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小说 > 历史小说 > 赤之沙尘 > 第三十六章 嫌疑之地
    堂堂木叶拷问部队的特别上忍,居然被一个砂隐村下忍钻了空子。

    要说打击报复倒也不至于,森乃伊比喜的心胸还不至于这么狭窄。

    不过,这一次联合中忍考试第一试的总结报告,得好好阐述一下此次异常情况的前因后果,为今后同类任务提供参考。

    事已至此,得想办法补救才行。

    如果再继续放任不管,第十道题不用公布了,第二试死亡森林的团队生存考验都用不着。

    来个提前场个人赛,决出十名单挑强者,参加一个月之后第三试大会场最后考验就完结了。

    『要是这样倒是轻松不少,可惜不行啊!』

    森乃伊比喜看了看时间,又大致估算了一下剩下的考生人数,然后郑重地敲了敲黑板。

    主考官森乃伊比喜突然的动作,让在场的考生都停下了手里的事。

    急得满头大汗的奈良鹿丸、抓耳饶腮不知所措的漩涡鸣人、迟迟等不到支援的洛克李和秋道丁次……

    一个个将来名声在外的忍者,现在就像遇到大救星一般看着满脸严肃的森乃伊比喜,等着这位主考官来宣布新事项。

    稍微有点脑子的考生,也都差不多察觉到了这场笔试的异常。

    考试难度明显超出了常理,这不符合中忍考试的初衷,再不做出改变,本届联合中忍考试将会成为笑柄。

    变成这个样子,当然不是联合中忍考试主办方木叶村愿意看到的!

    让第一试变得这样尴尬,这么骑虎难下的,肯定是那个卑鄙无耻的砂忍傀儡师大丸。

    不是没有人想要改变处境,但这需要全部在场考生都放弃干涉竞争对手收集情报的行为才行。

    类似囚徒困境的理论场景,一般忍者学校高年级学生都有接触,虽然涉及不深,但基本道理还是略知一二的。

    集体放下成见,一起度过难关才是最优选择,但偏偏大家无法团结合作。

    个人最佳选择、小队最佳选择和在场考生的整体利益完全背道而驰。

    在完全无法信任的竞争对手之间,哪怕提前做好约定,也无法保证有人在拿到答案之后,不会给还没有拿到答案的竞争对手设置障碍。

    已经写好答卷、安全过关的小队袖手旁观,不时还推波助澜。

    还没写完的下忍束手无策,眼睁睁看着和自己一样醒悟太晚的倒霉蛋们一起慢慢滑落深渊。

    靠考生们自救已经是不可能的事情了,只有监考官有能力、有权力临时改变考试规则来补救。

    绝大部分考生犹如久旱逢甘霖,只有大丸脸色大变。

    『做的太过火,适得其反了吗?』

    最麻烦的是,勘九郎现在不在考场,要是不能及时回来,勘九郎将会丧失考试资格,并且连累我爱罗和手鞠,尤其是我爱罗,如果没有获得联合中忍考试第三试的资格,肯定没有可能在中忍考试中顺利地解放一尾守鹤。

    要是发生这样的剧变,木叶崩溃计划肯定会发生重大变故,一切将会朝着完全不可控的陌生方向滑落。

    往更深的层面想,如果我爱罗、勘九郎和手鞠全都止步第一场笔试,大丸将成为此次联合中忍考试里,砂隐村下忍的领军人,部分原本我爱罗、手鞠和勘九郎负责的任务,肯定将由大丸来完成。

    游离在“木叶崩溃计划”的边缘伺机而动,大丸还不太排斥,但是深度参与其中,以自己目前的小身板,真的能够活着离开木叶村?

    大丸看了看时间,才四点过五分,离预订公布第十道题的时间还有十分钟,勘九郎能及时赶回来么?

    “你们这帮废材,真是给忍者这个职业丢尽了脸面!”

    森乃伊比喜吸引了在场考生的注意力,重重地拍了拍讲台,

    “我原本对你们还有所期待,看来还是高估你们了。有鉴于此,我决定提前公布第十道考题,并且临时添加一项让你们更加绝望的规则……”

    说着的森乃伊比喜,面露阴森之色,

    “接下来,对你们来说,到底是愉悦的天堂、还是痛苦的地狱呢?真是让人期待……”

    『不好,要遭!』

    大丸急忙通知夜目给千发了数个信号,同时双手手指微微抖动,傀儡秘术——操演·人身冴功全力发动。

    与此同时,千也知道了大丸的打算,只是……

    『危局自救C方案,已经危险到这种程度了?』

    虽有疑惑,对队友充分信任的千,还是毫不犹豫地开始执行大丸的吩咐,左手持扇,遮住自己的面容,聚集了全身查克拉,发动了自己最险恶的一个幻术,秘药粉末混合幻术查克拉,被千全部吸入鼻孔。

    一瞬间,千的身体开始不住地颤抖。

    『原本好不容易开发出来的秘技,第一个承受的居然是自己,真是讽刺!』

    听从大丸的吩咐,对自己展开幻术攻击的千变了脸色,眼神失去焦距。

    随即一眨眼的工夫,瞳孔再次清澈的千,神色像是变了一个人,正是山中井野趁此机会脱离了囚笼。

    惊慌失措的木叶女忍者完全没有搞清楚状况,忙不迭地结印,终止了秘术·心转身之术,精神迅速回归自己的身体。

    察觉到千的动作,大丸赶紧用傀儡丝线压制千的幻术反应,阻隔部分神经缓解其痛苦。

    匆忙脱困的山中井野就没有那么幸运了,延迟了数秒钟之后,刚刚清醒的女忍者痛苦地尖叫一声,随即再次扑倒在桌子上,浑身不停地颤抖。

    突如其来的变故,吸引了考生和考官的注意。

    正准备宣布新规则的森乃伊比喜眉头一皱:

    “怎么回事?”

    坐在山中井野边上的木叶中忍监考官圣西门走上前,检查了一下山中井野的状态,

    “意识不清,是犯了急病?”

    担忧山中井野的奈良鹿丸猛地捶了捶桌子,大声叫道:

    “怎么可能,从来没听说井野有什么急病,一定是有考生偷袭,我觉得应该剔除不遵守规则的家伙的考试资格!”

    “闭嘴,是不是有问题,在场考官自会判断!”

    森乃伊比喜呵斥了情绪激动的奈良鹿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