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召唤群雄帝王系统 > 第八十二章:迩来穷人杰
    这次跟随楚国使团而来的武者士卒还是很多的,听闻公主要跟随魏国公主去参加一个小诗会,就派遣了近三十余名士卒保护她的安全。

    而且又是在魏国都城,芈月的安全问题,根本用不着考虑。

    毕竟她要是出了事,该头疼的是那些魏国当权者。

    此番芈月微服私访,准备探访一下京城民间对于齐王赵长青的看法,不宜太多人跟随,所以只让楚鸿跟在了身边。

    魏无忌不放心,隐匿在远处一直在暗暗保护着她。

    楚鸿在跟随芈月闲逛长安街道时,憋在心里一个问题,想要问她,道:“公主殿下,照您所说,魏国中人,根本不待见我们。我们何苦还要留在这里继续遭受他们的白眼?”

    芈月望着一望无际的蓝天白云,心里略显惆怅,摇了摇头,终是开口道:“如若是以前的我,可能半刻都不会在长安久待。

    但是现在的芈月却不可行那种事了,只因为了楚国,为了两国的联盟,为了让晋国的美梦破碎。

    楚大哥,我相信,如果你换做是我,也会继续待在这里的不是吗?而且说一千道一万,造成今日这种局面,也只能是我咎由自取。”

    楚鸿一脸深情的望着她,欲言又止,一时不知该说什么是好,只觉得有些心疼她,家国大事,为什么要由女子来挑?

    “若不是这个赵长青,我们的处境远没有这么差!”楚鸿想了想,觉得问题关键还是在于齐王。

    芈月道:“其实这件事情,从头到尾都是我的错,而相比于他,我实在太小人肚量了。其实从他派遣那支骑兵护送我时,我就应该猜想得到,他这是在以德报怨。

    可惜,当时我实在对他没有任何好感,但经过这几天的事情我发现,这个人真的很神秘,毁誉参半。

    要么很无能,要么很厉害。不管是哪一种,都能被世人传以极端,足矣见的他非寻常人。”

    楚鸿道:“那现在…公主对他……?”

    芈月道:“现在对他还不了解,所以才想着来市井当中,看看寻常百姓对于这位齐王是如何评价的。”

    楚鸿对赵长青可没有什么反感啊,而且在心爱的女人面前谈及其他男人,能有好话?但凡说在心爱的人面前说别的男人好话的,要么这人是个憨憨,要么就是贱,很明显,楚鸿两者皆不是,

    “我看这个赵长青,也没公主殿下您说的如此神秘,不过就是一个普通王爷罢了,像他这种生长在皇室的纨绔,能有什么本事?能指挥一千人作战,算是顶天了。”

    芈月听到他说的话,暗自摇了摇头,忽而又想到长乐昨日所言,便轻声开口道:“他…可不是什么只会享受荣华富贵的纨绔。”

    楚鸿顿时有点儿诧异,‘嗯?’了一声。

    芈月不想回答,指着前方一处茶馆道:“走这么久也累了,不如喝口茶歇歇脚。魏国的京城很大,要是都逛过来,怕是要整整一天,我们也不急于一时。”

    楚鸿心里在胡思乱想,表面上却装的很淡定,点了点头,什么话也没讲,就跟随芈月进入了这家茶馆。

    茶馆小厮看到这二人身着华丽服装,当知是贵人,所以不敢怠慢,连忙擦拭了一张桌子和两个板凳,请他二人入座。

    芈月倒不是真口渴了,随便让茶馆小厮上了两杯茶,就让他忙去了。

    这处茶馆和赵长青之前在京城中常去的茶馆面积相差不大,该有的设施,比如说书台等,全部都有。

    二人喝茶期间,说书先生正好在说书:

    “齐王殿下当时心想,“城下敌军,为何只呈口舌之利而不攻城呢?”,随后,只见敌军轮番骂阵,才推算出,这是敌军疲军之计。

    于是,齐王殿下心生一计,派遣斥候,告知曹国公与陈将军二人,在战胜之后,不可犹豫,前后夹击楚军周兴部队……”

    芈月听的起劲。

    楚鸿小声问道:“这评书说的是哪个齐王,赵长青?”

    芈月点了点头,没有正面回答他的话。

    当今这世上,除了赵长青之外,还有哪个齐王?

    肯定是他啊!

    只不过这说书先生所讲的故事,是真是假呢?

    不过从区区一茶馆说书先生都如此传颂赵长青,怕是他真的有些真才实学,而且没准像长乐她们说的那样,还是文武双全。

    看到自己的心上人如此陶醉于赵长青的故事,他便气不打一出来,突然向那说书先生大声道:“照你这么说,这个赵长青还有未卜先知的能力?这世间之人,岂有此等能耐?

    就算是正儿八经的道家门人,也绝对没有这个能力,我看你这老头儿所说,尽是虚言!”

    芈月一听他竟这般说话,立马就感到了头痛。

    这种话两个人说说就够了,怎么能如此大声,说给其他人听?要知道,这是魏国啊!

    果不其然,茶馆里的众人纷纷拍桌而起,向他声讨,一个个皆是怒声道:“你乃何人?竟不认同大皇子的能耐?”

    “就是,齐王殿下他神才天授,岂是你这种凡夫俗子所能够理解的?”

    “竟敢如此侮辱齐王殿下,真是气煞我也!气煞我也!”

    “……”

    说着说着,众人还欲动手。

    茶馆小厮见状不妙,死死劝住几位站立身子的客人。

    他就抱着一个心态,来这里做客的可都是大爷,怎么能打架呢?万万不能的。

    万一要是在我这里打了起来,这小小的茶馆还能要吗?还不得被他们拆了啊!

    众人闹归闹,但说书先生表面淡定的一批,可能心里也是有点慌吧?

    楚鸿见他们竟敢挽起袖子和自己打架,心中自然气不过,也欲起身。

    但被芈月劝住了,只听她道:“不好意思各位,我这位朋友其实是想了解,当今齐王殿下究竟是怎样一个人,毕竟我们是从外地过来,对齐王殿下还不太了解。”

    芈月怕自己的容貌过于惊艳,有招摇过市之嫌,所以给自己戴了个面罩。

    众人听这女子说话还算好听些,便决定还是莫要将事情闹大,又都坐了下来。

    那说书先生趁机道:“刚才这位姑娘说,想了解一下齐王殿下,其实啊,民间倒是有一首打油诗是说的齐王殿下。

    此诗曰:道生衍万物,何处谓风流?

    迩来穷人杰,长青之于顶!”

    楚鸿一听这诗,心里气砸了,豁然起身,怒声道:“好大的口气!天下之大,莫非就他一个人杰?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