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召唤群雄帝王系统 > 第二百八十八章:全部杀掉
    过了一会儿,从晋国营帐中传出,晋帝没有死,只是轻微受了一些伤。

    赵长青厚颜无耻的差人去晋帝营帐中探查消息,美名其曰是关心晋帝身体,并且还说明,荆轲的行动乃是他一人为之,并不是接了他的授意,目前荆轲已经被自己大卸八块处死了,还望晋帝不要动怒。

    这不是睁着眼睛说瞎话吗?

    假设真的是荆轲自己的意思,那魏国干嘛还要派遣军队去冲进我晋国的军营呢?

    后来赵长青派遣的那个使者给出了回答,说是得知荆轲要准备刺杀晋帝,那些部队,都是派往晋军营中协助晋军去捉拿荆轲的,但是来到贵国营帐后,与你们晋军发生了一些小冲突,但是这些小冲突,绝对不会影响两国之间的盟约以及关系。

    同时还希望晋帝能够安心疗养。

    这可真是杀了人还要去人家的丧事上逛荡一圈儿。

    但是事先有晋帝旨意在,不得与魏军短期内发生冲突。

    这可让那些晋军将领们感到了十分的憋屈。

    晋帝向他们说,“魏国派遣这个使臣来这里,就是要看一看朕的情况,倘若朕以及诸位恼羞成怒,去批判以及征讨魏国,那么反倒是如了他们的意,现在我们最需要做的便是隐忍,这个仇,早晚有一天是能够报的。”

    现在这些晋军将领们都不知道晋帝的真实情况如何,还真以为他只是受了一些惊吓与轻伤,无关大碍而已。

    晋帝那样对他们说,自然有他的道理,他现在根本就没有这个时间再与魏国发生任何的争执,他必须在仅有的生命期限内,去完成几件事情,而对于魏国来讲,他已经没有这个精力再去分心对付他们了。

    或许,晋帝应该是晋国有史以来最憋屈的一位帝王了,遭遇到刺杀之后,还不能向魏国翻脸,这真的是让他感到了莫大的耻辱与憋屈,但是他真的没有丝毫办法。

    魏国派遣到晋军大营打探虚实的使者回去之后,便将此刻他们那里的情况全部告诉了赵长青。

    根据他所言,晋帝目前只是有些面色苍白,但是说话声音铿镪有力,不像是身受重伤即将命不久矣的样子。

    赵长青听到这番话不由得皱了皱眉头,难道费尽这么多的心思,还没有将晋帝杀死吗?那这也太让人感到意外了吧,之前所做的一切,都付之东流了?再去刺杀晋帝,还能成功吗?

    晋帝还让这名使者给赵长青带话说,等他的身体好些之后,依然可以继续三帝会盟,毕竟,不能为了一个竟敢擅自做主的野狗而毁掉三国好不容易迎来的会盟大事。

    诸葛亮在听到这句话时,倒是莞尔一笑,向赵长青说道:“陛下,微臣猜测,即使晋帝一时半刻死不掉,也必然不是轻伤,肯定是身负重伤了,不然的话,他是绝对不会如此心平气和的意欲稳住我魏国,因为,发生了刺帝这种大事,再不济,晋国军营也会对我军持敌对态度才是,但现在的情况是,晋国一切如常,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反应,令人感到奇怪。”

    经过诸葛亮这么一番分析,赵长青觉得很有道理,先别管晋帝现在的状况到底如何,单论晋军的态度,就挺令人可疑的。

    而后,赵长青又听诸葛亮说道:“陛下,此刻我们也要多加提防楚国了,魏晋之争,楚国一定会想办法分一杯羹,微臣怕他们最近会有什么异动。”

    赵长青道:“他们要是看热闹不嫌事大,朕不介意给他们一些教训,前年加上去年的战争,已经将楚国真正的精锐军队都拼光了,现在的楚国,已经大不如从前,对比我们魏国的实力来说,可谓不堪一击,更何况,朕还安排了曹参时刻盯着他们的一举一动,他们那边,倒是短期内没有什么可忧虑的。”

