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召唤群雄帝王系统 > 第四十三章:都这样了还忧国忧民
    “你熬的?”赵长青感觉自己的眼皮越来越沉重,昏睡之意逐渐席卷全身,若不是还有先天境界的修为支撑,恐怕现在就已经睡过去了。

    朱彦修再次点头确定,“是我熬的啊大殿下。”

    赵长青咬牙切齿,苦苦支撑自己保持清醒,他现在唯一想做的就是弄死这个龟孙,为什么要害本殿下?你这个刁民!

    他迷迷糊糊中,看到了一位身着龙袍的男子,心里突然意识到了什么,愈发细思恐极,心想道:“不会是老头要弄死我吧?这些天也不知道咋回事,稀里糊涂打了几个胜仗,老头该不会是觉得我功高盖主了吧?

    艹,我也不想打赢的啊,谁知道咋回事就莫名其妙的赢了!我的昏庸值啊!…嘶,不对,等一下,项南天死了没有?他要是死了,我昏庸值咋办?不行,他可不能死。”

    他刚想开口说话,却发现身上那种酥麻的感觉已经蔓延到了舌头,在开口说话,已然很费力,他是想问清楚项南天究竟怎么了。

    长乐看到他神色略显激动,便说道:“哥哥,你刚才晕厥了,若非御医给您熬制的这碗汤药,你还无法苏醒呢。”

    汤药?

    给我熬制的汤药?

    这真是汤药?

    这能是汤药?

    为什么我喝着跟以前某些人给我下的蒙汗药一样。

    他无法开口说出一句完整的话,只能用自己最大的力气,说出一两个字,“陈…庆…”

    长乐看到赵长青这般有气无力的样子很是心疼,隐约听到他在念叨谁,贴耳临近一听,听到了,便慌忙起身,向门外问道:“陈庆之陈将军可在外面?我哥要见你。”

    曹参一听,当即踏入行宫,半跪来到赵长青身旁,作揖道:“大殿下,末将在这里,您有什么事,和末将说一样,待会末将转交给陈将军。”

    赵长青使出所有气力,在床榻边写写画画,曹参一时看不懂,但是长乐冰雪聪明,在一旁看到了些端倪,不敢确定道:“这好像是一个项字?”

    赵长青费力的点点头。

    完犊子了,昏睡感越来越浓郁,得在昏睡之前问问搞明白项南天到底咋了,不然睡不瞑目啊!

    “项字?”曹参皱眉喃喃自语,随后开口道:“殿下,您是想知道楚国元帅项南天的情况?”

    赵长青再次微微点头。

    曹参顿时老泪纵横道:“殿下啊,您都这样了,还如此关心战事、忧国忧民,您让老臣好生惭愧啊!”

    众人都听到了他所言。

    一副病重之躯在危难之中还不忘为国为民的忠义形象,跃然浮上心头。

    啥叫鞠躬尽瘁死而后已?

    大皇子这就是!

    大魏皇帝看此不由得心中难受起来,“这就是朕的好儿子啊,长青啊,朕有愧于你,魏国,有愧于你啊!”

    众人:“都这个时候了,大皇子还如此放心不下战事,当真是犹如古之大贤啊!”

    赵长青:关心你大爷,忧国忧民你二姨,老子那是怕赚不了昏庸值!

    唉。

    也无法开口说话。

    真是气死了。

    赵长青只能尽最大努力,瞪眼瞧着曹参。

    曹参潸然泪下道:“根据现有的情报得知,项南天目前生死不知…”

    赵长青心里现在就怕听到最后那四个字,一个劲儿拼命摇头,手指了指站在一旁的御医朱彦修。

    长乐不明白是什么意思。

    朱彦修吓了一跳,然后再次欣喜若狂起来,这是要奖赏我了吗?

    曹参试探性说道:“殿下,您的意思是派出御医为项南天诊断疗伤?”

    大殿下手指御医,其意思不就是想让御医出使楚军,一探虚实吗?

    赵长青听到曹参的话,心里一激动,不知从哪生出来的力气和精神,竟让他说出一个字来,“对。”

    可他妈说对一次了啊!

    这个曹参还是可以重用的嘛!

    然而众人听到曹参所言,一下子都炸开了锅一般,什么意思?派出御医为项南天诊治?这不是助纣为虐吗?

