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召唤群雄帝王系统 > 第四十九章:过渡
    所谓三才阵,是以‘天、地、人’冠名的军阵之法,通俗来讲就是一个灵活多变的战斗队形,这种阵型攻守兼备。

    一般先是由重骑掠过,再由长枪兵候补,盾牌兵放置在最后方,随时准备迂回前进,或防守或进攻,在某种程度上来讲,堪称完美无缺。

    所谓四门兜底阵,是指四方军队之间互相连通,四门皆死门,虽少变化,但却是最好的陷阱,能够完美遏制三才阵势之间的变化路数。

    当重骑掠来时,大开中门,左右冲击绞杀,当长枪兵配合重骑掠阵之时,四方军队彻底散开,最后合围出击。

    总而言之,四门兜底阵是天然的城堡战垒,也是骑军的致命克星,在防守上面,有着得天独厚的优势。

    具体的也不多说,反正就一句话,如果楚军到时候真的用三才阵来攻,肯定是魏军赢。

    赵长青假借自己要休息为由,赶走了曹参和大魏皇帝,然后独自享受美食。

    他本身便是先天境界的武者,虽说被朱彦修一不小心下错了药,但胜在年轻又有武力藏身,所以元气很快就恢复了。

    现如今吃起东西来都是狼吐虎咽,十分有活力。

    本来朱彦修是要走的,但是被赵长青拦住了,理由是晚上我要是在晕倒咋办?就搁在这里守夜吧!

    朱彦修自知人微言轻,大皇子都如此要求了,他还能怎么办?硬走?不切实际啊!

    等大皇子一人吃饱喝足之后,这时长乐进来了。

    赵长青将她赶走,但她死活不走,就差拿脚踹了,这妮子犟起来十头牛都耕不坏,不是,说错了,是拉不动。

    非要在这里照顾他。

    没办法,赵长青只任由她如此了。

    赵长青擦了擦嘴角的油渍,突然问起朱彦修,“你是父皇的人?”

    朱彦修没有任何犹豫的点点头,后来仔细一想又摇了摇头。

    我是宫廷御医,自然是皇帝的人,但是好像大皇子问话的这个语气有点怪啊。

    “你是庸医吧?”赵长青又问道。

    朱彦修一愣,立马又摇摇头,回答道:“殿下,微臣怎么可能是庸医呢?”

    赵长青‘哼’了一声后,开口道:“那你怎么解释今天那碗蒙汗药?还是说…是父皇让你怎么干的?”

    朱彦修本想解释这个事。

    但被一旁静静矗立的赵子龙吓到了。

    因为他看到他腰间佩剑竟出了点儿鞘,又见他走至门外静静守候。

    其意思就不言而喻了。

    实在是大皇子后半句话太过于骇人了。

    这可是皇宫啊!咋啥话都敢说呢?

    估计那名叫做赵子龙的牛逼侍卫守在门口,是怕我一不小心说错话或者大喊大叫怕我逃走吧?剑出鞘是方便待会拔剑快点儿,好杀我吧?

    你们也忒狠了吧!

    再怎么说,我也是一名御医啊!

    朱彦修此刻直冒冷汗,扑通一声跪倒在地。

    长乐更是不知忌讳,直接脱口而出道:“什么?今天哥哥喝的那碗药是蒙汗药?你这个庸医,赶紧从实招来,为何如此待我哥哥!谁让你这般做的?你要是不说,我就…我就活剥了你!”

    一边说着还一边还踹了朱彦修两脚。

    朱彦修被踹到在地,官帽都掉在地上了,他也没心思捡,急忙辩解道:“大皇子啊!您听微臣解释啊!其实…其实是微臣抓错药了!”

    “抓错药了?”赵长青瞪大了眼睛瞧着朱彦修。

    你一介堂堂御医,居然跟我说抓错药了?

    你觉得我会信吗?

    朱彦修胆颤心惊的点了点头,欲哭无泪道:“大皇子啊!我说的都是真的啊!今天微臣实在是没有见过这么大场面,一时不小心就…就酿成了这种过错,微臣…微臣愿…”

    “愿咋滴?以死谢罪?”赵长青好奇问道。

    朱彦修听到‘死’字,一个劲磕头求饶,“殿下饶命啊,殿下,臣只是一时之过,您看…您要不罚臣吃屎如何?”

    吃屎总好比身死吧?

    赵长青闻声大笑起来,长乐与赵子龙二人各有些笑意。

    此时此刻,朱彦修的模样实在是太滑稽了。

    赵长青笑后开口道:“你可知道身为御医,给皇室中人看病开错药,会受到什么惩罚吗?”

    “您刚刚不是说了吗,赐一死?”朱彦修脱口而出道,他现在满脑袋都是害怕、惊惧。

    赵长青摇了摇头,伸出三根手指,平淡道:“少说也得夷三族吧?”