    诸葛亮一听这话,就知道皇帝此刻有无敌于天下的意思,这可不是什么好兆头,楚国再不济也是一个国家,针对他们,目中无人可是不行的。

    不过陛下就是陛下,魏国需要陛下的这股霸气,其余的事情,就让做臣子的操劳就可以了。

    楚帝在得知魏国居然派人刺杀晋帝一事后,显得尤为震撼。

    看来这个三帝会盟是开不成了,甚至一不小心还很有可能将楚国卷入魏晋两国的战争中去,这不附和现在楚国的整体休养生息的国策,于是楚帝连夜带着大军后撤了四五百里。

    魏晋两国在得知这个消息之后,都有了不同的感觉。

    反正在魏国这边,赵长青正痛骂着楚国。

    他们此刻选择后撤,谁都能想的明白,那就是不愿在短期内掺和魏晋两国之间发生的事情,很有可能他们已经准备好了坐收渔翁之利的想法。

    魏国刺晋帝一事,很快就传遍了天下。

    有人说,这是魏国的报复性手段,没有什么可讲的,毕竟是晋国先主动刺杀的人家晋帝,别人不仁,还不允许人家魏国无义了?

    也有人说,魏国刺杀晋帝的事情,和魏国的关系不大,很明显这是魏国锦衣卫副指挥使荆轲为了一己之私去刺杀晋帝的,这里面根本就没有得到人家魏帝的同意,而荆轲为什么要刺杀晋帝呢?

    有人推断,荆轲想要做一些足以让自己名流千古的事情,既然刺杀楚帝不成,人家就去刺杀晋帝,只要晋帝一死,还何愁不名动天下?只不过,反正此刻荆轲已经死了,已经没有人知道,为什么荆轲会去刺杀二帝。

    更有人说,这一切都是魏国的阴谋,其真正目的,就是魏帝想要杀晋帝,以报当初的遭遇刺杀之仇。

    他们对魏帝这个动作褒贬不一。

    不过就目前从晋国百姓的口中可以得知,魏帝这样的做法是不仁不义,反正他们不会去讲自己国君的坏处。

    外界的看法,都影响不了赵长青。

    在距离晋帝刺杀过去的第三日。

    晋帝突然召集了这次跟随他来参加三帝会盟的所有大臣,说是有要事商议。

    那些大臣们都来了,除了北凉王世子徐凤云。

    他于前日一早接到来自于北凉王的密报,已经提前跑路了。

    不得不说,北凉王看事情还是很准的。

    他从徐凤云给自己送来的情报中看出来,魏帝去见自己的儿子,绝对不简单。

    事出异常必为妖,目前整个长留山脉一带的局势都可谓是暗流涌动,若是这个时候自己的儿子出现了什么意外,北凉可就没有未来了,于是便让他的儿子连夜从长留山脉撤退回北凉,不必关心晋帝的看法。

    如果中间有沿途关卡不让徐凤云撤回北凉的话,那么就让他易容成一个平凡百姓,率先返回北凉。

    晋帝盘腿坐在床上,面前隔着一张纱布。

    他有气无力的问向身边的神秘高手,说道:“北凉王世子徐凤云来了吗?”

    这位神秘高手名叫商天洪,乃是晋国境内极有名气的剑客,被当地江湖人誉为剑神,于六年前,跟随晋帝,平日里就负责他的安危。

    商天洪听到皇帝的问话后回答道:“回禀陛下,北凉王世子徐凤云在前日深夜便就率领凤子营走了,据说是要返回北凉。”

    他故意隐瞒这件事情,就是怕晋帝知道以后会动怒,眼下晋帝的身体,确实不能有太大的情感波动了。

    晋帝闻声猛烈地咳嗽几下,而后叹道:“唉,罢了,大人的事情,就不让小孩子掺和进来了,今后有时间告诉北凉王,就说朕放了他的儿子,将来,他得将这个情还报给朕。”

    商天洪作揖道:“是,陛下。”

    晋帝又问道:“他们都来了吧?”

