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召唤群雄帝王系统 > 第三百五十一章:巡游天下
    两殿的建成,将魏国整个民族的凝聚力都是前所未有的拔高,可能现在才是真正意义上的君民同心。

    在魏国,赵长青就是信仰。

    是普天之下的老百姓们都信任的存在。

    谁要是敢在京城里说赵长青半句坏话,无需官府出面,老百姓们的唾沫星子就会直接将他淹死。

    两殿的祭祀完成之后,赵长青便想着去楚国进行封禅的事议了。

    目前,楚国的土地都已经被攻占了下来,而且还进行了一系列的土地整改,让楚国当地的百姓们已经渐渐接受了亡国的事实。

    一切都堪称万事俱备,只要在楚国继承封禅之后,继承了当地的气运,那么赵长青就是集两国龙运于一身了,或可冲击那个至高境界。

    当然,这也只是他的幻想而已。

    毕竟,古往今来,除了那几位载入史册被民间百姓们代代相传的圣人以及目前已知的至高境界的天人外,几百年来,便在没有人步入过那种境界了。

    按照道宫天机子前辈的说法,赵长青推断出,是古法已经消失,而现在的法,无法接续前路,进而止境。

    不然的话,光是凭借目前自己的战斗力,没有道理不能步入到那层境界当中。

    宣政殿里。

    群臣议事。

    赵长青说出了自己想法。

    说实话,群臣挺不愿皇帝又这样一走了之,因为,自从陛下出征回来以后,还没有坐镇京都超过一年半载,他们担心,再这样下去,国内的政治局势会有些不稳。

    而且,就算是马上皇帝,也不能这样吧?

    见群臣默不吭声,赵长青的目光凝聚在诸葛亮身上,说道:“这事你怎么看?”

    诸葛亮也是觉得这件事情无需这般操之过急,毕竟,楚国的土地就在那里,跑不了。

    最近连年来的征战,已经让大魏多地的百姓入不敷出叫苦连连了,即使他们对皇帝没有什么怨言,但终归是一种隐患,相较于封禅,诸葛亮觉得,身为一名皇帝,而且注定是要成为千古一帝的皇帝,他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去做。

    他在听到皇帝的问话后,仅仅只是思虑了片刻,便是作揖回答道:“陛下,微臣以为,目前的当务之急,是要稳定各地百姓情绪,尽快恢复生产,使各地休养生息,至于封禅一事,什么时候都可以,没有必要一定是现在。”

    “稳定百姓情绪?”赵长青皱了皱眉头,反问道:“这话是什么意思?”

    诸葛亮如实回答道:“陛下有所不知,在您出征楚国之时,因国家要建运河的缘故,财政出现困扰,只得在江南各省道加税,使南方各道百姓们的日子雪上加霜,最终无奈,微臣才想陛下提议,停建运河一事。”

    到现在,这个运河还没有恢复建造。

    赵长青开口说道:“你是说,是要朕巡游天下,安抚各地百姓民心?”

    诸葛亮有些喜出望外,但是表面的情绪却控制的很好。

    他最初的设想,就是让陛下坐镇京都一段时间,将国内的情况完全恢复正常之后在说封禅的事情。

    可陛下说的那‘巡游天下’四字是极好的。

    若是这样做的话,肯定会让各地的百姓们心悦诚服,不在有丝毫怨言。

    到时候,等国家缓过来这个劲,在对他们减免税收也为时不晚。

    否则,万一真积起了什么哀怨的情绪,这就会像是一颗种子一样,扎根在魏国的腹地生根发芽,不怕一万就怕万一,有些事情不得不防。

    他直接对皇帝作揖回答道:“陛下,若如此,实为国家之幸,百姓之福啊!”

