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召唤群雄帝王系统 > 第三百九十九章:死后
    徐凤云的死,从某种意义上来讲,促进了魏国一统天下的步伐。

    想让这个世间少些战争的最好办法,只能是以戈止戈。

    岳飞他们到底还是没有找到李义君的下落。

    这位号称凉国智囊的存在,若是活下来,很有可能会对魏国造成不必要的影响。

    翌日。

    魏军昭告天下,宣布凉国皇帝战死于落霞谷的事情。

    远在陵州城驻扎的赵云知道这个消息后激动不已。

    自己驻扎在这里这么久,一切都是值得的。

    他犹豫了很久,还是将这个消息告诉了陵州城内的百姓。

    并且组织了很多将士们守在城中的各个街道,就是怕这些老百姓们有什么过激行为。

    其次,他让很多文人墨客撰写文章,将徐凤云这位皇帝的缺点列举了好几处,每一处都被扩大,就是想让老百姓们不要在迷恋之前的那位皇帝。

    但是不得不说,徐凤云还算是深入民心。

    就算是赵云都让人在大街小巷进行演讲了,可是一时半会儿,还是无法消磨徐凤云在百姓们心中国的影响力。

    甚至有些百姓都开始暗地里谋划搞事情了。

    但是好在,赵云攻下陵州城的那一刻起,锦衣卫的势力便是彻底渗透进来了。

    他们这些天摧毁了很多百姓们想要谋反或者聚众闹事的计划。

    不过,最头疼的还不是这里。

    根据调查结果得知,有一些百姓,家中都供奉了徐凤云的长生牌位。

    这可是杀头的死罪啊!

    但他们依然还是愿意这样干。

    这说明了什么?

    这说明徐凤云在民间的地位以及影响力,实在是太高了。

    这几天的时间里,李义君也辗转反侧来到了谯郡。

    他暂时代替徐家人接管了南方数镇的兵力,一有时间便凝思苦想破敌之策。

    但始终找不到什么好办法,似乎天命如此,凉国...真的要亡了。

    他不甘心。

    还想要再试一次,看看能否逆天改命,也算是告慰徐凤云在天之灵了。

    大概他到谯郡的三天后,狐妖姜云薇也到了。

    她来到谯郡,第一件事就是去见李义君。

    “陛下在决定战死落霞谷的时候,可有曾对你说过什么?”姜云薇来至他的面前。

    李义君摇头苦笑道:“陛下让我尽可能保全徐家人,陛下这支是徐家主脉,徐家分支还有百人,这些天,我打算从分支里的年轻人中,挑选出来一位,做凉国的皇帝。”

    姜云薇紧皱眉头,“你为什么不听陛下的旨意,还非要在整出来一位凉国皇帝?你这样做为什么?与魏军死磕到底?魏军已经成了气候,他们的百万大军,即刻就会来攻打谯郡,他们军队里,有一位叫做贾诩的智囊,智谋不输于你,还有这么多能征善战的将军,你还拿什么和魏国斗?”

    李义君抬头望向苍穹,看着那云海沉浮的景象,感慨道:“人生一世,总要做些事情,才能证明自己在这个世上活着。”

    姜云薇撇了撇嘴,道:“你可真是疯子。”

    李义君大笑道:“我不服输,也可能不会输,总要做最后一搏才能知道最后的事情如何。”

    姜云薇道:“我知道我劝不了你,但是你们人间有句话,我想转告给你,谋士者,谋己为先。你是凤运的先生,是知己,我希望你能好好活下去,因为这也是凤运的希望。”

    李义君苦笑道:“活下去?我若是不做奋起反抗,将来谁又能阻止魏国侵略的步伐?我又能逃到哪里去?倒不如按照我的本意,将最后这段路走完。是成是败,到时,我都会无憾了。”

    姜云薇道:“你这样的做法,说句心里话,我很不赞同,因为你这是在拿着无数百姓的生命做赌注。明知必败的结局,你何苦在继续挣扎下去?”

    李义君道:“我是一名术士。”

    只说了这么短短一句话,他便沉默不言了。

    这句话背后透露的信息很多。

    世人眼中以为的术士,大多数都是顺应天时。

    可李义君心中的完美术士不同。

    真正的术士,应该是明知不可为而为之,行得就是逆天改命的事。

    姜云薇也没有和他在搭话,而是选择离开这里,准备前往宋国一处偏远的山村,先将肚子里的孩子生出来,然后将他抚养长大。

    将来这孩子无论想做什么,自己都会尽全力去支持他。

    但是,唯独不会让他去做为父报仇和他父亲一样的事业了。

    她没有告诉李义君自己怀孕的事情。

    因为她怕这个疯子会打这个孩子的主意。

    毕竟这个孩子是徐凤云的后代。

    远在牛头山的赵长青等人也知道了这个消息。

    他们多少都是有些惊讶的。

    没想到,徐凤云竟然会死的这么快。

    但是这件事情,对魏国是一件好事。

    山顶处。

    赵长青背负双手,居高临下,看着山外风光,惆怅道:“朕记得第一次见到徐凤云的时候,他还是一个很有朝气的年轻人,天不怕地不怕,一晃,都已经过去这么久了。”

    赵长林正站在他的身后,“陛下,凉国皇帝的死,代表着凉国的战事,该结束了。此战,我们魏国,距离一统天下,又迈出了一步。”

    赵长青转过身去,从赵长林身边走过,边走边说道:“现在还不要高兴地太早,难道逾明传来的书信中还说不明白吗?凉国智囊李义君跑了,这个人,是一个极度危险的人物,而且凉国境内,还有半壁江山未能攻下来,万一这个李义君掌握了凉国的半壁江山,与朕大军相互对持,该怎么办?”

    赵长林想了想,开口道:“陛下,就算是如此,凉国的气数也尽了。凉国南方的半壁江山,地处偏远,人少地广,如何还能够拉出一支军队,继续和我们作对?”

    赵长青莞尔一笑,“但愿如你所言,朕也省了一些心思。想必此时此刻,唐军阵营里也应该得到徐凤云战死的消息了,你马上派遣一位使者,去往唐营试探一下他们的态度,看看牛头山外的一战,他们到底还有没有这个心思打下去。”

    赵长林作揖道:“臣弟马上去办。”

    赵长青点了点头,向天地之间伸了一个大大的懒腰,开口道:“徐凤云,一路好走!”

    有时他会发现一件事情,无论是自己的敌人也好,朋友也罢,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衰老或者去世。

    当年仁宗一朝的旧臣,到现在,已经没有多少人了。

    太初一朝的朝堂之上,已经开始出现年轻人的面孔了。

    而赵长青,也在这些年改变了很多。

    最起码,不再是那个一昧只追求昏庸值的皇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