    商天洪点了点头,有些不忍心的看这几日体重迅速下降的晋帝,眼眸中似有泪水在徘徊,若非强忍着,很可能就有点儿泣不成声了。

    晋帝笑了笑,喃喃道:“好,好,很好。”

    眼下,那些跟随着晋帝来到长留山脉的大臣中,有绝大部分都是太后一党的肱股之臣,他们此刻都是生起一种不好的感觉,进而面面相觑。

    有人突然对自己的性命起到担忧。

    有人觉得晋帝好像即将要命不久矣,这样一来,距离晋国大乱,可就不远了啊,得将这件事情想办法告诉太后与大将军,请她们早做决断。

    也有人觉得今天好像是有什么大事要发生,但是偏偏猜不到是什么大事,所以一直跪在地面上皱眉不止。

    有亲近晋帝的大臣抱拳问道:“陛下,您的身体...”

    但是刚开口,就发现今日这个场合,不适合问这些问题。

    这当真是关心则乱啊!

    晋帝知道这个声音是谁问起的,于是隔着一层纱布,向他笑了笑说道:“无碍,朕的身体朕心中有数。”

    那位晋帝亲信大臣,终是摇了摇头,什么话也不说了。

    他知道,晋帝的身体绝对是出现了大问题。

    时间紧迫,容不得晋帝在将时间拖延下去了,于是他便直接开口说道:“将这份名单上的所有人统统杀了。”

    何谓语出惊人?

    这便是!

    本来晋帝将他们弄到三帝会盟这里,是想慢慢找理由弄死他们的,但是现在事情有变,容不得晋帝在继续拖延下去了。

    所有的太后一党的大臣们听到晋帝那番话,都是心里一咯噔。

    晋帝说这话是什么意思?

    商天洪拿到名单,开始叫出每一个人的名字,

    “毛向!”

    “仇侯!”

    “裴载!”

    “.......”

    每每念出一个名字,就会被帐外的大将强行拉出去。

    而后,跪拜在营帐的大臣们就听一阵手起刀落的声音,让自己心里吓了一跳。

    他们被拉出去的时候,面容是绝望的,嘴里还在不断的说着些什么,有的人是在向晋帝求饶,有的人则是在怒骂晋帝,说他残暴不仁,但是毫无例外,无论这些人怎么说,被拉出营帐外之后,很快便就没了声音。

    晋帝这一次,是豁出去了。

    也不怕背负骂名。

    爱咋滴咋滴吧!

    有的太后一党的大臣们,还没有念到他们的名字,他们便就开始害怕自己和被拉出帐外的人有相同遭遇,便一起声讨晋帝了:

    “陛下,太祖皇帝曾言,不杀士大夫啊!”

    “陛下,敢问这些人犯了什么过错?!”

    “陛下,您这样做,是在违背祖制,这些大臣们并无滔天罪行,何须一死?!”

    “陛下....!”

    但是无论他们怎么去说,晋帝始终是无动于衷。

    按理来说,此来长留山脉一带的太后一党的大臣们都快死绝了,晋帝一党的亲信都应该高兴才对,但是此刻,他们每个人的脸上,并无什么高兴的神情。

    因为他们都明白,晋帝这样不问缘由、不问罪名的处置这些人,恐怕真的是命不久矣了。

    不然的话,陛下何须冒着彻底激怒太后一党的代价,去做这些事情呢?

    徐徐图之不好吗?本来现在陛下的势力就已经稳稳压住了太后一党了,只要在需要几年,等太后死了之后,那些太后一党的大臣们,就如同是失去了靠山不攻自破了啊!

    现在这样做,只能说明,陛下没有时间继续等待下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