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召唤群雄帝王系统 > 第二百三十七章:继承国运
    封禅仪式继续。

    赵长青站在中央祭坛中,将传国玉玺高高举过头顶。

    与此同时,五行祭坛的光柱重现,依旧是以点带面,将全国三山五岳的龙脉气运都是激起,随后化作一条条云雾缭绕的巨龙奔向天幕。

    能够发觉此等异象者,唯有陆地神仙与大地皇者。

    天幕之中,有七彩祥云出现,是为祥兆。

    七彩祥云中有气运天柱喷涌,直接灌输在赵长青高高举过头顶的玉玺当中,再由传国玉玺作为媒介,将气运全部转化到赵长青的身上。

    这种效果持续了半个时辰左右,才算是彻底将大魏国气运与自己融为一体。

    此时此刻,赵长青能够敏锐的发觉,除了自己身上具有的异火以及灵力之外,还发现了第三股力量,它非常特殊,融入四肢百骸与每一滴血液当中。

    他感觉自己随时都能够调用这股力量,与大地融为一体,借助大地的力量对敌。

    这就是气运的妙用。

    整个魏国疆域,也都发生了细微不可察觉的变化,似乎这些山脉之间存在的灵韵,在这一刻都有了一个主人一般。

    如果真的有一个主人存在,肯定是现在的赵长青。

    在继承气运之后,他不由自主的感悟道:“怪不得世人都说乱世出英雄,乱世当中,气运无主,能者居之,这才使乱世人杰辈出。

    而这盛世之下,大地气运尽归皇帝,也不知这到底是好是坏。不过,言而总之,对自己没有坏处便是了。”

    在继承国运之后,赵长青并没有急于离开,而是在等那名替自己挡了拳头的道姑苏醒。

    根据这几日的调查得知,这名道姑叫做禾宁,乃是玄灵子的师叔收的一个徒弟,而这禾宁的师父,在禾宁第一次下山时,便就选择闭关潜修了,不准任何人探望。

    这一次他徒弟受伤,本该是要知会他一声。

    但怎知,人家早就知道了,并且送来了治疗内伤的灵丹妙药,但就是不出关看看自己的徒弟具体伤势如何了。

    来不来的,倒也不影响赵长青。

    一开始见了这名道姑之后,赵长青觉得她与之前见过的那个茶馆姑娘就是长得像而已,可是接连几天她昏迷在床,赵长青每日都会来探望之后,就认清了她,这确实那个曾经笑起来很甜的茶馆姑娘。

    她在不笑的时候,也是一副很清纯靓丽的模样。

    但是为什么,今日在一看她这副面容,会有些冰山脸的感觉呢?

    她到底经历了什么?

    为何突然间就在泰山修道了呢?

    而且居然还修成了陆地神仙修为,真是有些世事变化难以预料的感觉。

    赵长青今日又来到了道姑昏迷的床榻旁。

    周围都是人,朝廷中人、道门中人都有。

    赵长青向玄灵子问道:“按照她这个伤势,什么时候能够有好转?”

    目前,他已经继承国运,朝廷中,还有很多事情需要自己处理,虽然想着等待她苏醒,但总不能一直在这里等待下去。

    玄灵子回道:“陛下放心,再过几日,应该便有好转了。”

    赵长青点了点头,道:“那就好,如此我便放心了。”

    就还几日而已,等得起。

    他是真的想知道,为什么眼前这个女子要几次三番的救自己。

    算这一次,已经是第三次了。

    他起身,想要出去走走,吩咐赵高道:“一定要多派一些人手,将这个姑娘保护好,她疗伤期间,除道宫几位长老掌门之外,就别让其他人来打扰了。”

    赵高作揖道:“是,陛下。”