    赵长青二话不说,道:“准了,择日巡游天下。”

    对于他来讲,只要不一直憋在皇宫里,去那里都可以。

    众臣们听到皇帝陛下要去巡游天下,他们觉得,诸葛丞相的这个建议不失为一个好方法,这样的话,能够在绝大程度上使国内局势迅速稳定,不在人心浮躁。

    这一次,对于赵长青来讲,是穷游。

    很简单,国库没钱了,他不愿意自掏腰包。

    诸葛亮他们根本就不会想到,就算是国库的总银两在巅峰时期,都比不过赵长青私库的钱财多。

    后宫诸位嫔妃,赵长青只带了曹蒹葭与太子赵弘庆。

    一开始本来是想带皇后的,但是考虑到,二圣必须有一位留在京城才可万无一失,令自己高枕无忧。

    所以,就带了现在并无子嗣的曹蒹葭,这样也能够让皇后安心。

    这次穷游非要要带着赵弘庆,主要也是想让这孩子跟着自己见见世面,不然的话,老是憋在皇宫里,没有见识到世界之大,也很难有什么出息。

    再怎么说,他都是太子,也敢去见识一下世界之大。

    过了几日。

    赵长青率领三万士卒浩浩荡荡出发。

    先去往剑南道,如今这里是属于扬州剑南道。

    将原先扬州的地盘扩大了不少。

    现在的青州,都是包含了幽云以及大部分楚国的边疆地区。

    满打满算,让赵长青弄了九个州出来,方便中央管理。

    此去南方一带,主要还是想着出来透透气。

    所以速度上,就比较缓慢。

    走了半个多月,才到了淮河岸旁。

    这个时候的淮河比赵长青上一次来时,多了几支分流。

    主要原因是因为修建运河的工程。

    这让赵长青不仅感慨起来,果然还是人多力量大,光是依靠人力,就建造了这么多的支流,真是让人不得不佩服。

    有了这些支流,淮河两岸会有更多种地的百姓受其益。

    此处淮河,让赵长青觉得有些东西真的就是物是人非了。

    想当年上一次来到这里的时候,还是刚刚登基。

    现在一转眼,自己连孩子都有了。

    赵长青牵着赵弘庆的小手走在河边,父子俩的身影被余晖倒映在地面,身影拉的老长,气氛相当融洽。

    曹蒹葭识趣的没有打扰这一幕,只是跟在俩人后面缓慢的走着。

    她好久没有看到陛下如此安逸了。

    事实也是如此。

    只要是待在京城里,赵长青有时候就能感觉到,自己就像是喘不过来气一样,太过于憋闷。

    淮河的风光一直很好,像是一条长龙蜿蜒曲折坐落在大地之上,化作了这人间美景。

    这等时节,若是下点小雨,乘坐一艘渔船在河面上漂泊,也是极好的。

    赵弘庆一直在欣赏着河边风景,突然脑海里想到一件事情,问道:“父皇,您与母后的第一次见面,就是在这里吗?”

    赵长青摸了摸他的小脑袋,思绪逐渐飘向远方,似喃喃般说道:“为父与你母后具体是什么时候见的面,为父也不记得了,只知道那年的夏天很热。”

    “很热?”赵弘庆有些不太理解。

    赵长青点了点头,又说道:“至于这里,是为父第一次为你母亲动心的地方。”

    赵弘庆奶声奶气的说道:“父皇,将来孩儿要游历江湖,因为孩儿也想遇到生命中的知己。”

    赵长青笑了笑,说道:“将来不光国家是你的,整个江湖都是你的,你想去哪里就去哪里,没有人会拦你,也不敢拦你,因为今后的你,注定会成长为天下第一人。”

    “天下第一人?”

    小家伙赵弘庆很希望那一天能够早点到来,然后去自己喜欢去的地方。

    赵长青将他抱了起来,捏了捏他的鼻子,说道:“好,谁说当皇帝就不能寻求诗和远方的,将来我的孩子愿意怎么当这个皇帝,都随他。”

    赵弘庆咧开大嘴笑了起来。

    他很享受和他父皇在一起的时光。

    一父一子,在曹蒹葭的目光里愈行愈远,两个人的身影逐渐又被余晖拉长,犹如一幅画卷一般,定格在了那里,引人遐想。

    她实在是不忍心打扰到这久违的温馨的一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