金身的肩膀,势如破竹,对方根本没有反应过来,虽然他们同为金身巨擘,但是其中的差距却是天差地别,能够坐上一地总督之人,自然不会是什么普通金身。

    而督领自然也是如此。

    长剑乱扫,看似毫无章法,可却有迹可循,似乎牵动着某种规律,剑光每一次都以无比刁钻的迸发开来,让那异族目不暇接。

    “该死。”

    两位异族金身怒不可遏,但是却无可奈何,根本不是对方的对手!

    他们两个对视一眼,面如死灰。

    “阻止他们!”

    这两个金身要自爆!

    总督和督领面色大变,身后的那些接连赶来的金身强者一个个也都惊疑不定。

    轰隆!

    滔天的巨响在空中爆发,乌云被层层炸开。

    几位天南的金身强者面色铁青。

    底下,一位位异族接连倒下。

    有的异族被金身强者囚禁住,无法自爆。

    “看到了么?”

    总督小声说道。

    而一旁的督领面色凝重,点了点头:“他们,好像解脱了。”

    …………

    一处悬空而行的岛屿。

    此地。

    是万族皆知的监狱,被誉为地狱岛,然而在几年前,这里面关押着的就已经不是犯人了。

    “1921号,1921号。”

    有些沙哑的声音通过扩声器在整个岛屿上传开了。

    “1921号,就是她么?”

    一个面色枯槁的妇人领着一个四岁大的孩子,一大一小两个身影穿着破烂衣衫,踉踉跄跄的走着,周围的人看向她们的目光中带着复杂的神色,嫉妒,怜悯,或者是一种面向所有人的悲哀。

    “大人,我就是1921号……”

    那人仔细的查看了一下这妇人的身份,确定无误之后,猛地站直身子,整理了一下自己整洁而高贵的衣服,看向衣衫褴褛的妇人充满了敬意。

    “您的功绩会被族人铭记。”

    旁边有异族的人拿着相机,咔咔咔的照了几张:“大人,往左靠一点,光线好。”

    妇人失魂落魄的带着孩子离开了岛屿,随之而行的还有很多人,这些都是在这不见天日的地狱岛之中待了好久的人,当然了,地狱岛就在四年前已经被正式更名为光明岛,只不过在里面的人永远都知道,地狱依旧是地狱,穿上了衣衫,也只是给其他人看的而已。

    “妈妈,我们要离开地狱岛了吗?”

    周围要离开的人各个垂头丧气,沉闷的悲伤如同大山压下。

    唯有孩子们露出喜悦的神色。

    1921号妇人叹了口气。

    “妈妈,你为什么不高兴啊,我们可以出去了啊,你总对我说外面的世界很大,很美好,有许许多多好玩的,还有好吃的,为什么你不开心啊。”

    妇人慈爱的抚摸了一下孩子的头。

    “你还小,长大了你就明白了。”

    孩子努了努嘴,似乎对整个答案不满意。

    “妈妈,你说过,这里是囚笼,是黑暗的聚集地,爸爸会将我们解救出去……可是爸爸呢?”

    孩子很奇怪。

    他从小就没见过自己的爸爸,不过他不难过,因为他旁边的小伙伴也都没见过自己的爸爸,但是总会听妈妈讲起爸爸是一个怎样的人,有着专属于异族的英俊,磁性的声音,高尚的品格,高大的身躯是家里唯一的脊梁。

    闻言。

    1921号的身子微微一颤,她露出似哭似笑的表情,声音中似乎带着哽咽却又要装作欣喜的模样:“我们不是已经被爸爸救出来了吗?”

    “爸爸呢?为什么没来接我们啊?”

    “他啊,他是光明岛的英雄。”

    “英雄?很伟大吗?”

    孩子幼稚的声音让在场很多人都难以控制住了自己的情绪。

    在此地数万妇孺之中响起哽咽的声音,他们即将回归自己的生活,有的人痛哭了起来,可光明岛的异族忽然皱起眉,目光里有怜悯,但是更多的是不屑。

    “要出去了,高兴点,外面会有人来接你们的。”

    “哭哭啼啼的算个什么?”

    有的异族强者站在光明岛内看着这些妇孺,目光中有些许不忍。

    “既然死亡对他们来说是解脱,你们如何保证他们不会一心求死?”

    “唯有与人族强者厮杀过的人。”

    “才是英雄啊。”

    大人春风得意,又理了理衣衫,通讯器接连震动,然而他不去看都知道,那是酬劳到账的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