    在他心里,这可是一件非常要紧的差事。

    因为他从来没有见到过陛下居然对一名女子这般用心。

    就算是贵妃娘娘与淑妃娘娘,也没见过陛下这般着急上脑的。

    看来这个女子,如果不出意外的话,应该就要飞上枝头变凤凰了。

    赵长青在外面走了许久,想要一个人静静,理理接来下的思路。

    现在自己已经继承了国运,国内一片欣欣向荣的场景也让自己五味陈杂,接下来,还要赴三帝会盟的大会。

    感觉做了皇帝之后,就有了数不清的事情需要自己处理。

    他听玄灵子说,那日突然出手的其实不是天机子老前辈,天机子在那一日与自己会面后,便就陷入了沉睡,突然出手的,是禾宁的师父,一位半步天人境界的高手。

    半步天人境,也是很夸张的存在。

    他想去见见这个高手,便在道宫中人的指引下,来到了禾宁师父‘云行子’的闭关山洞前。

    没想到他刚刚来到这里,就听见山洞中传来声音,“陛下,贫道就知您会来,请恕贫道在闭关的紧要期间,无法现身相迎。”

    “你知道朕会来?”赵长青驱散了左右,有些好奇。

    他心中在想,道宫里这些老不死的,都这么有逼格吗?

    一国之君前来,都不带出来的。

    而且一个个整的很神秘啊!

    不得不说,道宫这个地方真是一个卧虎藏龙的地方。

    其它国家的道宫也有魏国道宫这般的底蕴如此变态吗?

    江湖的水,还真是深啊!

    云行子答道:“陛下是否想要询问有关我徒儿的事情?”

    赵长青点了点头,开口道:“确有此意,不过你徒儿身受重伤,难道你就不去看看吗?”

    云行子苦笑道:“这都是我那徒儿的命。”

    赵长青道:“命?你这徒儿,朕感觉似曾相识,当年京城内有一处茶馆,茶馆中有一说书姑娘,与你徒儿简直就像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

    云松子说道:“陛下猜的没错,其实当年的那个茶馆姑娘,就是我徒儿。”

    赵长青皱了皱眉头说道:“可是,当年那个茶馆姑娘,双眼不明。”

    云松子慢悠悠说道:“陛下可曾记得在您年少时游走江南,救下的一位姑娘?后来被云游四方的一位道人给救走了。”

    江南救得一个姑娘?

    赵长青记不太清楚了。

    不是因为曾经他去江南救了很多人,“你是说江南道那年大旱?”

    云松子说道:“正是,大旱那年,陛下慈悲心肠,救济了一位双眼失明的小姑娘,陛下又命您的属下将她妥善安置。贫道当时云游四海,恰巧遇到了这个姑娘,见她天资聪慧,便收为徒弟。

    这丫头性格倔强,在知道您是魏国的大皇子后,不敢与您相认,知道您喜爱喝茶,便想着在京城中开间茶馆,想着能够时常见到您。

    她的那双眼睛,乃是属于天生残缺,只因自身体质过于逆天,所以才会有如此残缺。唯一的办法,就是修成仙人体魄,摆脱掉凡人躯壳的限制,才可让双眼复明。

    而那日,赠您符箓,是因为,她的修为已经到了瓶颈,要回道宫突破陆地神仙,修成仙人体魄,又担心国家危难之际,你会遇到危险,便求贫道为陛下制作成了这道符箓赠给了您。

    您在青州边境外遇险的那一天,她便决心冒着从此以后修为不得寸进的风险去寻你了,之后便一直就在暗地里保护你,不敢与你相认,是因为心中有自卑感,她认为自己不过就是一个平凡丫头,哪能够摊上陛下您这个高枝?

    后来的事情,陛下便都知道了。”

    听完这一段长长的话,赵长青心里有些五味陈杂。

    他没有想到,原来这个世界上还有一位女子再为自己默默付出这么多东西。

    因此还遭遇了很多磨难和生死,知道今日,自己猜恍然大悟....

    这是一件很羞愧的事情。

    他与云松子又闲聊了片刻,便深呼吸一口气,离开了这里。

    禾宁,复姓慕容。

    赵长青不知道等她苏醒时该怎么面对她,脑子里乱成一团麻,到底该怎么样,才能不会辜负待自己如此深情的女子呢?

    这个世上,恐怕除了她之外,很难再有另外一个女子向她这般待自己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