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衣锦华棠 > 第二百七十二章 给后妈写信
    “那可不一定啊。”钱锦棠道:“兴许是周家为了面子,让小妾跟别人生的呢,不然也太巧了,就生了一个,现在还没了,我怎么就不信呢?”

    钱锦棠说这话也不全是骗人的。

    上辈子她还真的听说过周家的事,是那位周大人自己不能生,却为了要脸面逼迫小妾借种生子,生下来后周夫人亲手掐死了那个孽种,那位小妾也灌药给逼疯了。

    这些事都是在徐氏还没被休之前做的,所以徐氏略知一二。

    可徐氏人品好,一直没有揭发周家。

    还是因为周家在休了徐氏之后越发抹黑徐氏,那位周夫人说徐氏害的他们家绝后,徐氏是个不下蛋的鸡害了她儿子一辈子。

    反正经常宣传,十分难听。

    徐家人真的受够了,徐氏才决定改嫁的,上辈子徐氏好像嫁给了一个年长的举人,生下了两个女儿。

    虽然也没有生出儿子,可是洗脱了不能生育的“罪名”,从那之后的大家才知道错怪了徐氏,不能生育的原来是周家大人。

    那位周大人不甘心后又开始了一些列的报复计划,总之结果是大家都不太好了。

    当时挺轰动的,陆巡领着遛弯的时候特意去茶馆听的。

    张晓静用崇拜的目光看着钱锦棠道:“二姐姐,你竟然能想的这么远,是哦,万一是周家人恶人先告状呢?”

    想了想又摇头道:“应该也不能把,照你这么说,那孩子不在了还能是周家人害死的?那也太丧心病狂了吧?谁下得了这个手?”

    她说完,想到了那种残忍的画面,直接打了个突:“太可怕了,不会的,不会的。”

    钱锦棠心中叹息,这些读书人家的小姐不懂人间疾苦也不知道人心险恶。

    她永远想不到,有些人为了面子可以做出多么残忍的时候。

    还是经历的太少,明明是个真事的故事,她都鬼故事听了。

    “是啊,我也只是猜测。”钱锦棠在没有证据之前,当然不会乱说话。

    她言归正传道:“时间能证明一切的,我相信命运不会拜好人,说不定过些日子我们家二夫人就能洗脱嫌疑,获得新生了。”

    张晓静点着头,一边又由衷的道:“二姐姐都不是我夸你,我觉得二夫人能嫁到全家来真的是他的福气,你都这样帮她,却不是跟别的刁蛮任性的女孩一样喜欢捣乱,相信他很快就会融入这个家庭,很快就能有好日子过。”

    一个陌生的环境,有人帮忙和有人踩,结果会是完全不同的。

    钱锦棠笑着摇头:“一家人能把日子过好,只能说明一家人都是好人,我们二夫人如果能幸福的生活获得新生,那也是他自己的魅力呀。”

    “哎呀呀,二姐姐,知道了知道了。”张晓静与其听似嗔怪,其实是由衷的敬佩道:“知道你会是一个好女儿,二夫人如果听到你说这句话,一定要感动的哭了。”

    钱锦棠心想我又不怕任何人听见,有本事他就听见呗。

    正想着,苹苹借口上场把桃桃和李元芳带来,趁着桃桃和梨,梨哄骗张小静说话的功夫,她悄悄在前进她耳边道:“努比方才看见一个老婆子从附近走过,好像是来找小姐的却听了一会儿,转身走了,会不会是二夫人的人?今晚才刚成亲,她派人干什么呢?监视?”

    钱锦棠看着宅子中轴靠南的方向,那就是钱渊今天的新房。

    是新夫人的人吗?监视是不可能的。

    没有人会第一条到一个陌生的环境去监视当地的地头蛇,除非她脑子不清醒,

    显然徐氏不可能是脑子不清醒的人。

    那只有一种可能了,徐氏身边的人想讨好她,希望徐氏更快的融入这个家庭。

    并不是被几双鞋垫收买,钱锦棠对徐氏友善是徐氏上辈子能顶着巨大的压力改嫁。

    其实如今也是,那是个顶着一座高山的女人。

    不管徐氏将来会变成什么样,只为了此时果决干脆不肯妥协的徐氏,只要她不杀人越货,她做什么钱锦棠都会原谅她。

    突然想到老爹的德行。

    钱锦棠对苹苹低声道:“你帮我研磨,我一会要写一封信送给二夫人,你帮我送去。”

    信?

    后娘新婚之夜继女写信送给她?

    信的内容是什么?

    苹苹越发对他们家小姐的行为感到好奇了。

    之前被苹苹看见的嬷嬷姓氏杨,她确实是徐氏的人,是徐氏的奶娘,跟着丈夫儿子一起,之前就一直伺候徐氏,这次徐氏改嫁,他们一家人依然如往常一样,成了徐氏的陪房。

    闹洞房的亲戚已经下去,钱驸马还没回来。

    偌大喜房清净十分,但因为是满屋子的红色,到没觉得喜房清冷,反而有种祥和温馨的感觉。

    杨嬷嬷从外面回来,先问道:“夫人饿不饿?要不要喝一杯牛乳垫吧垫吧?”

    大红抬头下,端坐身子动了,她一下子掀开盖头,露出里面英气却不失女人味俊美鹅蛋脸来,她问道:“嬷嬷去哪了?”

    杨嬷嬷忙抱怨道:“怎么就把盖头掀开了,驸马爷还没回来。今天是您成亲的大日子,您的事情做重要,我去哪里有什么要紧的?”

    徐氏面含微笑,语气淡然道:“无妨,夫君回来小丫头会通知的,到是我有一些饿了,嬷嬷请帮我找一些能吃的东西过来吧。我看桌子上的鸡腿就不错。”

    那是喝合衾酒准备的,哪能现在就吃呢?

    杨嬷嬷哭笑不得,慈爱得道:“哪有夫人这么嘴馋的,不给,不吉利,要等驸马来了一起吃。”

    徐氏不以为然道:“什么吉利不吉利了,谁在意那些?”

    想她嫁给周子琪的时候,干什么不都是小心翼翼,一切都按照规矩来,怎么样了呢?

    规矩,是最没有用的东西,人活着就应该随心所欲。

    杨嬷嬷搬了一个小杌子到床边,笑道:“我先给夫人讲讲咱们家这位二小姐,奴婢方才想去见她来着,想帮忙夫人跟继女打好关系,无意间听到了二小姐说的话,您是没听见啊,说的真带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