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小说网 > 其它小说 > 江户旅人 > 36.讨官邀权迷惑人
    “大兄可还记得天保十四年旧事乎?”

    迹部良弼看水野忠邦有些犹豫,直接问他,你还记得上次你倒台下野的时候,别人纠集了暴徒直接过来放火烧家的事情吗?

    你能够保证你这次要是扛不住倒台,只是烧家这么简单?有一就有二,保守派办这个事情已经有了先例,这是要把你往死里弄啊。他们只是为了抢劫和烧家吗?很显然是为了让你不明不白的死在家里面啊。

    “……”水野忠邦回忆起往事。

    那年下野,江户百姓在有心人煽动之下,围攻滨松藩邸,幸亏得到了忠右卫门的协力,才震慑住当时藩邸外的乱民,得以脱身。

    相比于保守派的行事,或许水野忠邦的行事还光明磊落一些。人家真的敢下狠手,也能做更多下三滥的事情。

    “当断不断,反受其乱!”迹部良弼看自己的老哥已经有些倾向了。

    “此事尚不圆满,还需要再添一把柴!”水野忠邦并不是不会党争,只是他以前看不起废物,觉得都是臭番薯烂鸟蛋,用不上什么权谋。

    如今也算是吃一堑长一智,有时候大小也要用一用非常手段。仅凭忠右卫门和迹部良弼的计划,整个计划还不圆满。现在还需要一点口供,外加一丝迷惑,来打对面一个措手不及。

    “还要办什么?”

    “你即刻去韭山,迎候明石侯!”水野忠邦想到了另外一个人。

    作为德川家庆的亲弟弟,同时因为参勤交代的义务,正在往江户赶来的松平齐宣,同样是关键之一。水野忠邦到底只是帝师,只是谱代。事情往大里面牵连,需要一个站在改革派一边的亲藩大名作为奥援。

    有些话松平齐宣能够说,水野忠邦未必能够说。作为当年的西丸老中,一代帝师,水野忠邦对于先主德川家齐现存的几个儿子都有所了解。这位混世小霸王松平齐宣,其实颇有几分振作的气象。

    都到了这个地步,想要打倒有德川家庆亲表弟阿部正弘领袖的保守派以及中立派中的反对派,只有靠血缘关系更近的松平齐宣了。

    稍微收拾了一下心情,水野忠邦再度登城。表奥中奥如今一片风声鹤唳,所有人都知道德川家庆因为詹姆士炮击江户,丢了天大的面子,幕府的权威在炮声中受到重挫,德川家庆一肚子火正没处发呢。这时候要是触了德川家庆的霉头,德川家庆保不齐也要你切腹。

    到底是水野忠邦,进入江户中奥德川家庆的殿内,只需要通报一声即可。德川家庆对于自己这位老师的信任还可毋庸置疑的,多少年相知相交,关系太牢固了。

    为了防止水野忠邦翻盘,阿部正弘、户田忠温等人一直在中奥执勤,想尽一切办法敦促德川家庆决意,把事情坐实,使水野忠邦倒台。

    紧张的盯着水野忠邦,不少人都担心水野忠邦趁着还在台上,做垂死的挣扎。毕竟是帝师加首辅,真要咬死几个人,德川家庆也不会管的。可是令众人出乎意料的是,水野忠邦今天过来说了一件令人万万没有想到的事情。

    请求任命水野忠精为大坂城代!

    恩?众人真是措手不及。双方的攻讦已经到了你死我活的时候,这时候怎么还敢为自己的儿子讨要官职,这不是开玩笑了嘛。

    微微一愣的阿部正弘立刻明白过了,水野忠邦这是在为自己倒台下野做准备了。水野家身为德川幕府的外戚加谱代大臣,固然代代都能掌握权势,可是水野忠邦倒台之后,中间必然会出现空档。

    只要其子水野忠精还能担任大坂城代这样统领畿内谱代,监视西国大名的要职,那么一旦老中出缺,德川家庆考虑的肯定是水野忠精。水野家的权势就不会被直接斩断,顶多是稍微沉寂几年,在地方上面耕耘一番,杀回江户指日可待。

    更重要的是,水野忠邦这是认输了?

    阿部正弘当然不会立刻天真的认为水野忠邦这是准备投子认输,这应该是一场交易。我水野忠邦暂时缩回一只手,你们也别太过分,有些事情干的差不多就得了。

    怎么看这都像是一种求饶或者是退缩啊!

    要趁胜追击!

    老子给儿子直接要官,这是德川家庆也没想到的。但是自己的老师都开口了,而且凭水野忠精的家门以及资历,干一任大坂城代也是应当的。像水野家这样的幕府高门,就是要出老中的,没有什么稀奇。

    但是以前水野忠邦从来没有想着把自己的的儿子往前拱,眼下突然开始保送自己的儿子,是因为有了告老还乡的想法?

    也经历了大大小小,很多政治斗争的德川家庆意识到最近保守派对水野忠邦这个改革派,好像追打的有些过了。是不是要出手制止一下阿部正弘等人,安一安水野忠邦的心。

    “式部确实堪任,便即擢为大阪城代!”德川家庆也不用和别人商量,直接任命水野忠精为大阪城代。

    场内的众人,没有任何人出面阻击这一任命案。阿部正弘虽然想要扳倒水野忠邦,可还没有要杀人的意思。当然他没有,不代表他代表的那一部分人没有这个想法。

    听到自己的提议获得了德川家庆的承诺,水野忠邦好像长舒了一口气。随即便向德川家庆提出他最近日常头痛,有时整夜都无法安眠,一时间难以承担老中的重责大任,请求德川家庆给他几个月的病假,好让他修养一番。

    听到这个病假申请,场内众人真是内心各自翻涌,水野忠邦真的认怂了!

    德川家庆知道自己的老师有头痛腹痛的老毛病,既然老师这么说了,那么正好,让水野忠邦歇几天,也把最近的风头给躲过去,等几个月再出来掌权也挺好。

    “既然如此,修养二三月也是好的。”

    “上様御恩,臣惶恐!”水野忠邦低头行礼,所有人都看不到他眼中的那一丝精光。

    而此时明石侯,德川家庆之亲弟,松平齐宣已经抵达韭山!