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小说 > 玄幻小说 > 王爷的美味小娇娘 > 第65章 一物降一物
烈语柔扔了VIP卡,她又从包间走了出来。不知道她要搞什么鬼,锦瑟只得跟在她的身后。
夏朱志正在同客人介绍店里的VIP,那是一桌友人在聚会。一桌菜加起来肯定够一张普通VIP。
客人是一位外地来的富商,他曾去过阳城的有家酒馆吃过饭。有家酒馆的菜给他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这次来帝京城做生意,看到这里也开了一家有家酒馆,自然选择了在这里吃饭。
“这位爷,这是本店送您的VIP卡。你拿着这张卡可以再帝京城店打9折。”夏朱志递上VIP卡。
“这张卡除了帝京城这家可以用,阳城的那家可以用吗?”富商看到卡片很新奇。他是第一次听说VIP这东西。
锦瑟上前笑道:“看来您是我们有家酒馆的老客人呀。我已经去信给阳城店的掌柜,这张卡在那边也可以用的。”
早在锦瑟找人定制VIP卡片的时候就已经想好,要两店通用。她去信给蓝田,相信VIP的策略可以讲阳城店的生意更上一层楼。
“不就是一张破卡片,能便宜几个钱。我看没什么好用的。”烈语柔在一旁阴阳怪气的道。
她在眼里有家酒馆就是个随时都会关门的小破店。还搞什么VIP,完全没有必要。这里无论是装饰还是菜品都没有自己的天香楼优秀,不久以为这里也会和前面的那些店铺一样倒闭。
富商却不是这样想的,他本来就很满意有家酒馆的菜。现在有了这VIP,他与一般的客人就不一样了。
“你们的VIP除了打折还有什么用?”他问道。
“有了这张VIP不仅仅可以打折,还可以排队的时候优先进店,在生日的时候获得还一个生日蛋糕。而且我们有家酒馆最近还推出了玫瑰花茶。只有VIP客人才可以买到。而且VIP可以升级,目前最高可以升到2级VIP。”
听到锦瑟的锦瑟的话,富商顿时觉得VIP非常的值得。他连连点头:“嗯,我很满意。以后我要常来你们店里。”
“这有什么,在天香楼尊贵的客人当然要优先进店,不用VIP也可以。什么生日蛋糕、玫瑰花茶,我听都没有听过。”烈语柔自己其实也很动心,可她嘴硬不愿意承认。
富商并不认识烈语柔,他好心解释道:“生日蛋糕是阳城有家酒馆才有卖的糕点。一年只有生日的时候才能买。玫瑰花茶我还没有喝过。”
被烈语柔觉得一文不值的VIP,在富商的眼里确是身份的象征。有了VIP,他能实行众多的权益。
“朱志,给这位客人端一杯玫瑰花茶来。随便也郡主也来一杯。”锦瑟吩咐道。
“谁要喝你的破茶!”烈语柔嘴巴是这样说,身体却没有动。
两杯玫瑰花茶很快就送了过来。
甘甜的味道,芬芳的花香,烈语柔从来没有喝过这么特别的茶。
“这个茶不错,再给我来一杯。”烈语柔端着茶杯,脸不改色的又要了一杯。
“对不起,只有VIP才能购买玫瑰花茶。”锦瑟无情的拒绝她,“刚才这杯是本人私人送你的。”
感觉受到羞辱的烈语柔立刻涨红了脸。怒气冲天道:“你是什么意思!本郡主有钱,一杯玫瑰花茶还买不起?我刚刚才得了一张VIP,还是001号。”
“您说您有VIP卡?可以呀,您拿出VIP卡,我马上叫人给你送来。”
这个可恶的庄锦瑟,我刚刚才把那破卡扔了,现在找我要卡。
“没卡,扔了。大不了我重新办就是!”烈语柔气急。
锦瑟露出亲切的微笑:“可以的,你可以选择再在店里购买5两白银的菜就可以。”
刚买了一桌菜,现在又要买,烈语柔气到长鞭就要挥。她的手握上了腰间的长鞭。
见情况不对,锦瑟秒怂:“或者你给我10文工本费,我给你补办一张。”
她是打不过烈语柔,要是她也能想周子沐那样厉害,还不怕什么瑶佳郡主。
从腰带里摸出10文,烈语柔甩到桌上:“赶紧的,我要喝玫瑰花茶。”
10文又买了一张VIP卡,可是为什么这张卡喝刚刚被我扔出的那一张一模一样。烈语柔被锦瑟气的七窍生烟。
为了一张刚刚被扔出了的VIP,她莫名又花了10文。
钱宝把烈语柔的扔出的VIP捡回来,让锦瑟坑了烈语柔10文。虽然钱不多,但他觉得郡主生的不轻。
掌柜危已!
“老钟叔,郡主在二楼发脾气。刚掀了一张桌子。”他急急忙忙去请老钟叔。
钟怡却一点也不担心:“掌柜把她怎么了?”
“掌柜刚给了她玫瑰花茶,要收她银子。她以为玫瑰花茶是送的。”钱宝也不知道为啥郡主的脾气这么大,刚刚掌柜明明说过玫瑰花只有VIP可以买。
既然是买的,自然要收钱。
“我去看看,你帮我看着点。”钟怡很快就上了二楼。
烈语柔刚掀了一张桌子,把二楼的客人都吓跑。她还想对锦瑟动手,被夏朱志拦下。
两个人正在过招,夏朱志忌讳她郡主的身份。不敢下狠手,两个人一时间难分胜负。
烈语柔越打越猛,她堂堂郡主,先帝亲封。怎么可能输给一个平民!