    朱彦修喘嘘一声,抚摸着自己的胸脯道:“还好还好,臣是孤儿,现在还没成家,九族都找不到,更遑论三族了。”

    赵长青道:“那好吧,就你自己去死吧。”

    朱彦修快被吓哭了,“殿下,您不会来真的吧?”

    赵长青反问道:“那还能有假?”

    朱彦修一屁股坐在地面,两眼渐渐无神,显然是被吓懵了。

    赵长青笑着摆了摆手,开口道:“行了,起来吧,不想死可以,但是我问你问题你要如实回答,不然子龙手中的利剑可不认人!”

    赵长青语音刚落,赵子龙便彻底将长剑出鞘,向朱彦修逼近两步,将长剑架在了他的脖颈处。

    朱彦修浑身打颤。

    赵长青开始问道:“给本殿下说实话,你到底是不是父皇的人?”

    朱彦修这次学乖了,不敢摇头,说道:“殿下,微臣只是在太医院任职,并不是陛下的亲信啊!”

    赵长青又问,“那是我那几个弟弟的人?太子?三皇子?还是皇后娘娘的人?又或者…”

    说到这里,赵长青双眼一寒,“是他们?”

    ‘他们’,是害此身原主人身死的罪魁祸首。

    赵长青通过自己在魏国编织的一张利益网,重重打探下,才对他们有了一点儿了解,他们是江湖上最危险的杀手集团。

    这么多年来,赵长青一直苟且的活着得原因就是因为他们。

    他有很多次想要从皇宫一遁了之,除了自己的姐妹之外,便是他感觉,这个杀手组织一直在密切监视自己,只不过这两年来,因为自己的纨绔,使他们对自己没有这么重视了。

    但是一旦自己假死逃遁,有大部分概率,他们会找上门来,到时候就怕假死成真死了。

    他那个时候只希望着,自己的便宜姐姐能够学成归来,借助蜀山剑宗的威望,能够护自己一世周全。

    因为根据他了解到的那一部分,大魏江湖上,除了蜀山剑宗,再无任何门派可以与之抗衡,昔年那位断指乞丐在的丐帮,或许可以和他们对抗,但是在许多年前,断指乞丐就已经走出大魏,远行他方了。

    据说是要打遍天下练掌武者,将自己那套已经遗失了几招的掌法想办法取长补短的补全。

    可朱彦修知道啥啊,他啥也不知道,平日里除了看病才能接触那几位皇子,像平常那些人自个儿一年到头能见几遍?根本不可能密切接触的啊!

    他道:“殿下,我和他们不熟啊殿下!”

    这是实话。

    赵长青皱眉道:“你谁的人都不是,是怎么躲开太监试药这一个环节,直接将汤药放在我嘴里的?”

    朱彦修这时看了看长乐。

    长乐顿时不好意思的低下头去,柔声道:“是…是我把汤药抢过来的。”

    赵长青彻底无语。

    啥药啊就直接往我嘴里送?

    不会先找人试药吗?

    连这点儿心眼都没有,是怎么在皇宫内院里活下去而且还一活这么多年的?

    奇葩啊!

    赵长青没有怪罪她,而是是继续向朱彦修说道:“本公子看你有点儿医术,今后就别在太医院干了,过了跟着本殿下吧。”

    朱彦修为难道:“殿下,您有所不知,微臣在太医院日子已久……”

    “一年两千两白银。”

    朱彦修挠了挠后脑勺,“如果殿下执意如此,等我回去之后跟掌院说一声吧?”

    “两千五百两。”

    此时赵子龙已将利剑收回,朱彦修恭敬作揖道:“承蒙殿下厚爱,彦修回去之后,就立刻告诉掌院,争取在两个月之内,结束太医院的任职,前来投奔大殿下!”

    “三千两。”

    “这……”

    “爱来不来,不来拉倒,子龙,送客,让这黑心货滚他丫的。”

    赵长青怒了。

    三千两什么概念?

    一位正七品御医的年俸禄只在1200两左右,三千两已经足够多了!

    这是赵长青给他的死工资,不会出现打赏之类的东西,但是御医在后宫给皇室成员诊治,有时治好一位贵人,还会受到赏赐。

    抛出这方面的原因,赵长青这个死抠才会把给朱彦修的工资提升到三千两。

    三千两换到现在人名币,约等于六十万。

    年薪六十万啊!

    这在北上广都是直奔小康的生活水准了!

    现在的京城可不就是前世的北上广?

    朱彦修不敢在试探下去了,他立即做出回应,“承蒙殿下不弃,彦修必当尽效犬马之劳!”

    赵长青听到这个回答,才算是满意的点了点头。

    本殿下不需要你‘尽什么孝’,只需要你把自身庸医的属性发扬光大就可以了。

    到时候本殿下让你给谁看病你就得给谁看病!

    今后像那些清官啊,廉臣啊,搞点昏迷的药让他们天天喝,一气儿喝到不能理朝政为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