    不过转念一想,他们觉得事情没有这么简单,毕竟大皇子的计谋,一般人可看不透啊!

    众人当中,还属朱彦修情绪波动大,啥意思啊?让我去楚军?干嘛啊?找死啊?还为项南天治病?他可是敌国元帅啊!

    曹参心想:“又猜对一次啊!”,然后又问道:“殿下,是派这位御医前去吗?”

    赵长青听到这话又激动了。

    不是派他啊!

    就他那个医术,怎么为项南天治病?

    派我魏国最好的御医啊!

    然而…

    下一秒,大皇子又晕了。

    曹参被吓了一跳,急忙让御医上前来再为大皇子诊治。

    御医怀着莫名情绪,给大皇子把起脉来,静下心来之后,他突然闻到一股奇怪的味道,这个味道传自于……自己熬制的汤药里?

    什么味道呢?怎么以前熬制这种汤药没有闻到过这种味道呢?

    这个味道还有些熟悉。

    是什么呢?

    卧槽,是曼陀罗花。

    我居然加了这玩意?

    我为什么加了这个玩意?

    莫非是刚才抓药太匆忙的缘故?

    刚才熬药时是那几个刚入太医院的医生放药草的,自己也没留心看…

    觉着这药天天熬,又这么安全,也没什么副作用,所以就没怎么在意,站一边光思考大皇子为啥昏厥呢!这可咋办啊!

    这玩意加多了可使人陷入重度昏迷啊!

    哎呦卧槽!

    怪不得大殿下让我去楚军呢!

    合着是觉得我药下错了,是个庸医啊!

    等朱彦修胆颤心惊的松了脉搏,曹参才急切问道:“如何?”

    朱彦修道:“大皇子目前已经无恙了,只需沉睡一段时间,苏醒之后,便可痊愈。”

    能怎么说?

    我说下药下错了?

    脑袋还能要吗?

    听到赵长青无忧,众人当即踹出一口浊气,大魏皇帝问曹参道:“刚才大皇子的说要派御医为项南天诊治,这是什么意思?”

    曹参作揖道:“启禀陛下,大皇子殿下真正的意思是看病是假,一探项南天真病假病才是真。更何况即使我们有心为项南天治病,楚国人,敢放心喝我魏国的药么?

    所以大皇子的真正意思就是想让我们查探清楚,项南天究竟有没有真的病倒,如若项南天病倒了,接下来就是我魏国反攻一举制胜的机会。

    不得不说,大皇子这条计谋,杀人诛心啊!可堪比古之圣贤,亦可与兵圣人相提并论。”

    大魏皇帝点了点头。

    满朝文武明悟。

    一众名媛心存感激佩服之情。

    真的,没谁了。

    病成这样还不忘国家大事…

    伟人啊!

    朱彦修这时说道:“莫非真让微臣去那龙潭虎穴?”

    大魏皇帝瞪了他一眼,“怎么?你不愿去?”

    他瞬间被这个眼神吓了一身冷汗,战战兢兢的跪在地面,开口道:“微臣不敢啊!只是微臣从未见过项南天,仅凭微臣一个人去,怕是认不出来谁是项南天啊!

    万一敌军随便找来一个人忽悠可该如何是好?微臣贱命一条死不足惜,倘若因此坏了军政大事,那么微臣百死莫赎啊!”

    一个字怂。

    两个字真怂。

    赵长青:我没想让你去,是曹参没明白我意思,我是真心实意想为项南天看病啊,怎么到了他的嘴里就成计谋了?

    曹参来到朱彦修身旁,宽慰道:“既然大皇子执意让你去,肯定有其深意,阁下不必担忧,楚军这一遭,我自会与你同行。”

    朱彦修想哭。

    啥啊就大皇子让我执意去!

    那是大皇子觉得我下错药了!

    想让我去楚军毒死项南天呢!

    可这话能摆明了说吗?

    我咋就这么倒霉啊!

    “护国公…”朱彦修‘热泪盈眶’。

    曹参拍拍他肩膀道:“好了,不用说了,我懂,放心,万事有我呢。对了,你有家人吗?一大把年纪了,可有后代?练过武吗?几品境界?我怎么感应不到?到时候如果逃命能跑吗?”

    致命连打。

    朱彦修……

    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