她一脚将夏朱志踢飞。
长鞭抽到夏朱志的背上,衣服被抽破,划出一道血痕。烈语柔还不解气,她挥舞长鞭又要出击。
“郡主手下留情!”钟怡出声阻止了正在施暴的烈语柔。
听到钟怡的声音,愤怒的烈语柔忽然没了脾气,收回手里的长鞭。她把手鞭重新缠在手中,挂回腰间。
轻声道了一句:“老先生怎么会在此?多年不见,钟老先生还是老当益壮。”
“不敢当,一别数年郡主出落得越发美丽。功夫也越发伶俐。”老钟叔似乎是烈语柔的旧识。
他说话烈语柔就站在原地静静地听,没有反驳也没有闹脾气。
这是个什么情况?暴躁郡主居然怎么对着老钟叔有这么好的脾气?
锦瑟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要知道她几次遇到瑶佳郡主,都产生了冲突。这个瑶佳郡主是属炮仗的一点就燃。
不知道两个人是不是因为八字不合,每次遇到一起那瑶佳郡主的长鞭就要打人。
“还望郡主给老夫一个面子,今日不要再闹。我替我家掌柜给你道个歉,你大人有大量,这个事就这么过去。”老钟叔给烈语柔行了个礼。
“老钟叔,不是我的错。”锦瑟见老钟叔为自己求情,不由的争辩道。
与钟怡相识多年的烈语柔呆在原地没有说话。她深深看了一眼锦瑟:“庄锦瑟算你厉害,钟老先生都帮你说话。今日我就放过你,下次我就没怎么好说话。”
由于钟怡的参合,烈语柔被迫放弃继续找茬。她快步离开有家酒馆,走之前还不忘拿走她的玫瑰花茶。
“老钟叔,你真是太厉害。烈语柔这么凶悍的丫头遇上你居然乖乖听话。你和她以前就认识吧?说给我听一下呗。”锦瑟用好奇的望着钟怡,眼里满是敬佩。
钟怡摇着扇子轻笑,回忆起他与烈语柔的过往:“这瑶佳郡主本名烈语柔,是烈将军的遗孤。烈将军戎马一生,战功赫赫。却不幸战死在沙场上。先皇为了补偿烈家人就封了烈将军的独女,也就是烈语柔为瑶佳郡主。”
“那你和瑶佳郡主是怎么认识的?”锦瑟忍不住插话道。
“老朽不才曾教过几年郡主武艺。郡主还念着老夫与她的交情。她从小就对武术很有兴趣,我作为她的启蒙老师教导过她一年。”钟怡并没有把所有的事情告诉锦瑟。
烈语柔不光是因为两人有交情才愿意放过锦瑟,而且因为他的背后还站着另一个人。
那才是烈语柔最忌讳的存在。
瑶佳郡主烈语柔到有家酒馆闹事的很快就被钟怡传信给了李皓月。与这条消息一起的是周子沐和锦瑟重归于好。
“阿夏,加快速度。我要在天黑前回帝京城!”李皓月将纸条揉成一团,摇着纸扇冷声吩咐道。
“是!”阿夏架着马车,他加速抽打马鞭,马车的车轮飞快的转动。
第二日,烈语柔被人恭敬的请到了李府书房。
那是李家重地,没有大事不可以打扰。
烈语柔在门口磨蹭半天,没胆子推门进去。
“既然来了,就进来吧!”门内冷漠的声音让她紧张的抓住自己的手。
不是说出了远门,怎么这么快就回来!早知道她该昨日就把庄锦瑟解决的。
后悔已来不及,她只能咬牙推门进去。
梨木大桌旁,白衣如雪的美人正冷眼瞧着她。
来不及欣赏美人的脸,烈语柔努力让自己平静下来,轻声唤道:“皓月表哥。”
“听说你去有家酒馆闹事,我记得我明明去天香楼警告过董掌柜不要找庄锦瑟麻烦。看来他没有把我的话记心上。”李皓月轻摇纸扇,慢悠悠的说道。
“不是的,他和我说过的。可是那庄锦瑟欺人太甚,她骗了我的钱买VIP,还想继续让我花钱。我一时气不过才动手的。”烈语柔狡辩道。
李皓月并没有理会她的话:“你只是我不听这些的,我只知道你找了锦瑟麻烦。这几天你不用出门了,乖乖在家学习下待人接物。”
“凭什么!是她先招惹我的,我堂堂一郡主,她凭什么在我面前嚣张跋扈。”烈语柔脾气上来不免争辩两句。
“就凭她是我妹!”李皓月手里的扇子一合,目光越发的冰冷。
听到妹这个字,烈语柔心情愈发气愤:“她是你义妹,我才是你亲表妹。”
“你没资格和她比!”李皓月一挥手,门外走进两位健壮的老婆子,“送表小姐回府,让她在府里好好呆着。再送个教规矩的管事嬷嬷,什么时候反省好了什么再出来。疯疯癫癫的嚣张样子,看着讨厌。”
“表哥。”烈语柔被人拖了下去,”表哥我错了!”她无论怎么挣扎都逃不出两位婆子的铁钳般的手,被强行塞上了马车压了回去。
接下来,李皓月要去找锦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