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娘子不许我做咸鱼 > 第172章 大草原
    这一路,在快乐又痛苦的折磨下,轩辕翰墨探出了一条路走出了这个沼泽草原。

    现在轩辕翰墨大概猜到他们漂到哪了,也难怪那西楚的相父不继续追过来。

    这一飘,飘到了大草原这边来,任谁也不敢随便追过来。

    不说花费多少,就只说你带着兵冲过来,你丫是想侵略吗?

    西楚的事物,纳兰婉言可没有给他们做交接,兵符那些东西更是藏起来了。

    他们哪里敢这么轻易就引起纷争呢?

    不说那群二傻子了,现在轩辕翰墨有点无奈。

    他得再次做起了衣服大盗,去偷回几套衣服给纳兰两姐妹穿。

    这两姐妹穿的衣服露着洁白的小肉肉,让他每时每刻都过足眼福。

    可也是因为这样,这两人坚决让轩辕翰墨去找衣服,不能再给他这样老盯着看,太羞人了!

    从一群游牧人的包子帐篷偷了几套衣服出来,三人终于不用穿着破烂衣服赶路了,虽然,轩辕翰墨觉得挺遗憾的。

    “我们这是到了突厥了?”

    纳兰兰穿着那一身的皮毛装,惊喜的问。

    轩辕翰墨做着牛,拉着手拖车,车上坐着这两个女人,舒服的看着风景。

    “是也不是,算了,不用想那么多,反正知道方向没错,一直走就好了,有点想我那宝贝小星了,哟黑!冲啊!”

    纳兰婉言翻了个白眼,这家伙真是个混蛋,身后还拖着两个漂亮的女人,还想着家里的小女人,过份!不过,还是不错的,念家,起码不至于不回家!

    两人,不!应该是三人,从沼泽草原走出来的这段日子,因为缺少衣服被子,都是轩辕翰墨抱着她们睡。

    纳兰婉言没有言明自己的心意,可睡觉时抱得最紧,睡得最香的却是她。

    轩辕翰墨也偶尔吃她们的豆腐,占点小便宜,她们都没有太大的异样情绪。

    三人的衣服问题解决了,轩辕翰墨也用拖车拉着她们赶路。

    可两个女人的样貌无论放到哪,都是美女级别的存在,在大草原这以武力说话的地方,就是个移动的祸害。

    一路过来,轩辕翰墨几乎每天都要赶走几批人,而且越赶越多人来抢。

    “我觉得你们就是群精虫上脑的家伙,没见过美女啊!靠!”

    轩辕翰墨踩着这群人最后一个挑战他的家伙,怨气冲天的大骂。

    可惜语言不通啊!轩辕翰墨叽里咕噜的说多少都没有用,他们听不懂!

    而轩辕翰墨也听不懂他们说的是什么。

    唯独纳兰婉言拉着纳兰兰坐手拖车上看着热闹,捂着嘴笑。

    轩辕翰墨等这群人都走了,他才恶狠狠的把纳兰婉言拉到怀里。

    “你是不是听得懂他们说什么?”

    “我听得懂又如何,听不懂又如何?事实上我也是你抢回来的啊。”

    纳兰婉言笑嘻嘻的回答。

    这段时间,纳兰婉言一天一个样,几乎把女皇的姿态都丢光了,现在就是一个和纳兰兰以前一样的刁蛮任性,反而纳兰兰却变成了温柔贤良的女人。

    如果不是两姐妹的样子有明显的区别,轩辕翰墨还以为他们调换了身份了!

    纳兰婉言的反问,让轩辕翰墨特别不爽,一旁的纳兰兰捂着嘴笑。

    其实这才是她姐姐真实的样子!

    现在看来,姐姐已经敞开心扉了。

    “你笑什么?哼哼!”

    轩辕翰墨把纳兰兰也拉到怀里,恶狠狠的盯着她,只是纳兰兰给他抱住后,她只是深情的望着。

    轩辕翰墨有点触动,也和她对视,然后两人的脸慢慢的贴近,亲上了!

    纳兰婉言看着这家伙和自己妹妹亲上,只有翻白眼,这小兰太过份了,一来就这招。

    纳兰婉言现在还做不到这样啊!她脸皮薄,还做不到主动索吻啊!

    于是纳兰婉言就开始挠纳兰兰痒痒,让亲得去迷的纳兰兰没法继续。

    意犹未尽的轩辕翰墨看向纳兰婉言。

    “哼哼!既然你打断了我们,那就换你补偿我!”

    纳兰婉言还在轩辕翰墨怀里,根本来不及逃跑,轩辕翰墨紧紧的抱着她,然后亲下去。

    纳兰婉言挣扎了几下,就停了,开始抱着轩辕翰墨的脖子回应他。

    “咳咳!能不能停一下,又有人来了!”

    纳兰兰忍不住提醒这对狗男女,她们现在给一群人围住了。

    连续两次被打断了,轩辕翰墨火都飙了。

    “又谁啊!靠!亲个嘴容易吗!”

    轩辕翰墨抬起头,看到他们给一群人围住,他们都骑着马,身上的武器装备都十分的齐全。

    “你好,中原人。”

    一个年轻人从后面驱马走出来。

    看周围的人的态度,这个人应该身份地位不低。

    “你会说我们的语言?”

    “我的老师是汉人。”

    轩辕翰墨激动啊,终于有人可以沟通了!

    “你为何流泪?”

    这个年轻人奇怪的问。

    轩辕翰墨拉着他的手,“兄弟!你不懂,这一路我都因为语言不通,赶走了好多来抢我女人的家伙,我累啊!”

    年轻人听后,恍然大悟,他理解语言不通的时候是什么感觉,确实太憋屈了。

    “我叫巴塔赤罕,是。。。”

    说到这,年轻人卡了一下。

    “不好意思,我也不知道我们的族名怎么翻译。”

    轩辕翰墨摆摆手,说没关系。

    “我明白,很多不同的语言,他们相互翻译过来都会有点困难,我都是直接音译的。”

    “音译?哦,好像也对,那这样,我们的族名就是忙辖勒族。”

    轩辕翰墨念叨着这名字,总感觉从哪听过这名字,就是想不起来。

    “你对这个名字很感兴趣?”

    巴塔赤罕奇怪的看着轩辕翰墨。

    “不是,我好像从哪听过这个名字。”

    轩辕翰墨脑子里感觉这名字的故事就在那,却总是想不起来,最后放弃想了。

    “我叫轩辕翰墨,这是我两个夫人,你别盯着她们哦,我吃醋的。”

    “哈哈!不会,我的女人已经很多了,我都忙不过来,没精力了。”

    巴塔赤罕哈哈笑着,轩辕翰墨撇嘴,又一个显摆的家伙。

    轩辕翰墨自来熟的搭着巴塔赤罕的肩膀。

    “兄弟,你这离北疆还有多远?”

    “北疆城啊!太远了,需要穿过整个大草原,而且北疆在东南方向,看你们的路线,可能到不了。”

    轩辕翰墨脑子一片空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