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召唤群雄帝王系统 > 第七十六章:到达京城
    赵长青的操作,芈月是真的看不懂。

    明明自己已经那般对他了,他还要派遣专门的军队来保护自己?甚至要一路护送自己到京都?

    等等,他不会是派这些骑兵来监视自己的吧?

    嘶,这样一想,他也太居心叵测了吧?

    但是他花费这么大心思,来监视我们这支使节团队,有什么用吗?

    搞不懂。

    索性就不去想了。

    她让御辇来到赵云身旁,然后她掀开御辇的车帘,探出头问向他,“来时本公主了解了青州不少情况,据说青州本地的军队,不是被我楚国打散了吗?怎么会突然冒出来这样一支骑兵?”

    按理说有些话赵云是不应该给她讲的,但是为了不让楚国轻视魏国,尤其是不让她看扁齐王殿下,他还是针对这个问题作出了回答,

    “这支骑兵,其实是齐王殿下来青州之前就已经准备好了。齐王殿下深知用兵之道,又精通练兵之术,所以在短时间内才能拉起这样一支骑兵而不成问题。”

    芈月心中一惊。

    她看过一些兵书。

    又在军营里待过一段时间。

    所以比较了解在短时间内拉起一支虎狼之师是何等困难,百年前楚国兵仙项云或许能做到,但是这个赵长青也可以做到?

    这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

    但这个赵云却将这件不可能的事情说的如此淡然,为怕我生疑,肯定是在信口雌黄。

    赵长青怎么能比得了我国兵仙?

    她又问起了别的问题,“事先本公主出言侮辱过齐王殿下,为什么他又派遣你来保护我?出于什么想法?”

    赵云闻声,心里就生起一股怒气,冷声道:“若不是我家主公事事以家国为先,怎会派遣我来保护于你?

    你们楚国打得什么算盘,齐王殿下知道的一清二楚,是绝不会怕你们楚国的离间之计成功的!”

    离间之计?

    芈月懵了。

    这话怎么就随随便便脱口而出了?

    什么意思啊这是?

    怎么就离间计了?

    她看到赵云的神情有些冷淡,也是气不打一出来,拉上车帘躲在御辇里就生闷气。

    然后心里一想,这名魏将这般待自己,就使自己如此生气了。

    那自己那般对待齐王赵长青,他岂不是要气砸了?

    那他为何还派人保护我们使团?

    莫非…他并没有生气?

    他有这份肚量?

    思考至此,又听御辇外赵云道:“齐王殿下早已知道,公主此举,乃是要让齐王殿下他与我魏国朝堂心生嫌隙,所以,齐王殿下怀恨之余,才会派我前来。

    在齐王殿下眼中,家国面前,任何私人恩仇,都不显得这么重要了。”

    芈月闻声,才发觉这个赵长青不就和父皇想的一样吗?

    她再次拉开车帘,看着赵云问道:“是不是赵长青现在很恨我?”

    赵云哼声道:“公主殿下以为呢?就算是寻常女子对寻常男子,说出那样的话,对男子而言也是奇耻大辱颜面全无。

    更何况你与我家主公身份特殊,所造成的影响自然更大,我主公所折损的颜面尤为更重!”

    芈月轻咬了咬嘴唇,拉下车帘,坐在御辇里闭上了双眼,不知在想什么。

    二人的谈话也由此而终。

    她也逐渐觉得,印象里的那个赵长青不再是那么讨人厌,渐渐也对他起了一种云里雾里的神秘感,迫切想要亲自去揭秘。

    两日后。

    魏国都城到了。

    赵云向楚国使团告别,“前方不远就是长安,按照大魏律法,地方军不得入长安,所以诸位就此别过!”

    说罢牵过马头就要走,一万铁骑闻声而动。

    芈月急忙下了御辇,叫住赵云道:“赵将军且慢!”

    赵云扭头看了看芈月,皱眉道:“敢问公主何事?”

    芈月竟微微作揖道:“还望将军回去之后,告诉齐王殿下,芈月前些日子多有失言,望他不要怪罪。”

    就算不嫁给赵长青,但以后终归要嫁到魏国的,还是不要得罪身在青州位高权贵的王爷了。

    谁知赵云竟这般回答,“公主殿下,你多虑了,齐王殿下没有那么心胸狭隘!告辞!驾!”

    一万铁骑随他而去。

    芈月望着赵云等人离去的背影,望着遥远的青州方向,怔怔出神。

    此时,楚鸿突然下马来到她的身边,说了句话,使她回过神来,“这支军队,怕是在不远的将来,会成为我楚国劲敌。”

    芈月听到这句话,摇了摇头,道:“不会的,只要我还活在这世上一日,楚魏两国之间,就永远不会有战争发生。”

    楚鸿一愣,迅速反应过来,“公主您的意思是,要执意嫁在魏国了吗?”

    芈月悲苦一笑,“不然还能有其它办法吗?”

    言尽于此,重新上了御辇。

    楚鸿暗自双拳紧握。

    魏无忌也是牢牢握紧了手中长剑。

    青州,齐郡,王府。

    赵长青等得快不耐烦了。

    终于磨灭了所有的耐性。

    他在等谁呢?

    在等赵云。

    等到实在是等不下去了,他才问向护卫在他身边的侍卫,“两天了,就算跑到京都也得快回来了吧?他们可是骑兵啊!赵云到底跑哪去了?不会迷路了吧?!”

    整整两天了。

    他在苦盼着赵云赶紧送来将楚国使团驱逐出青州境内的消息。

    但是…

    怎么还不来?

    这时,隐匿在暗处的剑阁弟子回答道:“启禀齐王殿下,赵将军不正是奉了您的命令,护送楚国使团到达京城吗?”

    赵长青一愣。

    缓缓皱起眉头。

    他感觉这事不太对劲儿。

    闻到了不妙的味道。

    奉本王的命令?

    赵长青赶紧问道:“几个意思?把话说明白,怎么就成了护送她们了?”

    剑阁弟子也是愣了愣。

    然后回答道:“赵将军说奉了您的命令,要多照顾楚国使团,言下之意,不就是护送楚国使团到达京城吗?

    赵将军离开青州之时,属下本以为王爷是知道的啊,难道赵将军此举,并非王爷授命?”

    赵长青闻声。

    惊讶的嘴巴都合不拢了。

    整个脑袋都开始变得懵懵的。

    他有气无力的挥了挥手。

    示意让剑阁的那名下属退下。

    然后一屁股躺在了躺椅上。

    嘴里不停的在念叨着一些东西,

    “完咯!完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